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神受江湖 作者:桃宝卷

分卷阅读16

      起忙道:“儿子你别怕,他是不是欺负你了?我们就杀了他好了。”
    “不要!”明微庭脱口而出。
    韩雁起脸顿时一沉,他方才留了个心眼,出言试探,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还真不是没那意思……
    明微庭摸摸脸,讪讪道:“爹,你们就别为我操心了,他没欺负我的。”
    “那你就是要和他在一起了?”韩雁起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没有没有!”他不过是不想让爹杀了花潮色啊,明微庭忙不迭的否认,又惹来花潮色刀子一般的目光。
    这时一直沉默的舒向晚忽然一笑,“伯父,我看小庭恐怕是因为有痛处拿捏在花教主手里呢。”
    韩雁起也想起来,怒道:“不是向晚提醒我还忘了,快将我儿子的身体交出来!”
    花潮色怒视舒向晚,舒向晚坦然一笑。
    “哼。”花潮色眼一眯,“好啊,我把那尸体还给几位,但是你们要拿小庭和我还,以后他就是我的人了。”
    “想的美!”韩雁起骂道,他被这小子气不过,“我儿子要嫁……不对,要娶也不娶你!一定不娶!你死了这条心吧,我看向晚这孩子真是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舒向晚得了夸奖,还十分谦虚的道:“伯父过奖,向晚日后若有幸嫁进明家,定当恪守妇道,孝顺公婆,好好照顾小庭。”
    ……
    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花潮色觉得这人真是没皮没脸到极点了!
    明微庭险些吐血,他现在口中若有茶水,定要尽数喷出来。太阴险了,舒向晚这人太阴险了!
    偏偏韩雁起心里高兴,越看舒向晚越觉得真是生得又好性格又好,还很尊敬长辈,武功也好,真是天生佳妇啊,小庭那样不着调的人正要这么一个贤妻来管着!
    这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花潮色性子太硬,一时又没转过来,不然凭他的条件,怎么会比舒向晚差呢。
    所谓相由心生,韩雁起对花潮色印象不好,更不喜欢自己儿子被人压,就愈觉得花潮色面目可憎,看,眉心还有朱砂痣,唇又薄,一观面相就是桃花泛滥,风流……不对,下流之人!下流也就罢了,身上还没个名器呢,说不得迟早肾虚!
    想着想着韩雁起就越发开心,“小庭啊,你看,爹给你寻了个这么好的媳妇儿,你也别想着到处采花,找什么天下第一美人了。我看向晚就很不错啊,你还是早些成家立业的比较好,不是我说,做淫贼真没什么前途。爹当年也遇见过一个号称江湖第一采花贼的家伙啊,叫什么飞天遁地小明鬼,呐,被你齐叔叔杀掉了,死的可惨了……”
    他说着就拉过舒向晚,道:“你家中似乎没有长辈了,到时提亲就向你师父提吧?”又转向明盛兰,“盛兰,这事我们赶紧操办了得了。”
    韩雁起不喜欢花潮色,又察觉儿子并非无意,一心想赶紧娶个逞心如意的儿媳妇,他着调也就罢了,明盛兰还十分纵容,“嗯,你高兴就好。我与华阁主也有些交情,不日上门提亲。”
    舒向晚连忙低头做乖媳妇状。
    “……”明微庭吐血,这……这到底谁是谁儿子啊?
    花潮色气得一拍身旁的马车,内劲贯掌,“e”一下那马车就七零八落了……
    韩雁起吓了一跳。
    苏良辰抓住时机挑动,“还想动手呢?师弟小心。”
    明盛兰立即进入备战状态。
    一时间剑拔弩张起来。
    “误会误会……”终于得了消息的大长老用轻功蹿了过来,落在花潮色身前,满面笑容的道:“这都是误会啊,贵客远到,有失远迎,多有得罪了,还请见谅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韩雁起性子本就不刻薄,只是心焦儿子罢了,当下这边几人都缓了脸色。
    大长老一手一个,拉着花潮色和明微庭走到韩雁起他们面前,“明大人,多年不见呢,没想到咱们这一见面就是大喜事啊。”
    明盛兰不动声色的一挑眉,“哦?喜事何来?”
