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神受江湖 作者:桃宝卷

分卷阅读7

      孤儿,被人欺负过。
    看这别扭劲儿……
    明微庭的火气不知不觉就烟消云散了,伸出自己热乎乎的爪子贴在他额头上,吓得一跳,这烫得都能烤肉片了。
    “你发烧了?”
    唐危扭扭头,却躲不开他的手,没好气的道:“这还用问吗。”
    明微庭比他更气,“你怎么不吃药啊,你带下来的药里不是有退烧的么。”
    唐危半晌才道:“那药……”
    “那药怎么了?”明微庭追问。
    唐危吞吞吐吐半天,才一咬牙,道:“那药……过期了……”
    嗯?明微庭眨眨眼,半天才回过神来,险些大笑出声,“过……过期?”
    唐危潮红的脸有点泛黑,表情像在说:我就知道会这样。“怎么样,过期了又怎么样。”
    明微庭擦着眼角边笑边道:“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啊,你一个唐门少主,带着的药居然过期了?”
    唐危恶声恶气的道:“你懂什么,我像是需要那种药的人吗!”
    哦,因为根本用不到退烧药,所以过期了只是因为没在意啊。
    但是这不影响明微庭嘲笑他,“我要把这个记下来,以后随时拿出来笑话你。”
    唐危用力瞪着他,深黑如墨的眼睛本来是十分有神的,因为高烧而带了一丝难受和迷蒙,小脸蛋红得吓人,然后忽然一下掩住口咳嗽起来,睫毛搭下来,又长又密,遮住了眼眸。
    明微庭连忙拍了拍他的后背,不得了啊,这怎么得了,竟然露出这么脆弱漂亮的小神情,不知道“鬼见愁”最喜欢这种美人了吗!
    平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也就算了,偏偏这时生病了就弱得惹人疼,这不是生生要了小淫贼的老命啊。
    明微庭暗暗撇嘴,看来自己一时半会是想不起唐危的坏处了……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明微庭在心底大喊一声;英雄难过美人关!然后很是温柔的责怪唐危:“就算药过期了,你也可以去采点草药啊,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这不难吧?”
    唐危边咳边看了他一眼,眼神怪怪的,也不知在想什么,又不说话。
    明微庭才恍悟过来啊,是了,他现在这个身体,采药是没那个体力的,只能让明微庭帮忙,可他怎么拉得下这个脸呢。说到底,还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明微庭内心那只小麒麟又在满地打滚咬手绢了,这么别扭是给谁看呢给谁看呢,存心诱惑我呢!
    明微庭想了想,“那……我帮你去采药,你告诉我要什么,我现在就去。”
    唐危一把拉住他,有气无力的骂道:“这个时候去,你能看到什么啊……”
    “……也是,大半夜的。”明微庭挠挠头,“那怎么办啊,就让你这么烧下去?不行啊,我以前有个玩伴,挺好一人,就是高烧没来得及吃药,结果烧傻了!”
    …………
    唐危翻着死鱼眼看他。
    明微庭讪讪的道:“你现在神志还是比较清醒的哈……”
    唐危缩进干草里,身体抖了抖,蜷得更紧了。
    明微庭看见他这个反应,心下了悟,“你很冷吗?”
    唐危僵了僵,不说话。
    “嘿嘿,这个就好办了。”明微庭露出略带淫贼意思的沾沾自喜的笑容,一把扑了上去,用自己这副更加瘦弱的少年人身体紧紧缠住了唐危,顿时就像一个大暖炉包裹了上来,唐危一下子就感觉暖洋洋的了。
    明微庭洋洋得意的道:“怎么样,暖和吧。你放心睡吧,这回绝对冷不到了,我这个人最大方了,看在你……看在你还不是非常讨厌的份上,我决定无私的帮助你。”
    也不知道是谁才说了这死小鬼怎么那么讨厌……
    唐危一回身,紧紧抱住了他,老实不客气的把手脚都贴着他。
    明微庭惊讶的低头看,他还以为唐危至少会挣扎两下呢。
    唐危一抬眼,冲他翻了翻白眼,还哼了一声,一副抱你是看得起你的样子。
    还真是不客气……
    明微庭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着小鬼再度进入梦乡。
    25、第二十五章
    “喂,喂……”
    明微庭舒服的在怀中软软的东西上蹭了蹭,哼唧了几声,继续睡。
    不知是什么在他脸上狠狠掐了一下,痛的明微庭一下子清醒,睁眼一看,原来是满脸怒气的唐危。
    “怎么了啊……”
    唐危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松手,我要起来了。”
    明微庭这时倒不觉得有多讨厌了,笑嘻嘻的松开他站起来,“我去帮你摘药啊,你告诉我要什么样的。”
    唐危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木着脸开始说自己需要的草药的样子。
    舒向晚带着满身露水从外面走进来,“你们醒了?”
