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⒙còм 恶势力总裁的反转(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Pò-⒙còм 恶势力总裁的反转(简加繁)

      简——
    徐苒回到茶水间疯狂灌水,真的齁的嗓子都要废了!原来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又泡了杯咖啡,只放三颗糖,搅拌了好一会,等不烫手了才端去办公室。
    这次毒舌总裁没刁难她,接过咖啡抿了一口,抬了抬眼皮,桃花眼里终于不是那么冰冷了。“勉勉强强,有待改进。”   放下杯子,看了她一眼,“愣着干嘛,出去啊。”
    “……”你又没叫我出去我敢出去?徐苒已经不想吐槽了,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转身出了办公室。
    章粲看着女人窈窕的身影,摸了摸下巴,这女人,看来又把他忘了。
    徐苒回到办公室,三个同事都很忙,不便打扰,于是认命的打开资料开始看。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揉揉有些发酸的眼睛,问陈助理,“这边中午去哪里吃饭?”
    陈助理正准备说话时看到了徐苒背后的人,立马低下头不说了。
    徐苒疑惑的回头,就看到总裁大人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
    “老板还没吃饭,你就先想着吃饭了。”章粲看上去有点生气,“跟我来。”
    徐苒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资料上说章粲习惯每天回家吃饭啊,没她什么事啊…
    陈助理看她还愣着,推了推她,“快去啊!”
    徐苒赶紧跟上前面的长腿总裁,小跑上去。章粲的专用电梯就停在这,眼看他走进去了,徐苒脑子一抽,也跟着进去了。
    按电梯的手没有停顿,眼神也没有停留在她身上。
    徐苒微微松口气,低头眼观鼻做乖巧状。
    电梯停在负二层,跟在男人身后走着,一边大着胆发问,“总裁,这是去哪儿?”
    章粲不说,却问她,“知道我爱吃什么吗?”
    徐苒回忆着看过的资料,回答,“红烧排骨,清蒸鱼头,狮子头,梅菜扣肉,锅包肉,冰糖肘子………”活脱脱的肉食动物!不过这么爱吃肉身材却还这么好…
    章粲微不可见的弯了弯嘴角,“做给我吃。”
    “哈?”徐苒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再一次上演了“黑人问号脸”.jpg。
    章粲开的是白色的玛莎拉蒂,打开车门,看着傻楞的女人,一脸嫌弃,“快点,别磨蹭,我饿了。”
    徐苒坐进副驾驶,欲言又止。小说上没有这个桥段啊?难道该死的作者又省略了?
    忽然男人凑近到她跟前,徐苒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他英俊的脸——“啪——”只见他将她的安全带拉上,插进卡扣里。
    “坐车系安全带这点常识都没有吗,你脑子呢?”章粲嗤了一声,坐回去,挂上档,又侧头看向她,“刚才你不会以为我要亲你吧?”
    徐苒脸霎红一片…比美色更犯规的是他的毒舌!
    “怎么可能!我在想事情而已…”
    “呵。”男人轻哼一声,踩下油门。
    章粲的房子在市里最高档的别墅区,车子停在了别墅门口。章粲开门进去,换上拖鞋,对徐苒说,“鞋柜里有新拖鞋,自己拿。”
    “……”弯腰拿出新拖鞋换上,总裁已经脱下西装外套在沙发上靠着了,领带被扯松,白衬衫的第一粒扣子被解开,露出半截精致的锁骨。
    “花痴。”章粲嗤了一声。
    “……才不是。”徐苒很没底气的说。虽然他性格差的要死,但是颜是真的高,身材也是真的好!
    “去厨房,菜在冰箱里,你看着弄,三菜一汤就够了。”章粲打开电视,瞟了一眼脸红的徐苒,毫无人性的指使着她。
    徐苒转身去了厨房,并不会做饭的她身怀大大的梦想——用黑暗料理征服章粲!
    哦,意思就是毒杀。
    然而她失败了,原因在于她切肉的时候切到手了,食指被划了好大一个口子,血流不止。
    还没感觉到疼痛就看到这么多血,徐苒吓的一把扔掉菜刀就开始尖叫:“啊!!!我的手!!!”
