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⒙còм 被吃了… 高H (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Pò-⒙còм 被吃了… 高H (简加繁)

      简——
    还是得不到回应,梁远将她横抱起来,往院子后面走。徐苒吓的搂住他脖子,“喂!去哪里啊!放我下来呀!”
    梁远嘴角一抹邪笑,“给过你机会的,你不答应我就只能用我的办法了。”
    徐苒看着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梁远,有点呆。“你…你要干嘛?”
    梁远低头看她,眼神里赤裸裸的欲望毫不掩饰,“干你。”
    “……”徐苒想哭,她没做什么啊,甚至感觉到他硬了都不敢在他怀里动,就怕引火烧身。可是就这样他怎么也…说好乖巧可爱的小学弟呢?
    院子再往后面去,有一家民宿,木质的门看着很古典,前台看见梁远立马迎上来,“梁先生您好,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并双手递上房卡。
    梁远示意徐苒接,徐苒不愿意。他只好用抱着徐苒腿弯的那只手接过房卡。另一只手在徐苒腋下,使坏的捏了一下。徐苒被痒得一抖。
    民宿只有三层,没有电梯。梁远抱着徐苒上了3层的楼梯,大气都不喘一口。用房卡刷开门,也不插卡开灯,直接把徐苒抵在门上吻了起来。
    徐苒还在他怀里,只能紧紧抓着他的领子,承受他狂暴的吻。
    梁远鼻息很重,一下下的打在徐苒脸上,让她脸热的红扑扑的。
    良久才放开徐苒,将她放下来,把手里的房卡插到卡槽,房间里的灯立刻就亮了。
    房间是被刻意布置过的,粉色的爱心气球飘在空中,圆床上用玫瑰花瓣摆成了爱心形状,爱心中间放了一瓶红酒。地上也都是玫瑰花瓣。
    虽然很俗套,但是徐苒还是被感动了。她自己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来肉文这边啪过的三个男人都是直接要她。这是第一次被用心的对待。
    以往都是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情节,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还没来得及感动三秒钟,身体就又被梁远抱起,一把扔到床上,男人高大的身体也随之压上来了。
    他问,“喜欢吗?”
    徐苒没法摇头。
    梁远嘴角一勾,压低声音说,“本来这都是给你准备的,可是你不领情。”一边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一边说,“那我就只好粗暴一点了。”
    徐苒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不是吧…又要被强上了…
    梁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领带,把她的手捆在一起,看她瞪着眼睛扭动身体想逃脱这个束缚,梁远轻笑了一声,将她的衬衫解开,露出黑色蕾丝胸罩和饱满的乳房。
    已经不是那个早上瞄一眼就脸红的男生了,梁远眼里闪过惊艳,伸出手掌罩上乳房,感受到一团绵软在手心,梁远忍不住抓了抓,发现更软了,弹性十足。仿佛一个找到好玩具的小孩,也不解开胸罩,就这样玩弄了起来。毫无章法的揉捏,让徐苒有点疼,却又感觉有点爽。書菂囘ㄖ寸卜覀忘嘞ㄐㄡ藏んàǐTàИɡSんúЩú(海棠書箼)點CǒΜ
    徐苒忍不住吐槽,这身体就是个抖M吧!
