分卷阅读1

神受江湖 作者:桃宝卷

分卷阅读1

      《神受江湖》作者:桃宝卷/明鬼
    文案
    武林第一门派东来阁的镇阁之宝麒麟卵被魔教教主抢走
    本来这是一场江湖大战的开始……
    但小贼明微庭贪图宝物,胆大包天,偷入魔教偷走麒麟卵。
    谁知麒麟卵竟发生异变,
    一阵光芒大放,小贼不见了,小麒麟出现了。
    本文【np】,雷者勿入!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微庭 ┃ 配角:花潮色
    1、第一章
    近来江湖上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麒麟卵,被抢走了。
    江湖流传,有两件事,是绝难做到的,第一件便是盗得麒麟卵。
    麒麟卵是什么?当今武林第一门派东来阁的镇阁之宝啊。
    据言,百余年前,还是一个籍籍无名、平凡无奇的东来阁开山祖师宋紫衣救了一头遇难的麒麟,那神兽为了报恩,赠他一枚麒麟卵。后来,宋紫衣的武功就以惊人的速度变得高强无比,一跃成为武林第一高手,并创立了东来阁。
    这枚想必是宋紫衣成功关键的麒麟卵,也就成了东来阁严密保护的镇阁之宝。
    想想,要从高手如云的东来阁,抢走麒麟卵,那该需要多大的胆子和实力?
    这个胆大包天的人,正是魔教教主,花潮色。
    别觉得“魔教”这个门派又俗又土,被人用的太多了,随便一本话本小说上都有。这个魔教,可是江湖上极厉害的存在,敢立教名为“魔”,自然行事有邪气之处,现任教主花潮色,更是出名的乖张古怪,心狠手辣。
    要说这花潮色,那也是少年成名的高手,江湖人称“三千潮生”,一柄“澜起剑”闯下凶名赫赫。
    所谓“三千狂澜,一剑尽起”。
    如今花潮色不顾江湖道义,夺走东来阁镇阁之宝,东来阁又岂能甘心?
    现下东来阁正在召回所有在外弟子中,江湖中人们纷纷猜测这是大战之前的准备,江湖,又要腥风血雨了。
    “……我对那个很感兴趣,两大门派大战一触即发,浑水摸鱼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了……兄长不必担心,微庭上。”
    他落下最后一笔,吹干墨迹,将纸条卷起塞进小筒,绑上鸽足,放飞信鸽。
    他背手站在窗前,微风掠起鬓发,露出姣好的侧脸,楼下小河上的采莲女含羞看着这方。
    确乎是个十分俊秀的年轻人呢,他不过二十许的年纪,不笑时颊上也有浅浅的酒窝,眼睛点漆一般,乌黑灵动。这人一看就是十分好动、爱笑、安静不下来的。
    可是俗话说,人不可貌相。
    谁又能想到这个年轻人,正是江湖人称“鬼见愁”的明微庭?
    鬼见愁,鬼见愁,鬼见了他都得发愁,何况人乎?
    明微庭出道不过三年,武功平平,在江湖上的名气却大得很,臭名昭著。这“鬼见愁”的绝不是指的他武功高强,无非是行事从不按常理出牌,嘴贱得很,贪财好色,轻功还高得很,谁也抓不住……
    ――说了半天,最重要的还是,明微庭是一个采花贼呀。
    所谓做人莫学明微庭,此人号称要访天下名花,娶天下第一美人,三年来,唐突了多少美人,被人家父兄追杀。到现在,追杀明微庭的人能从杭州排队排到扬州。
    这样一个人,当面看,可完全看不出他是臭名昭著的采花贼。
    “唉……”明微庭叹了口气,自语道:“张家老头要追来了,真是的,我出道来还没真采过哪朵花呢,不就是偷看了洗澡么,还只看到了肩,至于嘛。”
    以娶到天下第一美人为目标的明微庭,遍访名花,又怎能只看外表呢,当然还要看“内在”,可惜呀,三年了,也没几个满意的。
    如今麒麟卵之事一出,他自要将寻妻的任务放下,谁让他不止是采花贼呢,偷东西也很厉害,更兼喜爱黄白之物呢。
    明微庭此人,武功虽不好,轻功却是一绝。他在轻功上的天赋极好,又师出大家,当今武林中,若排轻功,他是绝对能挤进前几名的,不然也不能在这么多人的追杀下逍遥自在。
    作为一个成功的淫贼,明微庭除了轻功好,更精通偷术、易容术等小手段。
    要从魔教偷东西,可比从东来阁容易多了,东来阁经营百年,对镇阁之宝的看守可谓滴水不漏,要想耍巧偷来,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若不是花大教主趁东来阁阁主及部分长老不在,以一挑众抢走麒麟卵,明微庭还真不敢打麒麟卵的主意。
    现下魔教虽然严防死守,但比起东来阁,说不得还是欠缺了些,毕竟是新兴门派,近些年才在花潮色手上崛起的。
    明微庭正是要趁着这局面,浑水里摸个鱼,凭着自己的小手段,偷走那个人人垂涎的宝贝!