    “你去干什么了?”
    舒向晚笑笑,“我去活动了一下身子,可惜还是没大好,但自己走路不是问题了。”
    明微庭暗叹,他果然好深的功力,看唐危,还病得七荤八素呢,他就已经能自己走路了,而且看起来气色挺好的样子。
    舒向晚又若有所思的道:“昨晚是不是很冷啊,我看你们抱的很紧呢,没想到唐贤弟嘴上不留情,人还是很温软的啊。”
    唐危狠狠剜了他一眼,“舒大哥言重了。”
    “这怎么是言重呢?”舒向晚笑眯眯的道:“我看你们关系不错了呢,同龄人就是该好好玩嘛,别老吵架的。”
    唐危气结,索性不说话了。
    明微庭也觉得没意思,“那我去采药了。”
    他一溜烟跑出了洞,嘴里默念唐危刚才给的单子,忽听树上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唤,心中一喜,“喂,喂!”
    他冲着树上的鸟雀喊了几声。
    小鸟们盘旋在他上空,叽叽喳喳的回应,“麒麟大人,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当然有。”明微庭喜笑颜开,“你们在这里生活的久,一定很熟悉,我要找几样草药,你们帮我吗?”
    “没问题,这地方我们可熟了,您要什么样的草药?”小鸟们很是活泼的答应了。
    明微庭把刚才唐危的描述转述了一遍,然后道:“就是这些,拜托你们了。”
    麻雀们振翅而飞,飞散开来。“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明微庭遥望他们,感叹道:“真是好……好鸟啊。”
    不多时,那些麻雀就纷纷飞回来,嘴里都衔着草叶根茎什么的,轻轻放在明微庭手上。
    “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明微庭高兴的捧着那些草药,眼睛瞄到又一只灰不溜秋的麻雀飞了过来,便伸手去接,可定睛一看,那只麻雀嘴里什么也没有,只是飞过来停在了他肩上。
    明微庭忽然觉得这只麻雀有点眼熟,“你……”
    那只麻雀扑腾了几下翅膀,“麒麟大人,你怎么变成两条腿的怪物了。”
    怪物?明微庭不高兴的道:“我本来就是这样,哪里怪了。”
    麻雀顺了顺自己的羽毛,“上次见到你,你还是四条腿儿呢。”
    明微庭张大了嘴,“你是阿花?”
    怪不得眼熟,这就是那只帮他送信给家里的扬州麻雀阿花啊!
    麻雀蹦q几下,“你现在才认出来呀?我可是找了你很久了。”
    明微庭不知说什么才好,抽了抽嘴角,“你找我干什么啊。”
    麻雀委屈的道:“上次才和你说过,我想变成老鹰呢,我在送信途中,深深的爱上了一只雄健美丽的老鹰,简直就是我的梦中情人!这回变成老鹰的事刻不容缓了,麒麟大人,你带我去找凤凰大人好不好啊?”
    ……喂你们这是不行的啊!跨越种族的爱是不会得到好结果的!
    明微庭在心底面目狰狞的咆哮了几百遍,最重要的是,他怎么知道那什么凤凰住在哪里啊!找到凤凰他还怕被认出是冒牌神兽被灭了呢!
    阿花有点急的道:“有什么问题吗?你怎么不说话。”
    明微庭想了想,柔声道:“阿花啊,你真的那么想变成老鹰吗?”