    “自然是这两个孩子啊。”大长老笑呵呵的指着花、明二人道,“潮色是我看着长大的,脾气是倔了点,你们不了解他,难免有些误会。这两个孩子感情可是好到都睡一张床啦,这亲事啊,是结定了。”
    韩雁起脸色顿时一变,他这时也注意到了明微庭脖子上的痕迹,床都上了?儿子被吃了?!
    大长老人精一个,不急不缓的接着道:“就等着贵府提亲,我好将潮色嫁出去啊。”
    “……什么?”不止是韩雁起,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舒向晚脑子飞快转动,啧,这么看来他还不算最不要脸的呢。
    韩雁起半晌才干巴巴的道:“恐怕贵教教主不大情愿下嫁呢……”他加重了“嫁”那个字。
    “怎么会呢,”大长老偷偷捏了把花潮色,“这潮色都是小庭的人呢,怎么能不嫁呢。”
    韩雁起大惊失色,“什、什么?不可能吧?小庭在上面?”
    花潮色还是没舒向晚那个脸皮,冷声道:“我在上面!”
    韩雁起:“我说呢……”
    “咳,且慢,”大长老摸摸胡子,“这个嘛……哈哈,老朽不要脸问一句,阁下和明大人,可是阁下在上?”
    韩雁起憋了半天,怎么也说不出“我是在下面”这句话来,“这、这么说……”
    大长老一抬手,止住他的话头,“小孩子脸皮薄,阁下就不要再说啦。”
    “哈哈,果真是这样吗?”韩雁起脸色一下子好了很多。
    大长老不动声色的戳了花潮色一下。
    花潮色在明微庭呆滞的目光下低下了头,俨然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
    韩雁起现在看花潮色果然顺眼多了,相貌还是很俊秀的,先前以为他脾气太烂,原来是死要面子啊!
    理解,太理解了!
    第五十九章
    韩雁起脸色一缓下来,局面就好看多了,明盛兰他们也完全放松,不再剑拔弩张的。只是花潮色的脸色可不是非常好看,隐隐还带着黑色呢。
    明微庭则是肚子都要笑破了,面上还要撑着一本正经的样子。
    韩雁起再次打量了花潮色一下,“不错。”
    大长老笑呵呵的道:“几位,不如我们,进去谈?”
    韩雁起长笑道:“好好好,咱们进去谈,说不得要叨扰一番了。”
    “哪里哪里。”一行人互相谦让着上了魔教总坛。
    路上明盛兰一招手,“微庭,过来。”
    花潮色本不愿放这家伙走开,无奈怎好和岳父作对,特别是明微庭过去前还小人得志的冲他乐,“娘子。”
    花潮色挑眉,想着晚上非得让他明白谁是“娘子”。
    这边大长老也借机和他说起话来,“教主,待会儿你可压着些脾气,别让人家长辈不舒服了。”
    花潮色皱了皱眉。
    大长老急了,“那还有个舒向晚呢!”
    花潮色微微诧异的看着他。
    大长老抚着白花花的胡子,咳了一声,“我看着麒麒那孩子也是好的,你若能在明家人面前压舒向晚一头,那和麒麒的事八成就成了。一个明家,可是不比麒麟卵的意义差啊。”大长老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最重要的事,你对麒麒的心思。”
    花潮色心中一动,他知道大长老这辈子对魔教忠心无比,事事着想,但待他也是至诚,当做了子侄,此事可谓一本万利,两全其美,怎么会不促成呢。
    大长老说的不错,虽然明微庭的家人、靠山到了,利用麒麟,让他当坐骑什么的那是不可能了,但若能和明家结亲,也是一点不差的。
    花潮色盯着那边正在和韩雁起谈笑风生的舒向晚,冷笑一下,恐怕舒向晚打的也是这么个主意,端看谁手段更高了。
    心念一动,花潮色又凝神听明盛兰和明微庭讲话。
    这父子两个说话也没特意压着声音,或者明盛兰也存着把这话说给花、舒二人听的意思。
    “你看上哪一个了?”明盛兰十分直白的问了出来。
    明微庭噎了一下,嘟哝道:“你怎么不问哪个欺负得我更厉害……”
    明盛兰轻笑,“要杀掉你也不愿意,问看上了谁你也不说。”
    明微庭恼怒的道:“爹,我可是你儿子。”他加重了“儿子”两个字。
    明盛兰严肃的道:“我当然知道,你忘了你扬州那堆相好了?”