    玩够了,梁远将胸罩解开,看着跳出来硕大的奶子,眼里欲望更深了。粉色的乳头已经挺立,仿佛在无声的邀请他。
    既然是邀请,那他就不客气了。
    低头含住乳头,嗯,就是她的味道,香香的。忍不住用力的吸吮起来,徐苒发出小猫一样的呻吟,“呃啊…轻点…”
    结果换来的是更用力的吸吮,仿佛是要将她的乳头吃下去。梁远另一只手把玩着另一边乳房,吸了好一会儿才放开这个红肿的乳头去吸另一个。
    男生还是有点青涩,只知道围着两个乳房转。徐苒下身已经湿了,小穴里有点空虚,难耐的蹭了蹭大腿,却说不出口让男生疼爱她。
    梁远发现了她的小动作,直起身分开她的大腿,摸到内裤,已经湿了一小块了。“这么敏感吗?”轻笑着拉下内裤,花穴和布料之间黏着一根银丝,粉嫩的小花瓣像在呼吸一样,还起伏着。梁远一下子笑不出来了,只觉得下身肿痛的厉害。
    “好美。”伸出一根手指慢慢分开阴唇,里面的嫩肉颜色更粉嫩,一个小小的洞眼暴露在他眼前。
    着迷一般低下头去亲吻花穴,高挺的鼻尖蹭到阴蒂,徐苒叫出声,“啊!不要…那里…”梁远不听,伸出舌尖舔舐,嫩肉特别敏感,一直轻颤着,收缩着。“好甜…”一股爱液流了出来,梁远全部吞进嘴里,还想要更多,将舌头伸进那个小洞,紧致有弹性的洞口,他宽大的舌头钻了进去,就被吸的紧紧的。
    汗水从额头滴落,鼻尖闻着她私处的芬芳,舌尖品尝她甜美的液体。梁远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
    舌尖往里挤,里面火热的媚肉使劲缴他,梁远觉得他可能要爆炸了,鸡巴胀的发痛。
    不能忍了,起身将裤子脱下,深蓝色四角内裤的裆部鼓鼓的,拉下内裤,硬邦邦的一根肉棒跳了出来。
    徐苒被舔得快到高潮了,结果男人突然离开了。被折磨的难受至极,徐苒眼含水光,手被束缚在头顶,巨乳挺立,难耐地扭着身子,娇声喊,“梁远…我好难受…”
    梁远手握肉棒在洞口蹭了些液体,再在肉棒上抹匀。喑哑着问她,“你是第一次吗?”
    徐苒摇头。“给我…进来…”
    梁远将肉棒顶了进去,“不是更好,我也不用怜惜你了。”巨大的蘑菇头被卡住,梁远的脸都胀红了,里面太紧了,哪怕有很多水,还是进不去。
    “不是处怎么还这么紧…你要夹断我吗?”梁远一只手去揉她胸,一只手在底下玩弄她的阴蒂。
    “哦…啊…那里…不要碰…”上下都被刺激着,再加上小穴里瘙痒极了,徐苒又爽又难受。阴道里又流出一股淫水。
    蘑菇头感觉到前方路畅通了点,于是拼了命地往前冲。
    “啊梁远…太粗了…”徐苒眼泪都出来了,这肉棒怎么这么粗大,进来得尤其艰难。
    “比你以前的男人都大是吗?”梁远咧嘴一笑,很是得意,下身的小兄弟神气十足的又鼓了一圈。
    前面进不去了,梁远也不蛮干,就这样浅浅的抽插起来,大龟头进进出出,也有很强烈的快感。
    可是这样一来,小穴里更痒了…徐苒将腿张到最大,脚尖蹭着男人结实挺翘的臀,“再进来点…我要…”
    梁远都要喷火了,没看见他忍得很辛苦吗,这妖精还勾引他。把细嫩的双腿折到她胸前,梁远重重往下一压,有徐苒小臂长的肉棒就这样插进去了。
    “啊——要死了!好深…”徐苒尖叫出声。
    梁远没绷住,射了。滚烫的精液喷射在小腹里,徐苒也到了高潮。
    梁远脸黑如锅底,低下身狠狠咬住女人还在喘息的唇。妖精,就是妖精,一下就把他的处男精吸出来了。
    繁——
    還是得不到回應,梁遠將她橫抱起來,往院子後面走。徐苒嚇的摟住他脖子,“喂!去哪裏啊!放我下來呀!”