    阿花猛点头,“我深深的爱着他,可是我竟然都飞不到他那么高……真是惆怅啊,我追了他很久,要不是就是被甩掉,要不就是被骂。”
    “……他没有吃掉你?”
    “没有。”阿花哀伤的道:“他对我说,除非我也是老鹰,不然就滚吧。”
    明微庭深深吸了口气,“我说阿花,你看,在场的麻雀很多,你要不要看看,是不是娇小玲珑的他们……更适合你?”
    阿花在他肩上用力蹦了几下,“我要老鹰!我就要他!”
    “他……咦……”明微庭的神情忽然怪怪的,“我说阿花,你是雌的还是雄的啊?”
    阿花骄傲的蹭了蹭自己羽毛,“当然是雄的,您见过哪只母鸟能完成为麒麟大人送信这样的任务吗,我可是飞越了千山万水,冒着被人射下来的危险才把信送到的。送到信的时候还有个男人掐着我的脖子乱吼呢,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差点掐死我了。”
    雄的!阿花你太雄了!真爷们儿!
    这种不但跨越种族而且跨越性别的恋爱……明微庭默默捂住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所以说……”阿花蹭蹭他,“麒麟大人,你快带我去找凤凰大人吧。”
    “对不起阿花……”
    “我……你说什么?”阿花机敏的一瞪眼。
    明微庭低着头,“我要告诉你,我现在没办法找到凤凰……”
    阿花大喊一声,“你说什么?你答应了我的!”
    明微庭叹道:“我现在的力量不足以带你去找凤凰,你知道,它……它住在一个很难找到的地方。”
    阿花呆呆大叫一声,“什么?”
    “……节哀顺变。”
    阿花沉默了,半晌,它抬起头,“你一定是在考验我……”
    “啊?”明微庭傻了。
    阿花忽然斗志昂扬起来,挺起胸膛,“我知道了,麒麟大人一定是在考验我对他的真心,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弃的!我要一直跟着你,直到你被我感动为止!”
    …………
    这人和鸟,根本就没办法交流嘛!
    明微庭垂头丧气的道:“随便你吧……”
    他抱着那堆草药和阿花一起回山洞。
    进去时唐危正靠着草堆发呆,舒向晚在擦剑。看见他回来,唐危抬了抬眼皮,看了阿花一眼,“午餐?太少了吧。”
    阿花虽然听不懂,却不寒而栗起来,好恐怖的人……
    明微庭一把把阿花揣到怀里,“没有,我刚收的宠物。”
    唐危嗤笑一声,打量着那只麻雀,“竟然会有人喜欢养麻雀当宠物,灰不溜丢又没几两肉,丑死了。”
    明微庭吭哧半天,道:“反正又不是养肉鸡用来吃……再说了,鸟不在大,有雄心就行。”瞧人家阿花那个雄心壮志,追一只雄鹰哦!你能吗?你能吗?
    26、第二十六章
    这边舒向晚听见两人的对话,笑了一声,“说的是啊,鸟和人一样,不管你外表怎么样。只要有雄心壮志就行了。我看这只鸟不错,怎么样,它的理想难道是做麻雀之王?”
    比这个雄多了……
    明微庭干笑几声,“差不多吧,是不是,阿花?”
    阿花不明所以,但还是很给面子的叫了两声。
    唐危忽然问:“你可以指挥它?”
    明微庭一愣,继续干笑,“就是……从小动物缘都比较好……”
    唐危看着阿花,眼睛亮晶晶的,“那你能让它上崖去探路吗?”
    探路!明微庭兴奋起来,他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可以让阿花去探路啊,而且还能看看上面有没有人蹲守。
    明微庭捧着阿花亲了一口,“阿花,我太爱你了!”