    明微庭僵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才大家都还在谈笑风生,空气却忽然凝滞了一下,仿佛有一瞬所有人都安静了,然后恢复正常……
    他都不敢回头看花潮色的脸色,讪讪的道:“往事莫提。”老爹真是害人不浅啊,他哪有一堆那么多,还相好,不过是露水因缘嘛。
    裴惊庭正色点头,“嗯,不用提了。”
    明微庭不解的看向他。
    只见裴三微微一笑,“有小庭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还怕你生我气呢,其实哥一直觉得你还小,怎么可以太近女色。所以在你失踪的日子里,为兄就奉父命以你的名义和几位姑娘断干净了。”
    ……看来是憋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说这事儿的啊。
    明微庭:“哪个父命……”
    裴三哥惯来不会说谎的,便巴巴的看向了韩雁起。
    明微庭没想到竟然是他,毕竟他这位父亲比那一位开明多了。
    韩雁起板着脸道:“怎么,你这边还有两个呢,还想开后宫不成?”你老子都没能坐拥各大极品名器,你小子还敢妄想?
    明微庭恹恹的摇头,也没心情去追问了。因为他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而且是很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说的事情。
    也就是关于他身体的变化之事,韩雁起就是个中高手,问他最合适不过了。
    不过明微庭远远低估了某人无耻和不要脸的程度!有句话说得好,不要脸才能娶到媳妇儿……
    只见花潮色状似不经意的道:“我听说两位伯父从前是在扬州时花楼?”
    这事在江湖上也不是什么隐秘,何况眼前这个还是儿媳妇候选人,所以韩雁起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舒向晚含笑道:“怎么,莫非花兄在那儿有老相好,要托伯父问吗。”
    这挑拨的手段真低级,不过舒向晚一副开玩笑的样子,谁也不好计较。
    花潮色云淡风轻的道:“没有,不过是有些闺阁之事想问问伯父。”
    舒向晚的微笑一下子僵了。
    明盛兰的表情也有一点凝固,这位“儿媳妇”还真是……不拘小节啊……
    韩雁起刚想说这种事我们是不是私下谈比较好,苏良辰就抢先一步道:“说吧。”
    花潮色方才问的是他们二人,所以说苏良辰答倒也没什么错,韩雁起只能一脸郁闷的看着师兄那副看好戏的样子。
    花潮色十分谦恭的、严肃的道:“是这样的,最近晚辈发现,晚辈在和小庭行房之后,功力竟然有所增长,第一次更是突破了旧境,晚辈百思不得其解下想,或者前辈能解惑?”
    …………
    解你个头啊!
    明微庭在心底咆哮。
    他早该知道的,花潮色那日看了他得知自己身上可能有名器的反应之后,怎么会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就不追问了。时花楼、名器什么的对于花潮色来说,只要想知道,就决定不会是秘密。
    ……你太毒了!
    震惊的不止是韩雁起,在场除了舒向晚和大长老,都明白花潮色话中意思的,是以惊讶,而舒向晚却是因为被情敌抢占先机而又惊又怒。
    明盛兰、裴惊庭父子都怒目看花潮色,以表示对他这种大庭广众下在人家父兄面前聊房事的放荡行为的严重不满。
    韩雁起和苏良辰则对视一眼,不可思议的道:“不可能吧……就算小庭是……我怎么会没看出来?”
    苏良辰皱眉,“难道是像杨意一样?”没有看出杨意身上那个特殊的名器可是他的人生最大遗憾,现在难道要告诉他,这个遗憾可以变成两个?