    梁遠嘴角壹抹邪笑,“給過妳機會的,妳不答應我就只能用我的辦法了。”
    徐苒看著像變了壹個人壹樣的梁遠,有點呆。“妳…妳要幹嘛?”
    梁遠低頭看她,眼神裏赤裸裸的欲望毫不掩飾,“幹妳。”
    “……”徐苒想哭,她沒做什麽啊,甚至感覺到他硬了都不敢在他懷裏動,就怕引火燒身。可是就這樣他怎麽也…說好乖巧可愛的小學弟呢?
    院子再往後面去,有壹家民宿,木質的門看著很古典,前台看見梁遠立馬迎上來,“梁先生您好,房間已經准備好了。”並雙手遞上房卡。
    梁遠示意徐苒接,徐苒不願意。他只好用抱著徐苒腿彎的那只手接過房卡。另壹只手在徐苒腋下,使壞的捏了壹下。徐苒被癢得壹抖。
    民宿只有三層,沒有電梯。梁遠抱著徐苒上了3層的樓梯,大氣都不喘壹口。用房卡刷開門,也不插卡開燈,直接把徐苒抵在門上吻了起來。
    徐苒還在他懷裏,只能緊緊抓著他的領子,承受他狂暴的吻。
    梁遠鼻息很重,壹下下的打在徐苒臉上,讓她臉熱的紅撲撲的。
    良久才放開徐苒,將她放下來,把手裏的房卡插到卡槽,房間裏的燈立刻就亮了。
    房間是被刻意布置過的,粉色的愛心氣球飄在空中,圓床上用玫瑰花瓣擺成了愛心形狀,愛心中間放了壹瓶紅酒。地上也都是玫瑰花瓣。
    雖然很俗套,但是徐苒還是被感動了。她自己是沒有談過戀愛的,來肉文這邊啪過的三個男人都是直接要她。這是第壹次被用心的對待。
    以往都是在電視劇裏看到的情節,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還沒來得及感動三秒鍾,身體就又被梁遠抱起,壹把扔到床上,男人高大的身體也隨之壓上來了。
    他問,“喜歡嗎?”
    徐苒沒法搖頭。
    梁遠嘴角壹勾,壓低聲音說,“本來這都是給妳准備的,可是妳不領情。”壹邊溫柔地摸了摸她的臉,壹邊說,“那我就只好粗暴壹點了。”
    徐苒心裏壹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這…不是吧…又要被強上了…
    梁遠不知道從哪裏拿出壹根領帶,把她的手捆在壹起,看她瞪著眼睛扭動身體想逃脫這個束縛,梁遠輕笑了壹聲,將她的襯衫解開,露出黑色蕾絲胸罩和飽滿的乳房。
    已經不是那個早上瞄壹眼就臉紅的男生了,梁遠眼裏閃過驚豔,伸出手掌罩上乳房,感受到壹團綿軟在手心,梁遠忍不住抓了抓,發現更軟了,彈性十足。仿佛壹個找到好玩具的小孩,也不解開胸罩,就這樣玩弄了起來。毫無章法的揉捏,讓徐苒有點疼,卻又感覺有點爽。
    徐苒忍不住吐槽,這身體就是個抖M吧!