    “大人,人家有对象了……”
    在上山,自然是要先养好伤。
    这之中,又以唐危为重,他正在发高烧呢。虽然人倒不至于糊涂掉,那温度却吓死人了。因为这样,本来想亲自煎药也无法,只能让舒向晚代劳。
    明微庭就撕了衣摆两块布,浸水后交替着给唐危冷敷,自己就坐在一旁伺候。
    唐危脸红扑扑的,有点病歪歪的躺在草堆里,闭着眼半睡半醒的样子,不时还要低咳几声。
    他的手指动了几下,明微庭看见后把手伸了过去,然后就被死死的一把攥住不放。他心中暗道,莫非这就是那些话本里描写的场景?这个时候唐危应当在梦中喃喃喊着“娘亲,不要丢下我”云云,然后抓住他的手不放,接着他再拍他的头,安抚他,“危儿乖,不要怕。”再接着,他醒来后发现自己死死抓着自己的手不放,就羞红了脸……于是自己再捧着他的脸……
    不能再想了!
    明微庭一头冷汗,实在想不出唐危做个矫情的娇羞模样是怎生样子。
    但唐危这时倒真的攥着他的手没放,有可能是病糊涂了。
    药煎好后,舒向晚端着那土陶碗过来,下面生活艰难,没办法只能用这破玩意。
    “我来喂吧。”明微庭一点也不怕烫,直接上手端住了那碗,又把唐危扶起来,摇了摇他,“醒醒,喝药了。”
    唐危皱着眉微睁眼。
    明微庭细心的把药给吹凉了些,放在他嘴前,“喝吧。”
    唐危闻了闻那气味,又试探着舔了一口,小脸皱得紧巴巴的,“真难喝。”
    “良药苦口啊,这药可是你自己开的方子,你不会不知道吧?”
    唐危往后一靠,“我不想喝……太苦了。”
    明微庭嘿然,“你别玩儿我了,我就不信你还能怕喝药。”
    唐危冷冷的道:“我平时多制毒药,也要自己吃吗。”
    明微庭语塞,又道:“不信,我才不信你就没自己试过药。”
    唐危嗤笑,“我为什么要自己试药,那么多人,我拿别人试不行吗,非得折磨自己?”老拿自己试药的笨蛋,不管试的是什么药,是药就三分毒,最后体内肯定积淀了很多毒素,指不定哪天就爆发了,短命得很。
    明微庭噎住了,半天才口齿不清的道:“那、那也不行……得吃药……”说着他硬把药往唐危嘴里灌。
    唐危这正病着呢,哪有明微庭力气大,旁边更有个舒向晚虎视眈眈,随时能上来帮手。
    明微庭捏着他下巴不让他咬牙,那又苦又难闻的药汁就这么全灌进了唐危的嘴,差点没呛着他。本来按照一般套路,明微庭应该嘴对嘴来喂的,不过他是没把握这么亲下去会不会中毒身亡。
    唐危喝下药,咳嗽好几下,眉眼都皱到了一起。
    明微庭往他嘴里塞了一片早就准备好的香草叶子,“好点了没?”
    唐危半天才缓过来,接着就瞪着死鱼眼盯着明微庭看。
    明微庭抓抓他那头红发,“你看我干什么?”
    唐危哼了一身,“我在想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有什么目的。”
    明微庭嘿嘿笑了几声,“我这是不计前嫌的帮助你一个病人,这样你可得对我好点,别动不动就骂人,一个小孩子,嘴巴放干净点。”
    唐危嗤笑一声,“说起来好像你有多大似的。”
    “反正比你大。”明微庭嘀咕了一声,“反正你看,我人这么好,不如你认我做哥哥吧。”
    唐危瞥了他一眼,缓声道:“从我进学堂开始,就常常有同学想认我做契弟……”
    明微庭脸色一僵,看来唐危是想到那方面去了……世多有龙阳之癖者,结交同伴就多是以契兄弟的名义,在学中也不在少数,而且因为小孩多,许多喜好娈童的都爱在这里引诱孩子入此道。
    按照唐危这个长相,他幼时怕是没少受骚扰。
    唐危冷笑一声,“然后,那些人都被我抓起吊着抽了一顿。”
    明微庭顿时不寒而栗,那时候他才多大啊,下手就这么辣了。
    明微庭是不知道,往小点的时候是没人愿意和唐危玩,到了进学好不容易有人找唐危玩,可没成想打的尽是些龌龊主意。唐危岂是一般的气,因为这个他才发起狠来,拿那些家伙好好出了一顿气,然后再也没想过找什么玩伴了。
    唐危悠悠道:“你想认我做弟弟?”
