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神受江湖 作者:桃宝卷

分卷阅读8

      兵器,毕竟主要还是以用毒为主。唐危身上有暗器、有长鞭、有缠腰软剑,甚至他本身拳脚也不错。现下他选择的,是长鞭,而长鞭上,毫无疑问必然涂抹了见血封口的剧毒。只要被这长鞭哪怕是触到衣角,也会中招。
    舒向晚面无表情,淡淡道:“我问你们,陈三燕呢。”
    “死了。”
    “死了?”舒向晚挑眉。
    那边表情似乎有点虚,“用不了多久,你就要和他见面了!”
    舒向晚轻笑一声,他现在确定陈三燕没事,可能非但没事,还成功逃走了。如此……他眼神一凛,清喝一声:“杀!”
    唐危和他同时动作,与追兵们缠斗在一起。
    明微庭带着阿花躲在树后面看,“阿花,你说他们要打多久?”
    阿花想了想,“……很久吧。”
    “够不够我逃呢……”
    “逃?”阿花显然不理解,“你为什么要逃?”
    明微庭叹了口气,“道不同不相为谋啊……咳咳,趁他们分不开心神,我们快走!”
    明微庭抱着阿花,匍匐着连滚带爬的乱找了个方向就逃。
    可他还没逃出去十丈呢,就被人一脚踩在背上,“哎哟!”
    他抬头一看,竟然是个手拿金丝大环刀的魔教教众,正面目狰狞的看着自己,“想逃?”
    明微庭苦着脸,“我……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啊!”
    “你当我傻子呢?”那人冷哼了一声。
    明微庭无法了,咬着牙道:“难道,你都看出来我是谁?”
    “谁?”
    “我是你们家大少爷啊!”明微庭道。
    那人悠悠“噢”了一声,“我知道了,你不是当我傻子,你是当我和你一样,白痴呢?”那人哈哈大笑几声,“我们家少爷,那是麒麟!你?你顶多算山鸡!”
    明微庭两眼发晕,“我真的是花麒麒!你快放了我!”
    “哟,还知道我们少爷的名字呢。”那人笑道:“好吧,不如这样,他们说我家少爷升天了,我送你去和少爷对证吧?你也捎句话,让少爷快些下来啊。”说着他就举起了手中的金丝大环刀……
    明微庭紧紧闭上了眼,完了……
    “叮!”
    一声脆响。
    明微庭把眼睁开一条缝,往上看。
    正看见舒向晚长身玉立,剑抵着一把金丝大环刀,居高临下,俯视明微庭,冲他温柔一笑,“小庭,这是去哪呢?”
    29、第二十九章
    舒向晚的伤早就好了!
    明微庭脑中闪过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他看到了,那边空地上死伤的全是追兵那边的人,舒向晚虽然浑身浴血看起来颇为狼狈,但根本没什么伤,血都是人家的。
    如果他还身负重伤,怎么可能这样轻松?甚至有心思关心明微庭是否逃跑了,现下他追了过来,明微庭真是胆寒。
    亏他还觉得舒向晚有伤,就帮他挡了枯木,没想到都是假的!舒向晚伪装的太好了,恐怕一开始他就在隐瞒自己的伤势,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此人心机都可见一斑。
    明微庭浑身发冷,因为他不知道,舒向晚后来抱着他滚下去……是不是也在他的计划之中?为了取得他的信任?
    舒向晚好似什么也没有察觉到,只是轻轻牵起了明微庭的手,又问了一遍,“小庭,你这是要去哪呢?”
    明微庭很想问,把心里的疑问都问出来,甚至摊开来讲,请舒向晚放了自己,但是不可能,他不能讲,而且舒向晚,也决不会同意……
    所以明微庭只能咬咬牙,笑道:“没什么,我站远点儿,免得被误伤。”
    “我怎么会误伤到你呢。”舒向晚轻柔的道,他拉着明微庭往回走,“天气冷,等会儿先去扒件衣裳,我们还要去附近的城镇呢。”
    他们身上的衣裳早已破烂不堪,地上那些人的衣裳虽然沾有血迹,好歹是完好的,便暂时换上。此役对方伤亡倒不是非常大,不知是否有什么计划,应是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见势不对就撤了,不然那么多人,也不至怕了舒向晚和唐危两个人。
    舒向晚若有所思的道:“花潮色已经解决掉裴惊庭了?”