    玩夠了,梁遠將胸罩解開,看著跳出來碩大的奶子,眼裏欲望更深了。粉色的乳頭已經挺立,仿佛在無聲的邀請他。
    既然是邀請,那他就不客氣了。
    低頭含住乳頭,嗯,就是她的味道,香香的。忍不住用力的吸吮起來,徐苒發出小貓壹樣的呻吟,“唉啊…輕點…”
    結果換來的是更用力的吸吮,仿佛是要將她的乳頭吃下去。梁遠另壹只手把玩著另壹邊乳房,吸了好壹會兒才放開這個紅腫的乳頭去吸另壹個。
    男生還是有點青澀,只知道圍著兩個乳房轉。徐苒下身已經濕了,小穴裏有點空虛,難耐的蹭了蹭大腿,卻說不出口讓男生疼愛她。
    梁遠發現了她的小動作,直起身分開她的大腿,摸到內褲,已經濕了壹小塊了。“這麽敏感嗎?”輕笑著拉下內褲,花穴和布料之間黏著壹根銀絲,粉嫩的小花瓣像在呼吸壹樣,還起伏著。梁遠壹下子笑不出來了,只覺得下身腫痛的厲害。
    “好美。”伸出壹根手指慢慢分開陰唇,裏面的嫩肉顔色更粉嫩,壹個小小的洞眼暴露在他眼前。
    著迷壹般低下頭去親吻花穴,高挺的鼻尖蹭到陰蒂,徐苒叫出聲,“啊!不要…那裏…”梁遠不聽,伸出舌尖舔舐,嫩肉特別敏感,壹直輕顫著,收縮著。“好甜…”壹股愛液流了出來,梁遠全部吞進嘴裏,還想要更多,將舌頭伸進那個小洞,緊致有彈性的洞口,他寬大的舌頭鑽了進去,就被吸的緊緊的。
    汗水從額頭滴落,鼻尖聞著她私處的芬芳,舌尖品嘗她甜美的液體。梁遠從來沒有這麽興奮過。
    舌尖往裏擠,裏面火熱的媚肉使勁繳他,梁遠覺得他可能要爆炸了,雞巴脹的發痛。
    不能忍了,起身將褲子脫下,深藍色四角內褲的裆部鼓鼓的,拉下內褲,硬邦邦的壹根肉棒跳了出來。
    徐苒被舔得快到高潮了,結果男人突然離開了。被折磨的難受至極,徐苒眼含水光,手被束縛在頭頂,巨乳挺立,難耐地扭著身子,嬌聲喊,“梁遠…我好難受…”
    梁遠手握肉棒在洞口蹭了些液體,再在肉棒上抹勻。喑啞著問她,“妳是第壹次嗎?”
    徐苒搖頭。“給我…進來…”
    梁遠將肉棒頂了進去,“不是更好,我也不用憐惜妳了。”巨大的蘑菇頭被卡住,梁遠的臉都脹紅了,裏面太緊了,哪怕有很多水,還是進不去。
    “不是處怎麽還這麽緊…妳要夾斷我嗎?”梁遠壹只手去揉她胸,壹只手在底下玩弄她的陰蒂。
    “哦…啊…那裏…不要碰…”上下都被刺激著,再加上小穴裏瘙癢極了,徐苒又爽又難受。陰道裏又流出壹股淫水。
    蘑菇頭感覺到前方路暢通了點,于是拼了命地往前沖。
    “啊梁遠…太粗了…”徐苒眼淚都出來了,這肉棒怎麽這麽粗大,進來得尤其艱難。
    “比妳以前的男人都大是嗎?”梁遠咧嘴壹笑,很是得意,下身的小兄弟神氣十足的又鼓了壹圈。
    前面進不去了,梁遠也不蠻幹,就這樣淺淺的抽插起來,大龜頭進進出出,也有很強烈的快感。
    可是這樣壹來,小穴裏更癢了…徐苒將腿張到最大,腳尖蹭著男人結實挺翹的臀,“再進來點…我要…”
    梁遠都要噴火了,沒看見他忍得很辛苦嗎,這妖精還勾引他。把細嫩的雙腿折到她胸前,梁遠重重往下壹壓,有徐苒小臂長的肉棒就這樣插進去了。
    “啊——要死了!好深…”徐苒尖叫出聲。
    梁遠沒繃住,射了。滾燙的精液噴射在小腹裏,徐苒也到了高潮。
    梁遠臉黑如鍋底,低下身狠狠咬住女人還在喘息的唇。妖精,就是妖精,壹下就把他的處男精吸出來了。
    --

Pò-⒙còм 被吃了… 高H (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