    “左……右……”明微庭对着手中的地图看了又看,记好路线,便往花潮色的卧室去了。
    此时的明微庭脸色蜡黄,眼角耷拉着,穿着魔教低等弟子的衣裳,和原来那俊秀的模样判若两人――不,易容后的明微庭同原来相比,根本就是两个人了。
    魔教封锁了总坛,不许人进出,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从暗道混进来的,然后易容成魔教的人,靠听墙角知道了花潮色这几天一直都在自己的卧室,未曾出来一步。
    要说这暗道,自然是从地图上看来的,而地图,就是明微庭的秘密法宝了。
    江湖事朝廷是很少管束的,但必要的监察还是有的,对于江湖上一些大门派,朝廷都有秘密监察着。各大门派建造时留下的暗道,他们门派大多数弟子可能都不知道,但官府却是留着详细地图的。
    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明微庭能拿到地图,就是因为他家中长辈在朝中,并且具体负责督察江湖大事这一块。
    明微庭如同一只壁虎,无声无息的贴在墙上,飞檐走壁,猫腰萤蹿,落在花潮色卧房外墙。
    他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竟然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看来花潮色的武功还真不是一般高,明微庭在心底提醒自己,一定要加倍小心。
    许久,调整好呼吸,让身体保持在最容易逃跑的状态,明微庭手沾带有腐蚀性的药水,在窗纸上戳了一个洞,然后眯眼往里看……
    陈设十分简单的房间内坐着一个男人。
    一个明微庭出道以来见过最具侵略性、危险性的男人。
    他只是坐在那儿,甚至都没有发现明微庭,什么也没有做,也带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但是说实话,这个男人生得很英俊。
    他有着一张足以令任何女人心跳加快的俊美容颜,五官极尽精致,却丝毫不带女气,反而煞气十足。明微庭知道,这恐怕是因为前几日的大战他还未完全恢复心绪,加上抢到了麒麟卵,就更平复不下来了,否则这副面孔放缓表情,还是很温柔的。
    最惹眼的恐怕是他眉心一点殷红欲滴的天生美人痣,在满身煞气的映衬下,这原该妩媚俏丽的美人痣也显得凶煞起来。
    不过即使花潮色的长相再怎么迷人,再怎么俊美,也完全吸引不了明微庭。
    明微庭的注意力,全被花潮色手中捧着的那颗火红得似乎要燃烧起来的球状物吸引了,那东西表面仿佛流着火,色泽莹润剔透,仿佛能见到那中间一个混沌不明的兽形物。
    麒麟卵,一定是麒麟卵!
    这是真的麒麟卵,但凡宝物皆有灵气,一般仿造品死气沉沉,眼前这麒麟卵,宝气四溢,分明就是真货,想不到花潮色竟然将它就这么拿在手中!
    明微庭心情有些激荡,贪婪的看着那枚麒麟卵。
    光是用看的,明微庭就能想象这个宝贝抱在怀里睡觉该有多舒服!