    明微庭心中一跳,“不会吧?”
    舒向晚看向他,“哦?小庭认识裴惊庭?”这件事他本来就暗暗奇怪,裴惊庭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魔教去找花潮色的麻烦,他俩个原是一点过节也没有的,如果裴惊庭和麒麟有什么关系,那就可以勉强解释了,但却不知这麒麟又怎么和裴惊庭有关系的。
    明微庭知道瞒不过去,索性大方承认,“我与他可以说是有点关系,但他应当是不认识我的,我方才只是关心,他的武功应该不至于惨败在花潮色之手吧?”
    舒向晚含笑点头,“原来如此,裴惊庭武功虽好,却确实是不如花潮色的,纵然一时能缠住花潮色,最后难免一败,他能拖得那么久,已然是出乎我意料了。”
    明微庭看他那副乾坤在握的样子就不大舒服,不怀好意的道:“那你和裴惊庭、花潮色比,又是哪个厉害呢?”
    舒向晚思虑片刻,坦然道:“我虽不曾和这二位比试,但就我推测,我同花潮色一战,或许有胜算,与裴惊庭决斗,则不知胜负了。”
    明微庭奇道:“这就怪了,你不是说花潮色比裴惊庭厉害么?怎么你和花潮色比有胜算,和裴惊庭比却不知道了?”
    舒向晚含笑不语。
    直到后来明微庭才惊叹,舒向晚的预料竟是如此之准,他和花潮色确在伯仲之间,却敌不过一个裴惊庭。归根结底,是舒向晚想的,比花潮色和裴惊庭都要多,他的心眼太多,要考虑的太多了,输就输在这里。
    三人一鸟到了附近的城镇,这本是一个小镇子,忽然来了三个浑身是血手持兵刃的男人,其中一个还是红头发,惹得镇民纷纷围观,甚至惊动了巡街的捕快。
    还是舒向晚嘴皮子利索,面不改色的撒谎,“我们乃是路过的江湖人士,这位来自外邦,是来交流武学的,恰逢那边山岭出没大虫,便与它大战三百回合,浑身浴血,这才斩杀了害人大虫。”
    顿时镇民一阵喧哗,竟是活生生的打虎英雄?
    立时有人大夸其为民除害云云。
    舒向晚立即表示不敢居功自傲,现下又要事要做,还得启程,只是包袱丢了,这一身衣服想在哪换了……
    当下就有青春貌美的裁缝铺小阿姐领着三人去换衣裳,钱嘛,意思意思就好。
    舒向晚多要了几套衣服打包,也不顾天色,立刻告辞,在久无谈资的镇民欢送下匆匆上路。行不过几里,舒向晚就找了个林子,让大家把衣裳给换了,顺便乔装一下。
    这回没有陈三燕在,舒向晚就收了剑,扮成翩翩公子,唐危做丫鬟打扮,明微庭则做小厮打扮,阿花嘛……仍做麻雀打扮,就不给他扮成喜鹊了。
    明微庭那一头红毛都被结结实实束起来藏进了头巾里,唐危说原料不够,否则就用黑豆等物把他的头发染黑了,现下只能等下个城镇。
    明微庭犹豫了许久,才边赶路边问舒向晚,“我们接下来,是去哪里?”
    “去哪?”舒向晚话中带着笑意,“这还能去哪,当然是东来阁了,如果我预计的不错,陈三燕顺利逃出,不见我的尸首,定然会领人在附近等候,现下追兵回程,他们说不定已经得了消息,只等我去汇合了。”
    明微庭又道:“那到了东来阁以后呢?”