    章粲本躺在沙发上,听到她尖叫连拖鞋都没穿就光脚跑进了厨房,握住她还在流血的手放到水龙头底下冲。余光瞟到被切的一团乱的肉,他第一次感觉到无fuck说。
    伤口被流水冲洗着,徐苒感到了疼痛,都说十指连心,用全身的力气去切那块死肉,结果切到了自己的手…那么深那么长的伤口…都怪这肉文,凭什么就把她给弄了进来,操蛋的设定,操蛋的人生,操蛋的要来给章粲当保姆,徐苒伤心又气愤,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
    章粲更加无语了,关掉水龙头,把她拉到客厅,拿出医药箱给她上了点药,用纱布包住。
    徐苒越哭越觉得自己委屈,越哭越大声,“哇哇……呜呜呜呜…我好可怜…呜呜…都欺负我…”
    “别哭了…不欺负你了行吗”章粲被她哭的不知所措,一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生疏的拍了拍她头顶,“乖,不哭了。我做饭给你吃好吗?”
    徐苒不理他,吃什么饭,哭的正忘我呢,“呜呜呜呜……”
    章粲的下一个动作立刻止住了她的哭声——捧起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直接用唇封住她的小嘴…
    徐苒呆住,男人温热的唇瓣贴住了她微张的嘴巴。这是什么鬼?
    感觉唇被轻轻舔了一下,徐苒心抖了抖,下一刻,湿热的舌头滑进她的口腔,毫无技巧的在她嘴里搜刮着…
    徐苒被章粲压倒在沙发上,被动的承受着他渐渐狂热的吻。受伤的手被男人很体贴的握住举过头顶…
    怎么每次手都被举起来?!还有没有人身自由了?
    这不按规律来啊,总裁不是很高冷很毒舌么,怎么一言不合就强吻她,这抵在她腿间的硬物又是怎么回事?
    繁——書菂囘ㄖ寸卜覀忘嘞ㄐㄡ藏んàǐTàИɡSんúЩú(海棠書箼)點CǒΜ
    徐苒回到茶水間瘋狂灌水,真的齁的嗓子都要廢了!原來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又泡了杯咖啡,只放三顆糖,攪拌了好壹會,等不燙手了才端去辦公室。
    這次毒舌總裁沒刁難她,接過咖啡抿了壹口,擡了擡眼皮,桃花眼裏終于不是那麽冰冷了。“勉勉強強,有待改進。”   放下杯子,看了她壹眼,“愣著幹嘛,出去啊。”
    “……”妳又沒叫我出去我敢出去?徐苒已經不想吐槽了,得,妳說什麽就是什麽吧。轉身出了辦公室。
    章粲看著女人窈窕的身影,摸了摸下巴,這女人,看來又把他忘了。
    徐苒回到辦公室,三個同事都很忙,不便打擾,于是認命的打開資料開始看。
    壹個上午就這樣過去了,揉揉有些發酸的眼睛,問陳助理,“這邊中午去哪裏吃飯?”
    陳助理正准備說話時看到了徐苒背後的人,立馬低下頭不說了。
    徐苒疑惑的回頭,就看到總裁大人面無表情的站在她身後…
    “老板還沒吃飯,妳就先想著吃飯了。”章粲看上去有點生氣,“跟我來。”
    徐苒莫名其妙的看著他,資料上說章粲習慣每天回家吃飯啊,沒她什麽事啊…
    陳助理看她還愣著,推了推她,“快去啊!”
    徐苒趕緊跟上前面的長腿總裁,小跑上去。章粲的專用電梯就停在這,眼看他走進去了,徐苒腦子壹抽,也跟著進去了。
    按電梯的手沒有停頓,眼神也沒有停留在她身上。
    徐苒微微松口氣,低頭眼觀鼻做乖巧狀。
    電梯停在負二層,跟在男人身後走著,壹邊大著膽發問,“總裁,這是去哪兒?”
    章粲不說,卻問她,“知道我愛吃什麽嗎?”
    徐苒回憶著看過的資料,回答,“紅燒排骨,清蒸魚頭,獅子頭,梅菜扣肉,鍋包肉,冰糖肘子………”活脫脫的肉食動物!不過這麽愛吃肉身材卻還這麽好…
    章粲微不可見的彎了彎嘴角,“做給我吃。”
    “哈?”徐苒懷疑自己聽力出了問題,再壹次上演了“黑人問號臉”.jpg。
    章粲開的是白色的瑪莎拉蒂,打開車門,看著傻楞的女人,壹臉嫌棄,“快點,別磨蹭,我餓了。”
    徐苒坐進副駕駛,欲言又止。小說上沒有這個橋段啊?難道該死的作者又省略了?