    决定了,这玩意儿是我的了!明微庭在心底拍板。
    明微庭屏息等待时机,小半个时辰后,坐在那儿一直不曾动过的花潮色终于动了。他仔细端详了一下那枚麒麟卵,然后咬破右手食指,将指尖流出的血滴在麒麟卵上。
    便见那麒麟卵渐渐放出淡淡的光华……
    花潮色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将左手手指也咬破放血。
    血越多,那麒麟卵的光华就越是耀眼,到最后,竟然上干云霄!
    明微庭看得目瞪口呆,然后心中就是一阵焦急,如果麒麟卵因为吸收了花潮色的血液,就变成他的,或者是花潮色功力大增……
    不行!这东西是我的!
    明微庭急了,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趁着花潮色专心放血,破窗而入,扑向麒麟卵!
    花潮色微抬眼,惊讶的看向明微庭,可此时他已经无法阻止了。
    就在明微庭要触上麒麟卵的那一霎,麒麟卵光芒大作,花潮色和明微庭皆因这刺目的光芒闭上双眼。
    足以映亮整个黑夜的耀眼光芒整整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才慢慢弱下来……
    花潮色撤下挡在眼前的袖子,眯眼一看,麒麟卵竟然不翼而飞!
    他再低头一看,便看见脚下躺着一个身穿低等教众衣服的男人,面色蜡黄,双目紧闭,生气全无。
    花潮色的眼睛睁大了,不是因为这个男人。
    而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胸口趴着一个毛绒绒的动物,它有着火红的绒毛,身体不过巴掌大小,湿漉漉的仿佛刚从壳里钻出来,头上长着两个小到几乎看不见的乳白色小角,四肢还很无力,站不起来,小尾巴拖在地上……
    这个小动物抬起了头,露出它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这里面竟然有一丝茫然。
    天啊,麒麟卵不见了,出现了一个巴掌的长了角的“小狗”?
    2、第二章
    巴掌大小的小兽瞪着自己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对面那个撑着下巴看自己的男人,微微眯起来,然后猛地龇牙,毛绒绒的毛发都抖擞的竖起来。
    一只炸毛的小兽。
    可惜它的身体还很虚弱,根本站不稳,只能够半跪着,喉中发出的稚嫩的含糊不清的叫声,不知在说些什么。
    花潮色和它已经大眼瞪小眼一刻钟了。
    花潮色咳嗽一声,阴沉着脸走过去,把趴在那个了无生气的尸体胸口的小家伙拎起来,毫不怜惜的揪着它颈后的皮毛,拎到自己眼前,“麒麟?”
    小兽僵了一下,然后更狠的瞪着花潮色。
    花潮色冷笑一声,拎着这只小兽蹲下来,在地上那具尸体的脸上摸索起来。
    小麒麟扑腾起四肢来,“呀呀”叫起来。
    “闭嘴!”花潮色瞥它一眼,然后将尸体脸上的人皮面具一点点撕开……展露在花潮色眼前的,是一张俊秀的年轻人的脸孔。
    这是谁?花潮色沉思了片刻,他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人,但这个人的轻功真的很好,竟然藏匿在外面都没有被他发现。
    小麒麟盯着地上那具尸体,眼中蓄起了泪水,分外可怜。
    花潮色看了它一眼,道:“这个是你?”
    小麒麟没有说话,当然,它也不会说话。
    花潮色也没有追问了,他已经确定了,方才那只麒麟忽然出现,眼神根本就不像一只刚出生的动物,就算是神兽,也不可能对着一个刚见面,还是把自己“孵”出来的人怒目而视,眼里的情绪分明是一个人才有的。
    再结合地上那个没了生气的人,花潮色才做出了这个大胆的推断,麒麟身体里的灵魂,是地上这个男人的。
    那么真正的麒麟呢?花潮色在心底想了很久,难道说是灰飞烟灭了?还是这麒麟卵经过了那么多年的岁月也没有人把小麒麟孵出来,其实早就没了生命?
    那么,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贼,会在麒麟身体里住在一辈子吗,或者他以后还有机会回到自己的身体?