    舒向晚抿唇一笑,温声道:“自然是清理门户了。”
    明微庭一抖。
    舒向晚又道:“还有,麒麟回阁可不是小事,还要和阁主、长老们商量过怎么办才行。唐贤弟,你就先同我们回去吧?等愚兄把事情办妥当了,再亲自陪你回唐门。”
    唐危挑眉,露出一个三分阴险七分算计的笑容,“那是,我也要清理清理门户了。”
    明微庭想,是不能装下去了,他干脆停了下来,“你们到底要拿我怎么办。”他自称我,意思就是认了自己的麒麟身份,端等舒向晚表态。
    舒向晚似乎不意外明微庭现在摊牌,本来就是心照不宣的事情,逃都逃出来了,也演不下去了,他淡淡道:“我说了,这件事事关重大,还要和阁主、长老商量后才知道。”
    明微庭心中升起一股无明业火,耍赖一般往地上一坐,“我不管,你得先和我说清楚,不然我还就不走了。万一到时候你们阁主从哪听来什么方子,说吃了麒麟可以长生不老怎么办?”
    舒向晚面不改色的道:“那就把你吃了。”
    30、第三十章
    ………
    “……我他妈咬死你!!”
    小狗崽重出江湖,一个猛狗扑食,压在舒向晚身上就是一阵疯咬,手上配合着狂挠。
    “……你冷静一点!”舒向晚猝不及防就被扑了个正着,整个人都仰倒在地上,所谓兔子急了也要咬人,何况是麒麟呢?就凭明微庭那个牙口,生生的把舒向晚身上给咬出好几条血槽来。
    一阵混乱后,舒向晚摁着明微庭的手,“我让你冷静吧……”
    明微庭衣裳不整的,红发也从头巾里掉了出来,眼带煞气,“吃了我,我先咬死你!”
    “嗨……”舒向晚捏捏他的脸,“怎么和狗似的?”
    怎么和狗似的怎么和狗似的怎么和狗似的……
    同时回响的还有花潮色那句:快跟我叫,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
    我不是狗!!!
    明微庭就地一滚,跨坐在舒向晚身上,低头龇牙就往舒向晚脸上咬!
    这咬咬咬……就咬到嘴巴上了。
    ……可不是明微庭故意的,你说舒向晚脸就巴掌那么大块地方,这么蹭来蹭去,咬来咬去,咬到他嘴巴那简直是毫无意外的啊。
    说到躯体年龄,明微庭可是真正的乳臭未干,别说,那唇齿间还真是软软绵绵带着奶味儿,贴在嘴巴上可舒服了。当然,前提是他别龇牙咬人,那小虎牙尖尖利利,轻轻松松就磕得舒向晚嘴巴破皮了。
    嘴上一股血腥味,舒向晚下意识的张口伸舌去舔。
    这就不妙了,俩人还嘴贴嘴呢,舒向晚要舔到自己的嘴巴,先舔到的还是明微庭的嘴巴,红嫩软滑的舌尖一扫,明微庭不但眼睛保持瞪大,脸蛋也一下子红得堪比熟透的苹果。
    明微庭猛的直起身,捂住嘴。
    完了!
    这不是要了命么?明微庭的爹还和他说呢,不是喜欢的女人,那就不能亲嘴,亲了要是心扑通扑通,那就是有感觉。
    那他现在心跳得还蛮快……意思是他断袖了?
    不行啊,明微庭女人还没玩过几个,顶多是年少的时候开了几次荤现在连味道都记不住了……这算个怎么回事啊,他的最大愿望可是娶个世上第一美人做老婆,这舒向晚……好吧,舒向晚漂亮是挺漂亮的,娶个这个有心计的媳妇儿,他还怕晚上睡觉睡不安生呢。
    明微庭这边脑中千回百转,舒向晚也不差,摸了摸嘴唇,竟然还笑了一下,冲唐危道:“贤弟,这你可得作证,我无缘无故的就被轻薄,他是不是得负责啊?”