    “……不对,”韩雁起忽然也皱起了眉,“你说……你功力增长?”
    花潮色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不妙,但还是点了头。
    “那你的功力呢?”
    明微庭垂头丧气的道:“没有。”他现在这幅身体重练的内力,因为时间太短,基本可算没有了。
    韩雁起的脸上瞬间阴了下来,“我还没听说过哪样名器是受者得好处而身怀名器者得不到半点好处呢……是在下见识浅薄,还是……”
    花潮色愕然。
    再怎么他也想不到这个特殊的行当中自成一体的专业会让大长老的谎话被戳穿,短短时间内,形式天翻地覆的变了两番啊。
    由于花潮色落子失误,看样子舒向晚又要占上风了!
    第六十章
    若详细解释一下,韩雁起之前说的那句话其实可以补充,那个名器指的是名器中的艳壶,也就是受方拥有的名器类型,反之称为“艳戈”。
    按照花潮色的说法,是他自己得到了好处,并且是在和韩雁起上过床之后,也就是说必然他自己没有,是韩雁起有。
    但韩雁起若是怀的是艳壶,那么他上了花潮色,花潮色是断得不到什么好处的,因为既然是艳壶,就只能在下才可反映它的好。
    因此韩雁起断定,方才自己被骗啦!
    就说什么好面子、嘴硬,这个眉心生着美人痣的小子一脸挡也挡不住的煞气,怎么可能会是在下面那一个!也不是说不可能……可不可能这都是看对象,比如这小子若是遇上了韩雁起和苏良辰师兄弟,他若不动武,是必然要在下面的。
    若是遇上了明微庭嘛……
    嘿嘿,韩雁起在心底冷笑,一肚子的恨铁不成钢。
    世界上没有比他儿子更蠢的采花贼了……不,他简直辱没了采花贼这个职业!
    韩雁起万幸他身上没有名器!否则肯定会让他拜入无颜轩门下,那按明微庭的表现韩雁起简直要自杀以谢师门了。
    不过这个姓花的和他那位大长老更可恶啊,还骗人。
    韩雁起太讨厌被骗了,无颜轩无人胆敢欺瞒他,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有人骗他,所以他很不高兴,当场拆穿了。
    这时,韩雁起又斜睨向了舒向晚。
    苏良辰笑意盈盈,也微侧了身子去看舒向晚,“师弟,你终于反应过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里,你早不想想,除了你小儿子,可没有人像是在下方那个的哦。”
    这是大实话。
    明盛兰,杨意,花潮色,舒向晚,裴惊庭,这五人不用说的,就算是苏良辰和韩雁起,要不是实实在在和杨意、明盛兰是一对,站出去不管看起来还是在床上也都不会是在下面那个啊。
    唯有韩雁起的宝贝儿子,原来那副模样眉目俊秀又常常被追杀,还可以称得上皎如玉树,只是换了副身体再化形后,年纪凭空小了不少,身板也瘦弱一些,再加上唇边若隐若显的酒窝,在场人中,可不就他是最像也最容易被压的那个嘛。
    舒向晚脸上万年不变的笑容也僵了一下,然后云淡风轻的道:“伯父,晚辈认为只要真心相爱,上面下面对晚辈来说都无所谓的。”他的意思是,我可爱明微庭了,为了他,就算他再受,我也可以被他压的。
    “咳……”
    一声轻轻的咳嗽。
    韩雁起脸色稍缓了,咳嗽的不是他。
    是杨意。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杨意。
    他咳了一下,然后沉声道:“胡说。”
    明盛兰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舒向晚的笑容再度僵了一下,无可奈何的揉了揉脸,今天僵的实在多,他都有点笑不下去了。
    舒向晚没有说话,因为他没弄懂杨意为什么呵斥他。
    但总有人听懂的。
    苏良辰就背着手看向了杨意,脸上一片阴沉,“我怎么不觉得胡说了。”
    杨意再度沉默了。
    苏良辰哼了一声,瞪他一眼也不再说话。
    韩雁起沉默了,他在思考。
    苏良辰见半晌都没有人说话,笑了笑,“师弟,我觉得还是把兔崽子带回去吧,至于这两个,谁打赢了谁就是你……呵,儿媳妇了。”
    这个提议真恶毒,以花潮色和舒向晚现在的关系,就算不以媳妇儿为奖品,他们打起来也是不死不休的,谁赢了,应当说是谁活下来了。
    明微庭知道他是冲着自己来的,一咬牙,恨恨的道:“我觉得我比较想嫁给你。”
    苏良辰微微讶异的看着他,“你嫁给我你伯父怎么办?”