    “张嘴。”花潮色左手捧着一碗米糊,右手拿着一根调羹,放在小麒麟面前,命令他张口。
    这只小神兽才巴掌大小,牙都没长齐,花潮色相信他应该吃不了肉,请教了自己的乳母后才拿了碗米糊来喂他,这是用排骨汤蒸出来的,所以还散发着一股排骨味,很香。
    明微庭用力瞪他,真不想吃饭……米糊,这个是什么情况啊,他连麒麟卵的边都没碰到,就莫名其妙死了,魂魄钻进了神兽体内?这要是成年麒麟倒还好,可是还没有花潮色的巴掌大是怎么回事啊?和刚出生的小猫崽一样大。
    而且……而且连jj都没有!
    ……好吧,有是有,只是那个长度和粗细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比螺蛳还小。
    没有酒没有肉,要他来吃米糊糊……还是魔教教主亲自来喂,不对啊,身为教主花潮色不是应该很忙吗?特别是现在这个紧张的时候。
    明微庭忘了,现在他是麒麟,也等于麒麟卵,他就是最重要的。
    小狗崽看着自己一直发呆,就是不张口吃东西,花潮色不耐烦了,揪着他的后颈道:“快点给我张嘴,我知道你听得懂。”
    痛,痛!
    明微庭含着一泡眼泪乖乖张开了嘴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是只站都站不稳的小麒麟,他还要担心花潮色一不小心就能把他踩死了呢。
    半碗米糊下肚,明微庭转着头躲花潮色的调羹。
    花潮色挑眉,“吃饱了?”
    明微庭点头。
    “吃的还真少……”花潮色看了看碗,用一根手指揉揉明微庭的头,温柔的道:“你要多吃一点才行啊,不然长不大的,这么小一点点,让我怎么研究你啊。”
    传说让宋紫衣成为绝世高手的麒麟卵现在变成活生生的小麒麟,希望他具有神奇的功效啊。
    明微庭一抖,好可怕,魔教教主就是魔教教主,好可怕!
    在变成麒麟之前,明微庭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魔鬼怪的,子还不语怪力乱神呢。可是现在,如此奇妙的事情真实的发生了,让明微庭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疑惑。
    唉……他多想念自己原来那英俊潇洒的身体啊,现在已经是尸体一具了,不知道被花潮色藏去哪里了。
    据说麒麟是神兽,那应该有神力才对啊,那么等他长大,变成大麒麟,会不会有可能回去呀?
    可是一想,神兽哪有那么容易长大。
    真想爹爹他们……明微庭惆怅死了,要等他长大变成大麒麟,有了神力,再回自己的身体,那得要多少年啊,说不定那时候都没有爹爹了……
    就算是小麒麟,也离不开这里呢。
    花潮色一整天都把他带在身边,就连去处理事务,也是把他托在掌心或是放在口袋里――很挤!
    然后那些教众就会问:哎呀,教主大人,你手里这个动物是什么啊?真威风,和教主大人一样威风凛凛呢。
    马屁精!哼。
    然后花潮色的回答就更气人了,他还撑着头煞有其事的道:“进贡来的番邦小鹿狗,据说是杂种,这几日比较烦,养来解解闷。”
    你才是杂种!你全家都是杂种!
    教众纷纷表示了然,原来如此啊,对啊,最近教主大人压力一定很大啊,这个小家伙这么可爱,养来解闷真好呢。
    不过这是什么狗来着?鹿狗?
    这怪模怪样的……头上还张着两个很小很小的角,果然是杂种啊,这番邦怎么尽出怪玩意儿,鹿和狗竟然搅到一起了?生出这个怪东西,连皮毛都是红色的呢。毛绒绒的,看起来好像揉啊……教主好像揉的很爽的样子……
    看完稀奇后,教众们就一致认为这个杂种虽然有点怪,但还是很可爱的,当然,对着教主要用威风凛凛来形容。
    然后可能觉得教主还挺喜欢这小家伙,就有好事者凑趣道:“话说,教主大人,这个鹿狗……有没有名字呢?”
    花潮色一愣,“名字?”