    “什么?我轻薄你?”明微庭想说那不是你还舔了我一下呢。
    唐危瞪了明微庭一眼,“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能耐,连不适剑都被你轻薄了。”
    早些年吧,也就是舒向晚还小的时候,他生得本就俊俏,少年时候未变声,谁都有点雌雄莫辩,就招惹上了不少好男色之人的觊觎,其中甚至包括他那些师门兄长。
    而舒向晚早年的名声,几乎也就是因为反击轻薄而闯下来,从一个成名已久的采花贼在他手下被一击毙命后,就渐渐少有人敢拿他的颜色开玩笑,等年纪再长,已经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少侠一个,被吸引的就多是怀春少女了。
    因此,舒向晚对于男男间的亲热虽不说鄙夷,总有些抵抗。但方才那意外的亲吻不一样,其实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对明微庭印象颇好,觉得这小孩儿挺有意思,很可爱,突然亲了一下吧,第一感觉竟然不是反感而是喜欢,觉得甜甜的软软的,很舒服。
    这令舒向晚有些新奇,他不是不懂男人和男人间怎么回事,不过从来没试过,但现下倒是有点兴趣了――如果对象是明微庭的话。
    他笑吟吟的看着明微庭发火,不过嘛,小麒麟是不是还需要多养一会儿?咬人呢。
    再看明微庭,他身为一个采花贼自然知道舒向晚的过往,毕竟,咳咳,舒向晚的成名战可是杀了他一个业界前辈,是以唐危那么一不冷不热的嘲讽,他竟然有那么点……沾沾自喜?
    舒向晚,不适剑啊!居然就这么被他明微庭给强吻了!你往前推十年,但凡是敢摸不适剑小手的,现在都不在了!
    怎么办,明微庭现在觉得自己好厉害……
    他想笑……
    明微庭就这么保持要笑不笑的表情到了下一个城镇,被轻薄或者说互相轻薄的事儿竟然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等待在客栈中的陈三燕一上眼就看到明微庭如此诡异的表情,不由得脱口而出:“见鬼了!”
    舒向晚一愣,忍笑看明微庭。
    原来明微庭一进来看没人注意就把头巾给扯了,闷得慌,他这一头红发加上诡异的笑容,令陈三燕不寒而栗……
    “我就奇了怪了,师伯不是顺利脱险了么,怎么身边还跟着地狱小鬼啊……”陈三燕耿直的摸着脑袋道。
    他还不知道麒麟已然化人了呢。
    明微庭吊着眼睛看他,“其实我是你爹娘派上来看你的……”
    陈三燕大惊,“不可能!我是孤儿,我都不知道我爹娘是谁!”
    明微庭垮下肩来,“太不幽默了!其实我是之前那头小麒麟。”他把手放到头上,做了个麟角的样子,又“汪汪”叫了两声。
    陈三燕捧腹大笑。
    笑完舒向晚问他:“你笑什么?”
    陈三燕僵了,半晌摸着鼻子干笑道:“我的意思是我还挺幽默……这个笑话很好笑嘛。”
    “谁跟你开玩笑了。”明微庭白了他一眼,陈三燕看样子是舒向晚的心腹,早晚也是要知道的,没必要瞒他。
    陈三燕嘟囔道:“那你这样……之前的麒麟这样……又不是一个样啊。”他比比划划的,忽然就愣了,“麒麟呢?”
    明微庭冲他一乐。
    陈三燕再愣,“你的头发怎么是红色?”
    明微庭捋了捋头发,“日夜操劳啊,满头青丝换……红发。”
    “不是吧?”陈三燕指着明微庭,问舒向晚,“他真的是麒麟?”
    舒向晚颔首。
    陈三燕咕咚一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31、第三十一章
    “什么啊!怎么可能……这么说,这么说你是妖怪?”陈三燕仍是惊魂未定的,一脸的不相信,“这个,子不语怪力乱神,虽然我不是读书人……”
    “你还会说子呢?墨子还说‘明鬼’呢,天志明鬼你懂么?跟你说,就是因为你们东来阁的人作恶多端,所以上天派我来惩罚你们!”明微庭可开心的吓唬人,说的有头有脸的。
    陈三燕这么条耿直的汉子,也忍不住揪住了舒向晚的衣角,“师伯……”
    舒向晚含着笑意道:“他骗你的呢,确实是从麒麟变成人,但应当算不得是妖怪。”
    陈三燕还是恍恍惚惚的,不能接受怎么一个畜生……好吧神兽,他就变成了人?