    明微庭流下一滴豆大的汗,他是真的没那个心思啊……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是绝对不是那么龌龊的心思啊!他哭丧着脸道:“你误会了……我就是开开玩笑……”
    唐危甜甜一笑,“客气什么呢,想认的话就认啊。”
    他这脸带红晕的甜甜一笑,煞是漂亮,可惜明微庭是真的无福欣赏,一把把他按到干草堆里,忙不迭的道:“刚喝完药,快些歇息吧,吃饭时我喊你啊。”
    再过得几日,在明微庭的悉心照料之下,唐危的烧已然退掉,舒向晚也说功力恢复许多了,只要上面没人,那么爬个山还是行的。
    由阿花在高处侦察,发现了一条相对比较平缓的路,但也只是相对,还是很陡的。也正是因为太陡了,那些人才无法下来一探究竟,看他们到底死了没有,否则绝对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
    它在崖顶飞来飞去看了很久,确定没有人迹了才告诉明微庭,于是三人便准备上去了。
    27、第二十七章
    明微庭那身皮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鳞片化成的缘故,虽然踩在地上的石子上会有感觉,也会咯得慌,但是绝对不会被划破,很坚韧。也正因此,才没有给爬山造成大的困扰。
    阿花飞在前面一高一低的叽叽喳喳,“麒麟大人啊,为什么你走的这么慢呢,啊那两个人类都比你走的快哦。”
    明微庭埋头抓住一块凸出的岩石。
    “还是我们鸟比较好的啊,有翅膀,你看我,我飞飞飞飞飞,就飞上去了噢。”
    明微庭翻着白眼看阿花,“我没穿鞋你知不知道啊。”就算破不了皮,可也咯得很啊。
    舒向晚和唐危回头,“你在说什么?”
    明微庭忙圆道:“我说没穿鞋爬起山来真痛呢。”
    舒向晚便停了下来,手攀着树干蹲下来,把明微庭的脚抓在手里。明微庭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做什么。”
    舒向晚不回答,将衣摆撕成布条,然后缠在他足上,绕了好几道,束紧,另外一足亦然,仰头笑道:“这样好了点没有?”
    “好……好……”明微庭不知为何面红耳赤起来,也许是舒向晚的笑容太诱人了吧,“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
    舒向晚拍拍他的头,“好了,走吧。”
    正是冬日,时逢枯枝衰败老便落,这无人山谷树木又生长百年,很是粗壮,被堆积的朽木枯叶压过几番,就不堪重负,在他们顶上摇摇欲坠。
    这么小的动静,就是舒向晚和唐危也没有发现,但明微庭却发现了。不知是否是换过身体都与自然的感触更为敏感,他能轻易的察觉一些细微的动静。
    此时三人正是唐危打头,明微庭在中间,舒向晚殿后,明微庭瞳孔猛一收缩,扶着一颗树就窜起来,便见斜上方一根粗壮的朽木带着尘埃和枯叶卡拉卡拉砸下来,“砰”的一声闷响,撞在挡在舒向晚前面的明微庭胸腹处,然后明微庭不堪重击,手抓不住树干,被撞得一齐向下滚落。
    这事就发生在眨眼之间,却见舒向晚脸上难得的露出了惊惶之情,然后毫不犹豫的往后一仰,顺势抱住明微庭用自己的身体环住他,一起滚了下去。
    山路陡峭,林深树多,不知碾过几许尖石,才卡在了一颗百年老木上,停住去势。
    舒向晚浑身是伤,脸上都划出了血痕,他紧蹙着眉稍离开身子去看明微庭,“你没事吧?”
    明微庭捂着胸腹抬头,正看见舒向晚的狼狈样子,有些惊讶,结结巴巴的道:“我没事……你、你刚才为什么……你都不怕送命吗?”