    好事者:“对呀,一般养的猫猫狗狗都有个名字吧,像我养的那只狗啊,就叫大花。”
    阿呸!真难听的名字!明微庭愤愤的咬了花潮色一口,可是这个程度跟蚊子咬没什么区别。
    “名字啊……”花潮色沉思了一下,按理说,这只小麒麟身体里住的是一个成年男人,应该有自己的名字,但他根本不会说话,只能发出叫声,所以……倒还真的有必要起一个名字呢。
    教众们看花潮色很有兴趣的样子,都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一定要一个威风的名字啊。”
    “和教主大人一样威风。”
    “应该也姓花吧?”
    “花什么呢?”
    “别吵了,”花潮色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托着小麒麟道:“我决定了,他就叫――麒麒。”
    …………
    ……
    “好名字啊!”
    “教主英明!”
    哎?麒麒?这也太随便了吧?我不要啊!明微庭用力咬花潮色,这是什么烂名字,有了和没有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啊!花潮色,好歹你也是一教之主,起名字的能力不要太烂哦。
    于是,来到魔教的第二天,明微庭有了新的名字,花麒麒。
    3、第三章
    明微庭这几日在花潮色的口袋里听他和属下讨论事情,才了解到东来阁那边竟然还是一点动作也没有,在派了一个弟子过来送信后,就莫名其妙解了警报,弟子们该去哪里去哪里。
    一场江湖大战,竟然就这么偃旗息鼓了?
    明微庭不明白,花潮色也不明白,看了那封信后,他沉思了很久,戳开想偷看的狗崽,把信烧了。
    小麒麟很郁闷,他知道那封信东来阁阁主写来的信一定有什么不对,很有可能是关系到麒麟卵,也就是现在的他的事情。
    可饲主不准小狗崽看信,那就是不准。
    说起来,明微庭在魔教过的真的很好。
    在过了两个月,小麒麟的牙已经长坚固了,小小的,但挺利,咬花潮色也可以咬出血丝了。
    最重要的是,可以吃肉了!
    自从能吃肉后,明微庭就觉得自己长得好快啊,虽然也大不了多少,但是对长大总算有了点希望。
    果然,不管人还是神兽,都要吃肉才能长得好。
    魔教上下对这只教主很宠爱,宠爱到无论去哪里都带着,甚至睡觉也睡在一起的狗崽子都很好,明微庭每天都可以换着花样吃肉,可以在花潮色和属下讨论教务时欺负那些教众,反正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没办法,明微庭现在可郁闷了,不找几个人欺负就太憋屈了。
    这两个月,明微庭对魔教也有了新的认识。
    首先,花潮色是个混蛋。
    具体多混蛋呢……还要从狗崽子牙不好时说起……
    那时候,养了小麒麟好几天了,花潮色起先还没觉得什么,渐渐的就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花大教主想了好半天才一拍脑袋,对了!
    他拎着小狗崽放到眼前,“你……你怎么不排泄呢?”
    小狗崽的眼睛倏然睁大,瞪着花潮色。
    对啊,这几日又是伤心又是担心,吃来就张口,也没发现,他都没有排泄的。
    花潮色严肃的去掰他的后腿。
    小狗崽呀呀乱叫,花潮色一把摁住他,然后阴狠狠的道:“早就想和你说了,我可以养一只杂种狗,但是不能养一个人……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明微庭易容术相当高,大多数都戴着面具出现,江湖上鲜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所以花潮色明察暗访,仍是无法查出他的身份。
    小麒麟僵了一下,花潮色说得对,他可以接受一只狗,甚至是麒麟,但是不能接受一个随时可能咬自己一口的人。
    而宠物狗,怎么可以反抗主人呢。
    花潮色满意的掰开了小狗崽的后腿,仔细观察完他下面后,若有所思的喃喃,“怎么没有jj……”
    喂,你到底看哪里啊!
    还有,你才没jj!你全家都没jj!
    只不过小了一点而已!小狗崽悲愤的回头咬他,才不管什么宠物狗应该怎么做。
    花潮色在狗狗怨毒的目光中用一根手指把他按趴下,“我去问奶娘好了,连jj都没有,何况是菊花,搞不好你拉不出都是因为菊花太小了。”
    这是什么教主啊!魔教教众你们是瞎了眼才会拥护他!