    舒向晚眼神忽然冷了冷,“阁里怎么样了。”
    陈三燕一凛,“您回来就好了,跳崖的消息传到那边后,骚动很大,一度有人要求重新选出首席,不过被阁主暂时压下去了,说再看看。现在您回来了,也得赶紧赶回去,迟则生变。”
    舒向晚自然了解这一点,如果有心之人赶在他回去之前就撺掇阁主再选首席,那么即使他回去了,也地位尴尬。
    “那我们等会儿就上路,说来后面还有追兵呢――魔教那边怎样了?”
    明微庭竖起了耳朵。
    陈三燕道:“花潮色也在往这儿赶来,不日就要抵达,所以我们时间还真紧。”
    “裴惊庭怎么样了?”明微庭探头探脑的问。
    陈三燕看了眼舒向晚,待他颔首才回答道:“倒没什么大碍,只是被打得暂时不能行动,恐怕伤势一好也要赶来。”
    暂时不能行动……那该是有多惨啊,花潮色下手真毒,不过好在命没丢,不然明微庭就恨死花潮色了。
    舒向晚唇边浮出一丝笑意,“现在就是赶时间了,我们不能和花潮色正面对上,你准备一下,留一些人分散开吸引他的注意力。”
    陈三燕应是。
    他这回再出来带了不少人,都是舒向晚的心腹,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着他出东来阁,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的,毕竟这个东来阁的阁主,还是舒向晚的师父。
    现在就是这些人发挥做用的时候了,易容成舒向晚一行人的样子,分别逃开,让花潮色目不暇接,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只是因为多了明微庭这个意外,所以易容时又多了一个步骤。幸好唐危这个毒药高手在,他用凤仙花汁将那些人的头发染红,好扮成明微庭,又用黑豆汁染黑明微庭的头发。这样的染色只要不常洗,能保持两三个月不脱,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疯狂的赶路,两三匹马换着乘,连睡觉都是在马上,明微庭觉得自己整个人因为每日马上颠簸,都要散架了。
    以前吧,他觉得骑马挺帅的,特别是在女孩子面前,提缰立马,可装逼了。
    但是这么连续几天下来……一看到马明微庭就想吐!
    等他吐习惯了也就到东来阁了。
    舒向晚肯定还安排了人接应,临近东来阁他们竟然没有遇到暗杀的,顺利到了东来阁大门口。
    就算风尘仆仆,舒向晚还是那么玉树临风,就像只是刚替师门办完事顺利回来一般自然,带着倦意向师父师叔师伯各长老问好。
    “辛苦了,向晚。”华阁主拍拍舒向晚的肩膀,一脸欣慰。
    其他这个那个师叔伯也酸溜溜的道:“不愧是首席弟子,我们东来阁的骄傲啊。”
    “恭喜啊,向晚师侄。”
    也不知是谁小声说了句:“麒麟呢?”
    这话说的声音虽然细如蚊呐,但在场的都是什么人?立时就安静了,静的掉根针都能发现。
    对呀,麒麟呢?
    舒向晚这回出去的任务可是把麒麟卵带回来,但是事到一半,江湖上已有确切传闻,麒麟卵被孵化了,所以带回来的应当是一头小麒麟呐。
    神兽,神兽!
    这回东来阁的地位可要更稳固了,舒向晚的地位,也要更稳固了!大家可没忘了注意他身旁还有个号称百年一见的天才,唐门少主唐危。
    舒向晚微微一笑,“此事,事关重大,向晚希望能和师父单独商议。”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长老捻了捻那把白胡子,“连……我们也不行?”
    舒向晚低头,“此事确实太过重大,不是向晚信不过长老们,但确实要和阁主商量,才能由他老人家决定公不公布出来。”
    他这句话,对华在音华阁主的称呼由师父变成了阁主,就是在推脱,让众人无法对着他发火,毕竟,阁主只有一个,阁主才是一阁之主,一个长老,再怎么辈分高资历老,也不能逾越了不是?