    忽然男人湊近到她跟前,徐苒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看著他英俊的臉——“啪——”只見他將她的安全帶拉上,插進卡扣裏。
    “坐車系安全帶這點常識都沒有嗎,妳腦子呢?”章粲嗤了壹聲,坐回去,挂上檔,又側頭看向她,“剛才妳不會以爲我要親妳吧?”
    徐苒臉霎紅壹片…比美色更犯規的是他的毒舌!
    “怎麽可能!我在想事情而已…”
    “呵。”男人輕哼壹聲,踩下油門。
    章粲的房子在市裏最高檔的別墅區,車子停在了別墅門口。章粲開門進去,換上拖鞋,對徐苒說,“鞋櫃裏有新拖鞋,自己拿。”
    “……”彎腰拿出新拖鞋換上,總裁已經脫下西裝外套在沙發上靠著了,領帶被扯松,白襯衫的第壹粒扣子被解開,露出半截精致的鎖骨。
    “花癡。”章粲嗤了壹聲。
    “……才不是。”徐苒很沒底氣的說。雖然他性格差的要死,但是顔是真的高,身材也是真的好!
    “去廚房,菜在冰箱裏,妳看著弄,三菜壹湯就夠了。”章粲打開電視,瞟了壹眼臉紅的徐苒,毫無人性的指使著她。
    徐苒轉身去了廚房,並不會做飯的她身懷大大的夢想——用黑暗料理征服章粲!
    哦,意思就是毒殺。
    然而她失敗了,原因在于她切肉的時候切到手了,食指被劃了好大壹個口子,血流不止。
    還沒感覺到疼痛就看到這麽多血,徐苒嚇的壹把扔掉菜刀就開始尖叫:“啊!!!我的手!!!”
    章粲本躺在沙發上,聽到她尖叫連拖鞋都沒穿就光腳跑進了廚房,握住她還在流血的手放到水龍頭底下沖。余光瞟到被切的壹團亂的肉,他第壹次感覺到無fuck說。
    傷口被流水沖洗著,徐苒感到了疼痛,都說十指連心,用全身的力氣去切那塊死肉,結果切到了自己的手…那麽深那麽長的傷口…都怪這肉文,憑什麽就把她給弄了進來,操蛋的設定,操蛋的人生,操蛋的要來給章粲當保姆,徐苒傷心又氣憤,控制不住的哭出了聲。
    章粲更加無語了,關掉水龍頭,把她拉到客廳,拿出醫藥箱給她上了點藥,用紗布包住。
    徐苒越哭越覺得自己委屈,越哭越大聲,“哇哇……嗚嗚嗚嗚…我好可憐…嗚嗚…都欺負我…”
    “別哭了…不欺負妳了行嗎”章粲被她哭的不知所措,壹雙手都不知道該怎麽放了,生疏的拍了拍她頭頂,“乖,不哭了。我做飯給妳吃好嗎?”
    徐苒不理他,吃什麽飯,哭的正忘我呢,“嗚嗚嗚嗚……”
    章粲的下壹個動作立刻止住了她的哭聲——捧起她哭的梨花帶雨的小臉,直接用唇封住她的小嘴…
    徐苒呆住,男人溫熱的唇瓣貼住了她微張的嘴巴。這是什麽鬼?
    感覺唇被輕輕舔了壹下,徐苒心抖了抖,下壹刻,濕熱的舌頭滑進她的口腔,毫無技巧的在她嘴裏搜刮著…
    徐苒被章粲壓倒在沙發上,被動的承受著他漸漸狂熱的吻。受傷的手被男人很體貼的握住舉過頭頂…
    怎麽每次手都被舉起來?!還有沒有人身自由了?
    這不按規律來啊,總裁不是很高冷很毒舌麽,怎麽壹言不合就強吻她,這抵在她腿間的硬物又是怎麽回事?
    狀態不好,寫了改了又刪…想多撩撩總裁又怕妳們看的沒意思,下章給他吃肉吧,我可是親媽~
    --

Pò-⒙còм 恶势力总裁的反转(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