    舒向晚叹了口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都能为我挡了那一下,我为什么就不能跟着一起下来。”
    说着他好像不大相信明微庭没事,就艰难的坐起来,撩起明微庭那件上衣去看他的伤势。
    明微庭倒真的没什么事,他这身皮,怕是很难受伤。方才被树干猛的一撞,确实闷疼闷疼的,但也只是疼了点,连淤青都没有。
    方才明微庭那一下挡,其实不见得是对舒向晚多有感情,说实话他也承认自己有点妇人之仁,虽然身为一个贼,偏偏被家里的长辈教育的在遇到大事,是绝对不会做出背信弃义见死不救之类的事情的。
    那树干是冲着舒向晚去的,但是明微庭瞬间就在心里衡量过了,这树干一撞下来,要真砸中了舒向晚,那要是平时还好,人家武林高手一下就能把它给劈碎。闹不住舒向晚现在身上有内伤啊,万一躲不开砸中了,搞不好就吐血身亡了。
    反倒是明微庭自己,那身皮肉堪称的是铜皮铁骨,麒麟鳞片化成的皮肤,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所以明微庭在那一霎那,毫不犹豫的为暂时的“同伴”挡下了重击,这只能算是本能反应,就算是唐危、花潮色,明微庭照样为他们挡。
    可舒向晚就不同了,舒向晚那是什么人?明微庭觉得自己看得可清楚了,白眼狼啊,就算之前他救了舒向晚和唐危,还做了人体暖炉,也没见舒向晚心里有多感激,反而和唐危一起算计他。
    再加上之前的了解,基本上他可以肯定舒向晚这人就是个伪君子,焉坏焉坏的。可刚才舒向晚竟然跟着他一起滚下来了,他就不信舒向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良心发现,觉得应该为了救命恩人赴汤蹈火。
    而如果要是什么阴谋,就在那么点的功夫里,他能思考得过来么?稍微一恍神明微庭可就滚下去了。
    所以说明微庭才很费解,这舒向晚,到底是要做什么?
    难道说他其实良心未泯,在这最后关头幡然悔悟……
    “嘶……”明微庭抽了口冷气,瞪着舒向晚,“你往哪摸呢。”怎么越摸越往上了。
    舒向晚神色已然缓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明微庭,“没什么,我觉得你的皮肤挺滑的呢。”
    “那当然了。”明微庭感觉很得意,“这个可是天嘉温泉秘方泡过,不仅皮肤滑嫩,还可以壮阳噢。”还是靠他爹的关系泡到的呢,在月圆之夜,泡天嘉秘泉,那叫一个滋阴补阳。不过明微庭浑然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体不是之前那一具了。
    舒向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壮阳?”
    明微庭龇牙大笑,“对啊,壮阳,我说,你不会年纪轻轻就有那方面的隐疾需要我帮忙吧?哎你态度要是再好点儿我就帮你了。”他现在觉得舒向晚能做出救人的举动好像对他也不是一心算计,所以还是可以考虑帮那么一下的,当然前提是讨得明大爷欢心。
    舒向晚正想说什么呢,上面那边唐危就喊了,“你们好了没?有没有伤着?”
    舒向晚查看了自己的伤口,冷静的道:“我没有什么大碍,稍等等,我们这就上来。”
    明微庭缓了一下也没什么大碍,便爬了起来,扶着舒向晚再次往上爬去。
    接下来的行动就十分顺利,三人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走走停停爬到了崖顶。主要还是有伤员,体力上跟不住,时不时要休息一下。而明微庭他虽然不是伤员,但体力也不怎么样,好像和他的铜皮铁骨不在一个等级上。
    崖顶貌似空无一人,
    28、第二十八章
    上崖之后,三人一鸟环顾四望,明微庭长舒一口气,“终于上来了,真的没有人诶?”