    杨意的面瘫脸竟然一喜……
    明微庭也有些惊讶,这没皮没脸的家伙不会就势说一句那我们成亲吧……
    苏良辰当然不会,他只是忧郁的抬着脸说:“你们俩不是曾经相爱么……”
    ……
    明微庭脸上蓦地滑下豆大的汗。
    苏良辰面无表情的低头看他,“年龄不是问题,爱情没有距离,是吧?”
    明微庭脸上的汗更多了……
    杨意的脸色也古怪起来。
    看他们这副表情,又想起苏良辰处处针对明微庭,原本不以为意的舒、花二人都猛的提起了心,难道真有其事?!
    怎么可以!这可是啊!!
    若他们的心声说了出来,苏良辰一定会恶毒的回答:当你们和小兔崽子上床时,有没有想过,怎么可以!这可是人兽啊!
    明盛兰不大想听这些乱七八糟的,揉着眉心道:“别扯这些了,扯的也太远了。”
    韩雁起蓦然想起,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儿子这身体怎么会有名器,在不确定他是否能回到原来的身体以前,要保证这具身体的健康安全。
    唉,至于媳妇儿的事,缓一缓再解决。
    韩雁起关心儿子,忙请大长老拨了房间,和苏良辰一起带韩雁起去房间里检查。
    明盛兰和杨意对视一眼,冲花潮色和舒向晚道:“打一架吧。”
    …………
    韩雁起和苏良辰先是问明微庭在床上的详细情况,又绕着他前后左右细看,看脸看手看舌苔,最后把衣服也脱了,一寸一寸肌肤检查,又摸了骨,确定无一处遗漏。
    两人对视一脸,都从对方眼里找到了不解和震惊。
    接着又是问问题,问他在床上每一个步骤和感受,韩雁起还要在他说时逮空教训“笨,难道不会趁他对你xx在xx时xx他的xx么”。
    明微庭痛苦不堪的回忆,有些地方他实在记不大清了。
    最后韩雁起和苏良辰听完了,两大高手想了半天,相视许久,韩雁起才期期艾艾的道:“我们检查了这么久,确定了,你身上根本就没有名器。”
    明微庭失色,“不该啊!怎么会这样?”
    韩雁起皱眉道:“不会错的,以我们两的目力,检查了个通透,虽然花潮色因为你功力上涨,但你身上,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名器的。”
    明微庭一阵黯然,喃喃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第六十一章
    韩雁起和苏良辰再次低声念叨了一会儿,才苦着脸道:“现下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你的麒麟之身,麒麟乃是鸿蒙初判时便存在的神兽了,不过传说中倒真没说人类和麒麟结合会发生什么事,所以,要么就是麒麟一族中的‘名器’不能用人的办法来鉴别,要么,就是神兽之力。”
    这个解释得通!
    明微庭一下子恍悟,他从小受到这方面的熏陶,遇到类似的事情第一个想起的不是自己的麒麟身体,而是自己身怀名器。
    现在听两人一解释,确乎不一定就是名器,倒可能是麒麟一族的天赋本领呢。
    韩雁起苦恼的道:“赶紧让花潮色把你的身体弄来吧,也不知到底能不能恢复。”
    苏良辰凉凉的道:“我看是不大可能了,这事涉及鬼神,不是凡力所及的。”
    韩雁起摇摇头,“既然发生了,应当有解决方法才对,只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啊,说不得到时要四处寻访高人了。”
    魂魄之术,当是道门研究的最多,到时还得去拜访几座仙山啊。
    韩雁起脸色又一转,“儿子,你跟爹说,你和花潮色到底怎么回事?”
