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死你也没关系吧 高H(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操死你也没关系吧 高H(简加繁)

      简——
    章粲强而有力的舌头找到了她柔软的小舌,勾住,辗转,吸吮。
    男人都学这么快的吗?至今不会接吻的徐苒明显感觉到章粲越来越有技巧了。
    吸着她的舌头与之纠缠起舞,交换唾液,又退出来温柔的含住她的下唇轻轻吸着,嗯,酥麻的感觉从后腰涌了上来,徐苒全身都软了。一声娇吟从喉咙里溢出:“嗯……啊…”
    听到声音的章粲瞬间变得具有侵略性了,加大力度吸吮着她柔嫩甜美的唇,另一只空着的手自发攀上她高耸的胸部。
    摸到她饱满乳房的那一刻,章粲喉结上下滚动,“嗯…”
    男人的呻吟真要命,特别是总裁那副超有磁性的声音。徐苒心都苏掉了,直接反应就是小穴涌出一鼓花蜜,内裤湿了。
    章粲放开她殷红的小嘴,往下亲吻她小巧的下巴,再往下亲上白皙的脖颈,都不用摸索,就含住了一块软肉,用力吸吮着,留下一个个紫红的印记。
    “啊…不要…啊!”脖子是敏感地带,男人湿热有力的吻,简直要把她的魂都给吸出来了。
    章粲再往下,解开她的衬衫纽扣,白皙饱挺的胸部呼之欲出,黑色的蕾丝胸罩将胸部聚拢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男人滚烫的吻就落在柔软的乳房之上。
    “嗯…”徐苒难耐地挺了挺胸,不够,重一点,乳头也要…
    章粲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这一刻全盘瓦解,手上一用力,将衬衫扣子扯掉,终于把碍事的衣服脱掉了。胸罩肩带滑下,章粲再也等不及了,握住那圆润绵软的奶子,粉红色的乳头早已挺立,一副待君釆颉的模样。不再按耐,一口含住这诱人的乳头。
    “啊……”徐苒满足的呻吟出声,好舒服…
    “是不是想被操了?”章粲嘴里含着乳首,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这女人每呻吟一下,他硬挺的肉棒就跳一下。背上的汗已经打湿了衬衫,都贴在他的皮肤上。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愿意放开口中美味的小樱桃。
    “嗯啊…轻点啊……”男人像吃奶油一样吃她的乳头,还发出“呲溜”的声音,好羞耻…可是这身体却感觉到非常舒服。果然,肉文女主的身体就是这么淫荡…
    胸罩终于被脱下,两颗巨乳弹跳出来,章粲埋头在她胸口亲吻着,揉捏着。
    一路向下,放过红肿的小樱桃,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再到光洁的腿间,留下一个个暧昧的痕迹。
    分开她光滑细腻的大腿,紧闭的阴唇正微微瑟缩着,看得到有一丝透明的水迹在缝的边缘。
    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抚摸上去,藏在阴唇中间的阴蒂冒出了头,慢慢充血,变硬。
    “啊…不要…好痒啊……”徐苒被他弄得直发抖,好希望能重一点…
    “真美。”章粲声音有一丝喑哑。吞了吞口水,将头伏了下去。
    “啊!!”被刺激的弓起腰,徐苒不自觉想往上逃,男人眼疾手快的搂住她的臀瓣,将她柔嫩的阴部都含住,嗯,果然也是甜的。
    灵活的舌伸进小缝,在阴蒂周围舔弄着,这个地带神经多,尤其敏感,徐苒被刺激的眼泪都出来了,大腿不停颤抖着,“啊!啊…不要…舔那里…啊!!”在舌尖探进小洞时,她不可抑制的高潮了。
    “呜……怎么这样……”听到男人的笑声,徐苒脸都快红的冒烟了。“你…啊!!你出来…不要了……”他舌尖挤进去了,和肉棒触感不同,这滑腻的感觉更要命,不行了…刚高潮的花穴更加敏感,他舌头怎么这么长,插进来了……
    徐苒再一次喷水了,男人喝了个满嘴,鼻尖和下巴也都是。抬起头来,性感的声音简直能让徐苒再次高潮,“这么敏感,你要倒霉了。”
    直起身,解开皮带,“啪嗒——”声让徐苒忍不住缩了缩腿,黑色的内裤被撑出一个令人惊异的鼓包。
    拉过徐苒那只完好的手,覆上他的那里——徐苒被这灼热的气息烫到一般,吓的缩回了手。