    有人冷笑,“好啊,不愧是我们的首席大弟子,好聪明哪。”
    舒向晚就像被听出他话中的意思一般,恭谨的低头笑道:“师叔谬赞。”
    “哼!”轻轻冷哼。
    一名长老咳嗽两声,“好吧,我们老头子也不是不懂事儿的,你们去商量吧,好了再告诉我们。唉,毕竟我们也半截身子埋进黄土的人了,有些事儿啊,是不归我们管,我们也管不到。”
    这话前面还好,后面就阴阳怪气的,连明微庭这个局外人都受不了了,实在想不通舒向晚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舒向晚领着明微庭和华在音往里面走,又安排人带唐危去住下。
    也有人有异议,不阴不阳的道:“连长老都不能进去,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也能进去?我看他好像连武功也没有呢。”
    舒向晚回头,微笑着看着他,“他和此事有关,才要进去,宵师弟你可是有什么不满?有也不能胡乱说话啊,挑拨我和长老们的关系。”
    那个“宵”师弟慌了,有点怕舒向晚的笑容一般,回过身去,忙不迭的道:“我没有,我没有,我就是随口一问。”
    舒向晚随意的环视了一圈,淡然走开。
    明微庭心中直呼厉害,舒向晚方才一举一动,不愧大家风范,进退有度,最重要的,他简直就是笑里藏刀的典型代表!就是这么淡淡的笑着看着那人,就把他吓得说不出话来了,笑面虎,真正的笑面虎啊,这当伪君子,可也是要有技巧的!
    第三十二章
    “你是说,麒麟吞食了朱果之后,就变成了……他?”华在音满脸不可思议,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在没有亲眼见证的情况下立即相信这种事情的。
    “对,”舒向晚点头,“弟子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假,起初我也觉得很难以置信,但转念一想,连麒麟都可能出现在世上,又为什么不能出现麒麟化人呢。”
    华在音看着明微庭,沉着脸想了半天,“难怪祖师留下的遗言说神兽终究会回到东来阁,在外辗转一年余,终是回来了。好吧,他……会些什么?”
    舒向晚道;“吃,睡。”
    明微庭大怒,“你说什么!”
    什么叫会吃喝睡啊?虽然武功没了,他……他还会喷火!能烧死蚊子!还会和动物沟通!
    华在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么没用?”随即他就平复好了,“这样也好,向晚,毕竟你接触的多,而且这东来阁日后也是你的,你就好好……招待一下麒麟。”
    舒向晚听了这句话,和华在音心照不宣的对视,笑道:“多谢师父,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然后华在音道:“向晚啊,你来说说,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舒向晚道:“现在麒麟是众矢之的,但好在只有我们知道麒麟化人了,弟子的想法,是对外宣布麒麟掉下山谷后,就了无踪迹,咬定这一点不放,谅也无人敢说什么。”
    “这确实是一个办法,”华在音道:“但是魔教会甘心吗?”
    舒向晚一笑,“这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可能是明微庭在场,华在音也没说什么了,好像是暂时把这事放了下来。其实他们的想法,本来是将麒麟卵,或者是麒麟接回来,继续奉为镇阁之宝。但现在麒麟化人,而且明显有自己的思想,不愿意到东来阁,那再把他奉为镇阁神兽,就不大可能了,容易出乱子。
    到时若是明微庭逃跑,对于东来阁的百年声誉,可是不可估量的打击。所以还不如先宣称麒麟掉下悬崖后不知踪迹,也不说死了,留个转圜的余地。
    他们出去后,外面还等候着东来阁的头头脑脑。
    华在音一挥手,沉着脸道:“魔教的人一路追杀向晚,至一悬崖处迫得向晚跳崖,神兽坠崖不知踪迹,我们务必全力追寻,同时昭告江湖,悬赏寻回麒麟,并严厉谴责魔教的行为。”
    说完许久,才有人干巴巴的问:“那舒向晚带回来的两个人呢?”