    在请教完奶娘后,花潮色很是为难的拎着小麒麟,“麒麒啊,奶娘告诉我,我猜的也差不多,你这情况就和猫崽一样,菊花受不到刺激,是排不出秽物的。”
    小麒麟顿时菊花一紧,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花潮色接着道:“奶娘养过猫,她说猫崽排便都要靠母猫用舌头舔猫崽的菊花,然后小猫崽才会受到刺激,排泄。”
    去死吧!小麒麟在空中死命挣扎,才不要!才不要被舔菊花!
    明微庭满含热泪,太变态了,花潮色你不是人!
    “别挣扎了……”花潮色无奈的道:“难道你以为我想吗?”
    那你就不要舔……
    小狗崽无力的在空中荡来荡去,没力气了……
    花潮色把他丢在桌子上,“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舔你,我问奶娘要了些棉花,以后就用棉花沾水刺激也一样。”
    小狗崽猛点头,棉花就棉花,只要不是……
    可是就算是棉花,那种尴尬感,也不是一般两般的多……
    小麒麟接着掰爪子,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呢……
    对了啊,这个花潮色,衣食住行,什么都要插一脚,而且时时刻刻不忘记嘲笑欺负小狗崽。
    他每晚睡觉,都把小麒麟放在被窝里,然后小麒麟常常被闷得喘不过气了,于是他就把小麒麟放在枕头上,然后给他盖上一条小棉被。
    狗崽在枕头上打滚抗议。
    要睡单人床,要睡软绵绵的大床!
    花潮色又用一根手指摁住狗崽的尾巴,于是狗崽滚到一半就硬生生被拉得滚回来,卡在花潮色的手指间。
    他用两根手指夹着狗崽的尾巴,然后提起来,嘲笑的道:“就这么一点大,只有鸟窝适合你。给你睡枕头就识趣点,不然你信不信我半夜翻身压死你?”
    好吧,狗崽妥协,睡枕头就睡枕头。
    但是能给件衣服穿吗?
    明微庭钻进花潮色放在床上的外衣里,探出一个脑袋,朝他啊啊乱叫。
    花潮色想了片刻,“想穿衣服?”
    明微庭用力点头,他是人,不是动物,即使现在是动物身,但是不穿衣服还是很不舒服。
    花潮色又换上了那副嘲笑的表情,把他从衣服里拖出来,“我说,你就别老是想不切实际的东西了,等你长到有我的小腿高,再来想衣服吧。”
    真过分!狗崽表示,嘲笑别人身高什么的,讨厌死了!
    除了后来常常嘲笑小狗崽没有jj和身体大小以外,花潮色干的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擅作主张,把花麒麒认作自己的儿子了。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教主大人对于这只新宠狗崽很是喜爱,喜爱到寸步不离身,而且放任他对着自己撒娇,舔自己的手指――哦,天知道那是狗崽子在咬他――甚至让他跟自己姓,于是教众们抱着上司喜欢的自己一定也要喜欢的态度,对狗崽也很讨好。
    这些人争相攀比。
    送狗粮,送狗窝,送骨头,送什么的都有。
    然后发展到对他的讨好上,常常会有这个护法那个堂主的,顶着一张狰狞的脸,硬做出慈祥的表情,对他说,“多可爱的狗狗啊,皮毛看起来光滑极了,教主,属下能摸摸吗?”
    然后教主就会心情很好的说:“摸吧。”
    那个某护法或者某堂主就带着幸福的表情摸上一下,或是摸头或是摸背或是摸……屁股,然后惊叹的道:“从来没摸过这么好摸的狗崽!”
    于是教主就会很开心的大笑起来,拍马屁的人便很有成就感。
    而且那些摸过狗崽的人会喜欢装熟,好像和狗狗就是和教主熟一样,不过是摸过一次,见到他就会笑眯眯的喊,“麒麒,麒麒,麒麒吃了吗,不吃长不高哦。”
    吃你个大头鬼啊!
    在教主的笑容下,这种情况愈演愈烈。
    终于,有个最狠的出来了。
    那个人恐怕是想得宠想疯了,决定赌一把,一见到狗崽就谄媚十足的大声喊:“麒麒少爷!”