    “呵,你以前摸过的,忘了吗?”男人低低的笑了。
    “???”徐苒迷茫的眨眨眼睛,难道他和原女主也有什么渊源?可是小说上没有写过啊,而且原剧情是女主主动勾引总裁,花了好几天才成功…可怎么她一来就被……
    男人收敛了笑,“就知道你忘了,嗯,算一算,你忘了我两次。”一边脱下内裤,释放出凶猛的肉棒,一边有点咬牙切齿的说,“这次一定让你忘不掉,我要操死你。”
    和梁远差不多长的肉棒,甚至比他的更粗!徐苒有点害怕,往后挪了挪,“不…不要…总裁,下午还要上班呢…啊!!”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拽住腿拖了回来,粗大的鸡巴就抵在她粉嫩的洞口…
    “你的洞好小,会不会被我操坏呢。”章粲的语气满怀期待。
    徐苒更害怕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小穴竟然又涌出了一鼓花蜜…将男人鹅蛋大的龟头打湿了。
    “呵,看来你很期待被操坏了——”话音一落,就挺腰将这吓人的肉棒插入了洞口。
    “啊!!”徐苒被顶的往上移,两天没有使用过的花穴更加紧致了,龟头插进来就动不了了。
    “这么紧…痛不痛?是第一次吗?”章粲额头汗水滑下,忍住这致命的快感,俯身有些怜惜的亲亲她红润的脸蛋。
    “……”被入的说不出话,徐苒只能摇摇头。
    章粲眼神一瞬间变的阴翳,嘴唇下移,来到她的肩膀。
    “啊——”徐苒尖叫,是痛的——他是属狗的吗?竟然咬她!而且同一时间,他那粗到吓人的肉棒狠狠的插进来了。
    “嘶……”章粲闭上眼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女人,夹这么紧,差点要了他的命。
    “好胀!你出去…”把窄小的花道撑的太大,饱胀感和痛感让徐苒非常不适。
    “你这小逼被谁插过的?”章粲当然不会出去,甚至还挺腰又插进去一点。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如实回答的话,总裁肯定生气,所以不能说…
    “不说是吗?”抽出被膣肉夹的紧紧的肉棒,惹来女人的惊呼,又狠狠插入。
    “啊!!你…轻点…别这么深…”徐苒抓住他结实的手臂,一边低声娇语。
    “回答我!”又是一下狠狠的撞击。非要得到一个答案。
    徐苒烦不胜烦,“关你什么事……嗯啊…你又插过…几个女人?”
    “不关我事,所以我现在操死你也没关系吧?”章粲额头青筋都出来了,是被她气的,也是被她夹的。
    繁——
    章粲強而有力的舌頭找到了她柔軟的小舌,勾住,輾轉,吸吮。
    男人都學這麽快的嗎?至今不會接吻的徐苒明顯感覺到章粲越來越有技巧了。
    吸著她的舌頭與之糾纏起舞,交換唾液,又退出來溫柔的含住她的下唇輕輕吸著,嗯,酥麻的感覺從後腰湧了上來,徐苒全身都軟了。壹聲嬌吟從喉嚨裏溢出:“嗯……啊…”
    聽到聲音的章粲瞬間變得具有侵略性了,加大力度吸吮著她柔嫩甜美的唇,另壹只空著的手自發攀上她高聳的胸部。
    摸到她飽滿乳房的那壹刻,章粲喉結上下滾動,“嗯…”
    男人的呻吟真要命,特別是總裁那副超有磁性的聲音。徐苒心都蘇掉了,直接反應就是小穴湧出壹鼓花蜜,內褲濕了。
    章粲放開她殷紅的小嘴,往下親吻她小巧的下巴,再往下親上白皙的脖頸,都不用摸索,就含住了壹塊軟肉,用力吸吮著,留下壹個個紫紅的印記。
    “啊…不要…啊!”脖子是敏感地帶,男人濕熱有力的吻,簡直要把她的魂都給吸出來了。
    章粲再往下,解開她的襯衫紐扣,白皙飽挺的胸部呼之欲出,黑色的蕾絲胸罩將胸部聚攏擠出壹條深深的溝壑。
    男人滾燙的吻就落在柔軟的乳房之上。
    “嗯…”徐苒難耐地挺了挺胸,不夠,重壹點,乳頭也要…
    章粲引以爲豪的自制力在這壹刻全盤瓦解,手上壹用力,將襯衫扣子扯掉,終于把礙事的衣服脫掉了。胸罩肩帶滑下,章粲再也等不及了,握住那圓潤綿軟的奶子,粉紅色的乳頭早已挺立,壹副待君釆颉的模樣。不再按耐,壹口含住這誘人的乳頭。
    “啊……”徐苒滿足的呻吟出聲,好舒服…
    “是不是想被操了?”章粲嘴裏含著乳首,壹邊含糊不清的說。這女人每呻吟壹下,他硬挺的肉棒就跳壹下。背上的汗已經打濕了襯衫,都貼在他的皮膚上。盡管如此,他還是不願意放開口中美味的小櫻桃。