    明微庭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我从头说吧,事情是这样……咳,”他斜睨了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看戏意思的苏良辰,“我能就和您说吗?”
    韩雁起板着脸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师兄是你的长辈,他要听有什么不可以。”
    苏良辰接了一句:“除非你们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明微庭脸色青了又白,只好恹恹的继续说,把自己这两年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最后撑着下巴叹气,“就是这样了,虽说他处处想的是为了魔教利用我,但是相处一年多,好歹也看出来他对我倒是不坏的。”
    再说白了,在其位谋其政,如果不是两人关系特殊,明微庭也不会一开始就对他咬牙切齿的,换位想一想,明微庭觉得自己不一定做得比他更厚道。
    苏良辰嗤笑道:“是啊,他每天给你肉吃呢,当然不坏了,可好了。”
    韩雁起皱着眉,“你这感情倒是负责了,又是爱又是恨的。”
    “哪里爱了,”明微庭急赤白脸的道:“恨也够不上啊。”到现在花潮色还真没伤过他呢,大长老更是疼极了他。
    韩雁起挥挥手,“好,不恨不恨,他爱你得了吧。”
    “也没有啊……”明微庭嘟囔道:“你看他和舒向晚是爱我多呢还是爱我的麒麟身体或者背后的势力多呢。”
    韩雁起忧郁的摸摸他脑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
    明微庭一瞪眼,“我哪里傻了?”
    “能问出这句话,说明你还不是一般的傻。”苏良辰感叹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说你小子……怎么光想着人家利用你呢?”
    明微庭还是糊涂。
    苏良辰点醒他,“你看你这委屈劲,老觉得自己委屈是吧?平白无故的遭了罪变成禽兽?你说你当初要是不贪宝贝能变成麒麟吗?你被人利用了又怎么样,你说你还是不是无颜轩出来的人啊,你还是不是采花贼啊?连两个心挂在你身上的人都掌握不好?”
    ……咦?明微庭好像有点懂了。
    韩雁起闷闷的道:“你到现在唯一做到的就是哄得花潮色愿意把身体还给你了吧?”
    苏良辰嗤笑,“你儿子比你还傻,不容易了。”
    韩雁起倒没在意师兄说自己傻的事,他觉得师兄比自己也聪明不到哪里去,无颜轩众多师兄弟不就他们俩被人压了……咳,不分伯仲,不分伯仲啊。他只是对儿子道: “他们利用你是为了自己门派,也无可厚非,就像我们若捡到了个极品名器,还不得好好养起来用啊。你若觉得委屈,这俩人还喜欢你啊,你若是有你师伯一半手段,还不哄得那俩人乖乖跟着你转?”
    明微庭瞪大了眼,总算明白爹的意思了。
    果然是当局者迷,虽然他很不想,但也必须承认,论到玩弄人心,他真是远不如苏良辰了。若早点明白过来……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了!
    仔细想一想,确实啊,花潮色和舒向晚对他真不是纯然的利用,不然他早不知道被扒下几层皮来了。
    ……明微庭忽然有点按捺不住的兴奋。
    韩雁起满意的点头,“傻儿子,你明白过来也好,这事其实长辈也不好插手,你能自己解决再好不过了。这两个都还行,配你是绰绰有余了。”
    明微庭不满的道:“什么绰绰有余了,我在江湖上的名号也是响当当的呢。”
    “对啊,响当当的采花贼,采到最后被人采。”苏良辰毫不客气的嘲笑。
    明微庭不理他,有一招叫挑拨离间,他以前也用过的,也成功了,但功劳并不全然是他的。现在如果加上那什么……那不就更那什么……
    韩雁起哪里知道自己儿子心里的念头,他这儿子被两人欺负了那么多次,就算是他也喜欢那两人,何况他现在还没觉得自己多喜欢那俩人呢,不扳回来怎么甘休。当爹的还在心心念念自己“儿媳妇”到底该是谁呢。“我说,你对他们哪个好感更甚?”
