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被插坏了! 高H (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要被插坏了! 高H (简加繁)

      简——
    膝盖被压在胸前,男人健壮的身体伏在她身上,下身插着硕大的肉棒,徐苒感觉酸胀无比。“你起来…好重…”
    男人直起上身,将她的双腿抬起放在腰侧,轻轻抽了抽肉棒,刚才射过的阴茎还是硬着的。女人湿热的通道里仿佛有无数张小嘴,紧紧咬着他。
    快感再度来袭,肉棒再度膨胀,将女人小小的穴口撑成圆形。极度淫糜的景象,让梁远眼睛都红了,就着这个姿势又插了起来。
    才射过一次,梁远这次不紧不慢的抽插,一边观察女人的表情,一边调整力度。
    “啊!轻点啊…那里好酸…”徐苒被插到G点了,酸爽妙不可言,甚至想尿。
    梁远明白了那块小软肉就是她的敏感处,闷着头对那块肉使劲顶。直把女人顶得尖叫连连。“爽不爽?嗯?”
    “啊呀——我不行了!啊!”徐苒崩溃的大叫,那块软肉被不停地猛击,粗大的肉棒带来无数快感,终于,穴里喷出一股水柱,打湿男人浓密的阴毛。
    “潮吹么?”梁远有点惊讶,又很兴奋。含笑着把累到虚脱的女人抱起来坐到他身上,抚摸着她光滑的背,亲吻着她的脸,唇。“怎么样,还好吗?”声音温柔磁性。
    徐苒无力的靠在他怀里,这个姿势让男人的肉棒插的更深了,伸手扣住男人的肩膀,音带哭腔,“我不行了,受不了了…好深啊…”
    梁远受不了这样的她,下身更硬了。“好苒苒,乖宝宝,”吻着她的红唇,“再来一次。”
    徐苒下身被插的酸软无力,指甲掐进男人的肉,“呜…我不要了…”
    梁远往上顶了一下,徐苒被他顶的一颠,圆润的奶子在男人胸口蹭了一下。“啊!不要这么深呀…”
    梁远大掌握住她的小腰,带着她起伏抽插。她的胸晃的更厉害了,像波浪似的,荡出绝美的弧度。低头咬住乱蹦的胸,手上动作加快,徐苒被他控制着上下晃动也越来越快。
    小穴里水越来越多,滴了下来,流进男人腿缝。
    徐苒完全没了力气,靠在他肩膀上。腰被掐的好痛…
    这个姿势不过瘾,梁远放开她,让她跪趴在床上,屁股翘高,露出红艳艳的穴。他跪在她身后,扶着硕大的鸡巴就插了进去。
    “啊…”徐苒被他插的趴不住,往前一倒。
    梁远将人拉回来,手握在她的臀上,一边揉捏着浑圆有弹性的臀瓣,一边挺动屁股抽插。
    后入这个姿势让男人特别有一种征服感。女人跪伏在他身下,凌乱的长发,饱满的奶子垂在空中晃得更加厉害了,不堪一握的细腰,性感的圆臀。梁远眼睛都红了,大力的肏干起来。
    一下比一下入的深,花穴里面还有一个小口,时不时顶到了,那个小口就将他的马眼紧紧吸住。爽的脊髓都在颤抖。梁远加快速度抽插,女人娇嫩的臀被撞红了,阴唇也被男人沉甸甸的囊袋拍打着。
    受不了了,太刺激了…徐苒头趴在枕头上,嘴里呻吟着。
    怎么越插越紧…梁远咬着唇坚持着,一手伸到女人身前,握住她不断晃动的奶。
    太爽了。梁远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不断的干她,肏她。
    一次次戳到宫口,终于,鹅蛋大的龟头插进了那狭窄的小道。
    “啊!好痛、不要!”徐苒蜷起身子想往前爬走。男人圈住她的腰不让她逃,一边更用力地往里插。“要坏了…不行了!”
    “就是要操死你,插坏你!”梁远红着眼睛说。
    唔,那里面更紧,不行,要射了。
    梁远插的越来越快,又插了百来下,一股灼热的精液直接喷了进去。
    徐苒小腹都鼓起来了,累得瘫倒在床。
    梁远也顺势倒在她身上。呼出一口气,做爱也太爽了吧!
    捋开徐苒凌乱的头发,在她汗湿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苒苒好棒。”紧紧搂住她,“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哦。”
    徐苒闭上眼睛装死。
    艰难的炖肉…喜欢吗?
    喜欢的话给我留言吧!每次看到你们的留言都好开心!