    “嗯啊…輕點啊……”男人像吃奶油壹樣吃她的乳頭,還發出“呲溜”的聲音,好羞恥…可是這身體卻感覺到非常舒服。果然,肉文女主的身體就是這麽淫蕩…
    胸罩終于被脫下,兩顆巨乳彈跳出來,章粲埋頭在她胸口親吻著,揉捏著。
    壹路向下,放過紅腫的小櫻桃,纖細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再到光潔的腿間,留下壹個個暧昧的痕迹。
    分開她光滑細膩的大腿,緊閉的陰唇正微微瑟縮著,看得到有壹絲透明的水迹在縫的邊緣。
    男人修長好看的手指輕輕撫摸上去,藏在陰唇中間的陰蒂冒出了頭,慢慢充血,變硬。
    “啊…不要…好癢啊……”徐苒被他弄得直發抖,好希望能重壹點…
    “真美。”章粲聲音有壹絲喑啞。吞了吞口水,將頭伏了下去。
    “啊!!”被刺激的弓起腰,徐苒不自覺想往上逃,男人眼疾手快的摟住她的臀瓣,將她柔嫩的陰部都含住,嗯,果然也是甜的。
    靈活的舌伸進小縫,在陰蒂周圍舔弄著,這個地帶神經多,尤其敏感,徐苒被刺激的眼淚都出來了,大腿不停顫抖著,“啊!啊…不要…舔那裏…啊!!”在舌尖探進小洞時,她不可抑制的高潮了。
    “嗚……怎麽這樣……”聽到男人的笑聲,徐苒臉都快紅的冒煙了。“妳…啊!!妳出來…不要了……”他舌尖擠進去了,和肉棒觸感不同,這滑膩的感覺更要命,不行了…剛高潮的花穴更加敏感,他舌頭怎麽這麽長,插進來了……
    徐苒再壹次噴水了,男人喝了個滿嘴,鼻尖和下巴也都是。擡起頭來,性感的聲音簡直能讓徐苒再次高潮,“這麽敏感,妳要倒黴了。”
    直起身,解開皮帶,“啪塔——”聲讓徐苒忍不住縮了縮腿,黑色的內褲被撐出壹個令人驚異的鼓包。
    拉過徐苒那只完好的手,覆上他的那裏——徐苒被這灼熱的氣息燙到壹般,嚇的縮回了手。
    “呵,妳以前摸過的,忘了嗎?”男人低低的笑了。
    “???”徐苒迷茫的眨眨眼睛,難道他和原女主也有什麽淵源?可是小說上沒有寫過啊,而且原劇情是女主主動勾引總裁,花了好幾天才成功…可怎麽她壹來就被……
    男人收斂了笑,“就知道妳忘了,嗯,算壹算,妳忘了我兩次。”壹邊脫下內褲,釋放出凶猛的肉棒,壹邊有點咬牙切齒的說,“這次壹定讓妳忘不掉,我要操死妳。”
    和梁遠差不多長的肉棒,甚至比他的更粗!徐苒有點害怕,往後挪了挪,“不…不要…總裁,下午還要上班呢…啊!!”話還沒說完就被男人拽住腿拖了回來,粗大的雞巴就抵在她粉嫩的洞口…
    “妳的洞好小,會不會被我操壞呢。”章粲的語氣滿懷期待。
    徐苒更害怕了,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她的小穴竟然又湧出了壹鼓花蜜…將男人鵝蛋大的龜頭打濕了。
    “呵,看來妳很期待被操壞了——”話音壹落,就挺腰將這嚇人的肉棒插入了洞口。
    “啊!!”徐苒被頂的往上移,兩天沒有使用過的花穴更加緊致了,龜頭插進來就動不了了。
    “這麽緊…痛不痛?是第壹次嗎?”章粲額頭汗水滑下,忍住這致命的快感,俯身有些憐惜的親親她紅潤的臉蛋。
    “……”被入的說不出話,徐苒只能搖搖頭。
    章粲眼神壹瞬間變的陰翳,嘴唇下移,來到她的肩膀。
    “啊——”徐苒尖叫,是痛的——他是屬狗的嗎?竟然咬她!而且同壹時間,他那粗到嚇人的肉棒狠狠的插進來了。
    “嘶……”章粲閉上眼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個女人,夾這麽緊,差點要了他的命。
    “好脹!妳出去…”把窄小的花道撐的太大,飽脹感和痛感讓徐苒非常不適。
    “妳這小逼被誰插過的?”章粲當然不會出去,甚至還挺腰又插進去壹點。壹邊漫不經心的問道。
    爲什麽男人都喜歡問這樣的問題…如實回答的話,總裁肯定生氣,所以不能說…
    “不說是嗎?”抽出被膣肉夾的緊緊的肉棒,惹來女人的驚呼,又狠狠插入。
    “啊!!妳…輕點…別這麽深…”徐苒抓住他結實的手臂,壹邊低聲嬌語。
    “回答我!”又是壹下狠狠的撞擊。非要得到壹個答案。
    徐苒煩不勝煩,“關妳什麽事……嗯啊…妳又插過…幾個女人?”
    “不關我事,所以我現在操死妳也沒關系吧?”章粲額頭青筋都出來了,是被她氣的,也是被她夾的。
    --

操死你也没关系吧 高H(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