    舒向晚的手忽然压住他的肩,“等等。”
    明微庭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然后自己也顿住了,皱眉看了看四周,“好像……有人……”
    唐危寒声道:“出来吧。”
    就见远处的林子里悉悉索索的出来了一群人,有一部分是上次见到过的,还有一部分应该是援兵,他们竟然都躲在了这里。
    领头一人嘿然,“没想到你们还真的没死。”
    这些人因崖陡,下不去,但又不能空手交差,便想出了一个笨办法,他们查了所有能爬上来的地方,然后驻扎在远一点的地方,只轮流派人做樵夫打扮守候。一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
    而方才,正是那根撞到明微庭的树干,闹出了大动静,本来守候的人也以为是枯木,但还是过去看了看,这一看就发现隐隐有动静,倒是看不大清,也不知道到底是人还是动物。
    但是一有动静无论大小就要回去通知,他还是回遣了一下,于是那边再派了多一点人蹲守,确定是人以后就都来埋伏着了。
    这也就是阿花没有发现伏兵的缘故,它只是鸟,哪里知道真樵夫和假樵夫的区别。
    魔教的人面目狰狞的道:“我们大少爷呢!快交出来!在哪!”
    舒向晚冷静的道:“我也不知道,下去后我们摔在水中,它也许摔死了也许淹死了,反正我醒来就没看到它。”
    魔教的人大骂:“不可能!凭什么你们俩都没死,我们大少爷就死了?还有这小子是什么人?一头红发,我看你们没死,难道是因为这个山精妖怪?”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附和起来,“对呀,怎么可能摔下山崖都没死,难道这红发的真是妖怪?”
    “你看,他大冬天的都不穿衣服呢。”
    “妖怪啊……肯定是山鸡精!”
    你才山鸡!你全家都山鸡!
    还找大少爷,你们家大少爷就站在你面前啊!
    明微庭愤愤然瞪着他们。
    “哇,这山鸡还瞪着我们呢,他是不是要施妖法了。”
    “怎么办啊,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我们人这么多,不用怕他。”
    就在这些人叽叽喳喳七嘴八舌之际,唐危终于发挥了作用,他嗤笑一声,凉凉的道:“一群没见识的!这是西域来的外邦人,他们那儿都是这样的红头发,你们没见过也就罢了,还说什么妖怪,真是够让人笑话的了。”
    外邦人?
    好像……听说在帝都确实是有一些来朝见的外邦人,是花花绿绿的头发和眼珠子呢,还有的皮肤都是黑的。
    “哇,难道真的是外邦人?我好像听说过。”
    “对啊,上次我去帝都分坛办事就看到过黄头发的……”
    “这么说来不是山鸡了?可是他怎么会在在下面呢?也被逼得跳崖?”
    “难道是住在山里的野人……”
    “少说那么多废话!”一个汉子大吼,“唐危!朱果呢,快交出来,否则你们就再死一次吧。不过这次,我看你们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吧?”
    唐危摇了摇头,叹道:“朱果,被麒麟叼着呢,你们应该也看到了,麒麟吃了一颗,又叼着一颗,下去后它不见了,我也就……”
    “什么?”
    “不会吧……”
    唐危咬牙切齿的道:“说不定,它吃了两颗朱果,神力大增,直接飞升去找它娘了呢?我还怕它带着它娘来报仇呢。”
    这话说得,在场人都是一个寒噤。
    魔教的人迟疑的道:“不会吧……都那么久了,它都是在我们教孵出来的,要找也是去找我们教主啊……”
    唐危一摊手,“我怎么知道,要不你们回去看看?说不定它正和你们教主享受天伦之乐呢。”
    “少忽悠我们!”那些人面色一整,“反正今日,就算找不到朱果和麒麟,你们也要把命交待在这儿!”
    他们成三面合围之势,唯一的缺口就是后面的悬崖,形式又回到了跳崖那日。
    只是这回对方人数没有那么多了,上次折损的确乎不轻啊。
    舒向晚冷然环视一眼,手中枯荷剑缓缓出鞘。
    枯荷现刃那一刹,便如枯荷重生,充满了小荷初绽的清新,但是片刻之间又枯萎收缩,反复如此,忽悲忽喜一般的感觉,使人从心底的升起一股郁气。
    经历了生死之变,几乎丧生谷底的舒向晚因为心境的变化,在剑法上有了更深一层的突破,此刻面对如许多人,舒向晚心中已然没有丝毫的担心。
    他剑指前方,与手中握着长鞭的唐危并肩而立。
    唐危与很多人不同,他并没有固定的

分卷阅读7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