    明微庭开玩笑道:“不如两个都娶回去孝敬您?”
    虽说是开玩笑,明微庭心底竟真的蠢蠢欲动,有了几分期待。这傻狗才没被花潮色镇着多久,就忘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开始意淫花潮色和舒向晚的小脸蛋了。
    可是韩雁起却正色起来连连摇头,一叠声道:“那怎么行,那怎么行。感情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你喜欢谁就是喜欢谁,娶两个,也不怕两个都伤了。”
    明微庭没料到自己看尽风月的爹还这么保守,忙打了个哈哈,“我就是开开玩笑。”
    “你啊……”韩雁起叹了口气,“我们出去好了,你爹和大伯也不知道打的怎么样了。”
    “什么?”明微庭不解,“爹为什么要和大伯打架啊?”
    “不是他们打架,是他们打花潮色和舒向晚。”
    明微庭脸色一下子变了,“这又是为什么啊!”
    苏良辰满脸挪揄,“为了给你选媳妇儿啊,要选个长得好地位高能打又能生的,哈哈哈哈。”
    明微庭满脸鄙夷的看着他,“那我大伯选的可真不好,十多年了你连个蛋也没下出来。”
    “……“重逢以来苏良辰第一次被明微庭哽住了,难得。
    第六十二章
    “对了,”正要出去,韩雁起忽然顿住,道:“有件喜事,我本来还不打算现在办,可是看你这情形不妙,不如冲下喜?”
    明微庭嘿嘿嘿的贱笑,“什么喜事,是我大伯要纳妾吗?”
    苏良辰皮笑肉不笑,“你怎么不说你爹下蛋了。”
    韩雁起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人,“你们真是……唉,小庭你这么久没回来,都不知道,你四哥和五哥要办喜事了。”
    明微庭惊喜:“那真不错,双喜临门啊,都娶得哪家小娘子啊。”
    “呃……不是小娘子。”韩雁起看着儿子兴奋的样子,觉得自己的答案可能会让他失望了,吞吞吐吐起来。
    “不是小娘子,那肯定是谁家公子了吧……”明微庭叹了口气,“这是我们家开明得很,不然哪家能受得了这种事儿啊。”他也是有所感触,他爹,他父亲,他大伯,他师伯,他四哥五哥,加他……全他妈断袖啊!
    “这……”韩雁起的脸忽然泛红起来,觉得自己家怎么那么禽兽,真不好意思说话了。
    “怎么了?”
    韩雁起低声赧然道:“就是……这事儿比你想的还要……”
    苏良辰看得忍俊不禁,“还是我来说吧,不是你四哥五哥娶人或者嫁人,是你四哥嫁给你五哥。”
    明微庭;“……??!”
    ……
    明微庭抽着嘴角道:“开……玩笑?”
    韩雁起沉重的摇头,对苏良辰道:“师兄啊,你说……我是不是没做成一个好父亲啊。”
    苏良辰不耐道:“他俩又不是亲兄弟,就算是又怎么样啊。”
    明微庭木然道:“是啊,还好不是亲兄弟……”
    苏良辰又指着他笑道:“看你那熊样,你不记得了,你小时候,大家就说过,最好自产自销,内部解决。那时候就是把你四哥配给你五哥,把你配给你三哥,你二姐配给你大姐。”
    明微庭看着韩雁起:“……”爹!原来你!你们!
    韩雁起羞愧难当,“就是开个玩笑,也没想当真啊。”
    明微庭没话说了,嘟囔道:“走吧走吧,怎么是我配给三哥不是三哥配我,我从小就看起来那么弱?……”
    ……
    一出去就看到明盛兰、花潮色、杨意、舒向晚两两捉对打得起劲,比起身经百战又内力深厚的前辈们来说,花、舒二人虽然一时半会输不了,但明显不如前辈那样游刃有余。毕竟他们还有一个顾忌:不好对娘家人下狠手啊。
    苏良辰看这四人恐怕打到天黑也不一定分出胜负,便道:“都停了吧。”
    杨意听老婆一喊,立马收了手,舒向晚一拱手,微笑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分卷阅读16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