    满座皆惊。
    教主大人噙着笑,慢条斯理的道:“麒麒少爷?”
    那个脑子恐怕已经有点不清醒的教众冒着冷汗,强撑着道:“教主大人,属下看教主和麒麒少爷的感情如此之好,还把自己的姓赐给麒麒少爷,真是比亲生还亲啊!教主大人的儿子,我们自然要喊少爷。”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喂,那个路人教众,你这是在说教主是狗吗?
    可是教主竟然没有生气,反而摸着下巴深以为然的点头,“说的不错。”
    说的不错?
    说的不错?!
    路人教众欣喜若狂,更欢快的喊:“麒麒少爷!”那样子,就像狗崽是他失散多年的爹。
    众人纷纷悔恨自己怎么没想到,果然这世上还是不要脸的无敌啊。
    教众们秉着不能落后的心境,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赞起教主和麒麒少爷的父子情深,这真是不是父子胜似父子啊!
    听着如云的马屁声,狗崽僵硬了。
    花潮色一下下顺着狗崽的毛,饱含笑意的道:“乖儿子,晚上想吃什么?”
    至于教众。
    以前呢,明微庭认为要做魔教人,必须心狠手辣,或者是面目狰狞……
    现在看来,不是的。
    要做一个合格的魔教中人,最重要的不是身手也不是长相,而是:拍马屁!
    4、第四章
    其实除了教主大人和教众,魔教还有一种生物,叫做长老。
    现任的四位长老都是上任教主时的元老了,一个个白发苍苍,但是身体好得很,越老越精。在知道东来阁的镇阁之宝已经成为魔教的镇教之宝后,他们的欣喜溢于言表,对狗崽子好的不下于那些马屁精教众。
    外界,包括大多数教众都不知道麒麟卵已经孵化成了小麒麟,顶多知道某日魔教宝光大盛,恐怕是魔教教主已经掌握使用麒麟卵的方法了,因此也引来许多心怀不轨的人,只是动作不敢太大而已。
    现在知道花麒麒就是麒麟卵的,只有花潮色和四位长老,而知道花麒麒身体里住的根本就不是真麒麟的,只有花潮色。
    当时花潮色抱着去找闭关了好多年的四位长老,省略了明微庭偷袭,将小麒麟怎么孵化出来的告诉长老们。
    那四个老头子就很惊讶的说:啊,你是说你把麒麟孵出来了?
    花潮色一僵,无奈的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长老们又惊又喜,遂决定出关,此时的魔教乃是众矢之的,怀揣巨宝,他们自然要出关护教。
    四长老出关的消息也振奋了魔教上下。
    然后长老们对狗崽子这个宝贝自然是重视得很,接口给教主补身体,到处寻补品,什么千年灵芝万年人参,什么珍贵药材都弄来了。
    等明微庭能够正常进食排泄后,长老们就开始喂他吃各种补药。
    很长一段时间,明微庭都是拿晒干的人参片当红薯干吃。
    长老们是一点也不心痛啊,只是这样吃了好几个月,明微庭的身体渐渐长大了,约莫长到了正常小狗那么大,头顶上的鹿角也有了雏形,毛发也越发火红。
    花潮色就严禁他随意出现在教众面前了,小的时候还好,这个样子已经有了麒麟的模样,就怕人怀疑。
    而长老们聚在一起,围着狗崽子禁不住疑惑。
    为什么狗崽光长肉,不长能力呢?
    他们讨论过的,既然都孵出来了,当然不可能把小麒麟吸收掉增加功力,那么难道是上天注定教主要有一个神兽宠物?或者等他长大了还能当坐骑?加上神兽麒麟,应当是有法力的,作为一个火麒麟,再不济你也要能喷喷火吧?
    就像人一出生不用人教,就知道本能的呼吸,鱼一出生就知道怎么游动,那么麒麟一出生,也应该知道怎么使用法术啊。
    可花麒麒什么也不会,除了吃。
    长老们逗着他,一迭声的喊“喷火,喷火啊”,小麒麟就是不为所动。
    明微庭

分卷阅读1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