    华在音脸色舒展开,拉过明微庭的手,“唐少主乃是向晚请回阁做客的,是我们东来阁的客人,定不能怠慢。而这个,就是我们自己人了。”
    自己人?这是哪门子的自己人啊。
    华在音面不改色的扯道:“这是先阁主曾经的挚友之子,乃是异域人士,此番来投奔,路上意外在悬崖下救了向晚一命。两番情谊相加,虽然先阁主已然不在,但我还是要替先阁主照顾他。我替先阁主收其为徒,日后此子就是我的师弟了。”
    有人提出异议,“他哪里像异域人士了。”
    舒向晚抢答道:“小师叔自幼一头红发,到了中原常被无知百姓认作山精妖怪,多有不便,是唐少主用秘方为他染发,所以看起来像是中原人士。”
    明微庭心里暗自啐这师徒俩,个顶个的撒谎不眨眼。
    华在音沉声道:“不要说那么多了,反正这就是我师弟了,名唤花庭。花师弟,我命向晚好好照顾你,有什么不便尽管直说,这就是你家。”
    舒向晚一捏明微庭的手,明微庭强笑道:“多谢……师兄。”
    这算不算认贼作父啊……若是让他那几个教他轻功的师父知道他竟然进了东来阁,辈分还这么高,非揍死他不可。
    华在音道:“好了,你们都散了吧,向晚好好安排你小师叔。”
    众人轰然散去,三五成群的走开,阁主商量完事,也该他们各自去商量了。
    此时,华在音忽然捻须看着明微庭,“嗯,我总觉得花师弟眼熟,果真是因为花师弟究竟是我们东来阁的人啊,我幼时还曾见过你呢。”他指的的自然是小时候见到麒麟卵。
    明微庭在心中道:哪里是你幼时见过我,分明是我幼时见过你啊。这说来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明微庭幼时曾化名来过东来阁,也曾见过华在音,只是那是多年前的事情,华在音记不清楚也不奇怪。
    “小师叔,今日起,你就住在这里了。”
    明微庭一听他毕恭毕敬的喊自己小师叔就起一身鸡皮疙瘩,揉着手臂看这房间,“我怎么觉得这房子有人住的啊?”
    舒向晚理所当然的道:“对啊,是有人住。”
    “你们怎么给我个别人的房子啊。”
    舒向晚笑吟吟的道:“这就是我的房间啊,你日后就和我睡在一起了。”
    明微庭瞪大了眼,“不是吧,你们东来阁这么穷?穷到只能两个人睡一块儿?”
    “当然不是,”舒向晚道:“师父让我安排,我想着你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和我睡一块儿,我才能放心啊。”这句话的含义,就是舒向晚堤防着明微庭会逃跑,还是有他时刻看守着才好。
    明微庭也懂了他话中的意思,皮笑肉不笑的道:“这样……恐怕不好吧……”
    舒向晚道:“我觉得很好啊,我这张床挺大的,睡两个人绰绰有余,你就不必和我客气。”
    明微庭苦着脸道:“不行啊,我晚上打呼磨牙流口水。”
    舒向晚笑道:“我晚上怕冷。”
    明微庭一愣,然后舒向晚就捏着他的下巴道:“就这么决定了,不必多言。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师叔的,东来阁大,我怕您走丢了呢。”
    明微庭看着他,磕磕巴巴的道:“这……”
    “没什么可‘这’的了,”舒向晚盯着他,眯着眼道:“从此以后,如无意外,你就会一直是东来阁的弟子,明天开始,我教你剑法。”
    明微庭心里一凉。
    完了,这就成了东来阁的人了。
    舒向晚这样子还真的就是要日日夜夜寸步不离的看着他啊!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这可怎么办,有舒向晚跟着,他怎么可能找得到机会逃跑!
    要不就留在这儿跟他练剑,练到有朝一日剑道大成光明正大的杀出去?呃……按照他在剑术上的天赋来看,可行性不高。
    那可怎么办啊,除非裴三哥来救他了!
    可裴三哥哪里知道他在这儿啊……诶?明微庭眼睛一亮,之前在魔教的时候,三哥也不知道啊,他是怎么知道的来着?
    ……阿花啊!
    第三十三章
    “我在东来阁……速来。”舒向晚真的是一步都不离的跟着明微庭,明微庭好不容易才找到空当草草写了一行字,卷起来交给阿花。
    “阿花,这次拜托你了,一定要找到我三哥!”
    阿花蹦蹦跳跳的道:“这不是为难我吗?你又不知道你三哥在哪,我怎么找呀。”
    明微庭也为难啊,“这……你先去啊,顺着从魔教到这儿来的那条路好好找,一定能找到,我相信你

分卷阅读8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