    繁——
    膝蓋被壓在胸前,男人健壯的身體伏在她身上,下身插著碩大的肉棒,徐苒感覺酸脹無比。“妳起來…好重…”
    男人直起上身,將她的雙腿擡起放在腰側,輕輕抽了抽肉棒,剛才射過的陰莖還是硬著的。女人濕熱的通道裏仿佛有無數張小嘴,緊緊咬著他。
    快感再度來襲,肉棒再度膨脹,將女人小小的穴口撐成圓形。極度淫糜的景象,讓梁遠眼睛都紅了,就著這個姿勢又插了起來。
    才射過壹次,梁遠這次不緊不慢的抽插,壹邊觀察女人的表情,壹邊調整力度。
    “啊!輕點啊…那裏好酸…”徐苒被插到G點了,酸爽妙不可言,甚至想尿。
    梁遠明白了那塊小軟肉就是她的敏感處,悶著頭對那塊肉使勁頂。直把女人頂得尖叫連連。“爽不爽?嗯?”
    “啊呀——我不行了!啊!”徐苒崩潰的大叫,那塊軟肉被不停地猛擊,粗大的肉棒帶來無數快感,終于,穴裏噴出壹股水柱,打濕男人濃密的陰毛。
    “潮吹麽?”梁遠有點驚訝,又很興奮。含笑著把累到虛脫的女人抱起來坐到他身上,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親吻著她的臉,唇。“怎麽樣,還好嗎?”聲音溫柔磁性。
    徐苒無力的靠在他懷裏,這個姿勢讓男人的肉棒插的更深了,伸手扣住男人的肩膀,音帶哭腔,“我不行了,受不了了…好深啊…”
    梁遠受不了這樣的她,下身更硬了。“好苒苒,乖寶寶,”吻著她的紅唇,“再來壹次。”
    徐苒下身被插的酸軟無力,指甲掐進男人的肉,“嗚…我不要了…”
    梁遠往上頂了壹下,徐苒被他頂的壹顛,圓潤的奶子在男人胸口蹭了壹下。“啊!不要這麽深呀…”
    梁遠大掌握住她的小腰,帶著她起伏抽插。她的胸晃的更厲害了,像波浪似的,蕩出絕美的弧度。低頭咬住亂蹦的胸,手上動作加快,徐苒被他控制著上下晃動也越來越快。
    小穴裏水越來越多,滴了下來,流進男人腿縫。
    徐苒完全沒了力氣,靠在他肩膀上。腰被掐的好痛…
    這個姿勢不過瘾,梁遠放開她,讓她跪趴在床上,屁股翹高,露出紅豔豔的穴。他跪在她身後,扶著碩大的雞巴就插了進去。
    “啊…”徐苒被他插的趴不住,往前壹倒。
    梁遠將人拉回來,手握在她的臀上,壹邊揉捏著渾圓有彈性的臀瓣,壹邊挺動屁股抽插。
    後入這個姿勢讓男人特別有壹種征服感。女人跪伏在他身下,淩亂的長發,飽滿的奶子垂在空中晃得更加厲害了,不堪壹握的細腰,性感的圓臀。梁遠眼睛都紅了,大力的肏幹起來。
    壹下比壹下入的深,花穴裏面還有壹個小口,時不時頂到了,那個小口就將他的馬眼緊緊吸住。爽的脊髓都在顫抖。梁遠加快速度抽插,女人嬌嫩的臀被撞紅了,陰唇也被男人沈甸甸的囊袋拍打著。
    受不了了,太刺激了…徐苒頭趴在枕頭上,嘴裏呻吟著。
    怎麽越插越緊…梁遠咬著唇堅持著,壹手伸到女人身前,握住她不斷晃動的奶。
    太爽了。梁遠大腦壹片空白,只知道不斷的幹她,肏她。
    壹次次戳到宮口,終于,鵝蛋大的龜頭插進了那狹窄的小道。
    “啊!好痛、不要!”徐苒蜷起身子想往前爬走。男人圈住她的腰不讓她逃,壹邊更用力地往裏插。“要壞了…不行了!”
    “就是要操死妳,插壞妳!”梁遠紅著眼睛說。
    唔,那裏面更緊,不行,要射了。
    梁遠插的越來越快,又插了百來下,壹股灼熱的精液直接噴了進去。
    徐苒小腹都鼓起來了,累得癱倒在床。
    梁遠也順勢倒在她身上。呼出壹口氣,做愛也太爽了吧!
    捋開徐苒淩亂的頭發,在她汗濕的臉頰上親了壹口。“苒苒好棒。”緊緊摟住她,“以後妳就是我的女人了哦。”
    徐苒閉上眼睛裝死。
    艱難的炖肉…喜歡嗎?
    喜歡的話給我留言吧!每次看到妳們的留言都好開心!
    --

要被插坏了! 高H (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