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对了才给你 H (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叫对了才给你 H (简加繁)

      简——
    被男人坚硬的身躯压着,火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服传到徐苒身上,耳边都是男人低沉的嗓音,手被迫握着那罪恶的欲根,徐苒一句拒绝的话也说不出来。
    不知道是肉文女主的设定,还是她被蛊惑了,她一偏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男人,微微嘟起唇就亲上了男人微张的薄唇。
    曹叙尹眼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惊讶,随即反客为主,重重的压了上去,放肆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口里扫荡着,搅着她香软的小舌,直把女孩口腔里每个部位都狠狠疼爱了一遍。
    徐苒有点后悔为什么要作死的去吻他,这段位相差太大了。她要缺氧了…
    终于好心放开脸憋得通红的徐苒,看着她晶亮红润的樱桃小嘴,曹叙尹凤眸越发充满妖气。
    “妖精,你真是要了我的命。”呢喃着,嘴唇含住她洁白的耳垂。
    “啊……嗯……”徐苒都发现了,这个身体的耳垂最敏感,一被亲吻到,全身就软了,大脑也一片空白无法思考,酥麻感让她只知道微闭眼眸张口呻吟。
    曹叙尹显然也很清楚,眸中带有一丝笑意,耳朵就是她情欲的开关,钥匙就是他的唇舌。
    将她整个小巧的耳朵都含进嘴里,灵巧的舌滑进耳阔,顶住那小小的耳洞,模仿性交的动作,浅浅抽动着。
    舌头舔动耳朵的声音被无限放大,整个耳腔中都是那色情的吞咽声,加上湿热的触感和耳朵敏锐的感知,徐苒被舔的受不了,连连求饶,“啊…不要了…啊啊啊!!”要命的快感,控制不住的蜜液如泉水般从小穴涌出,被舔耳朵都能高潮。好羞耻!
    终于放开她通红的耳朵,曹叙尹嘴角晶亮,看着失神地大口喘气的女孩,“我的宝宝太敏感了,我开胃菜还没吃完,你就结束了。”
    徐苒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还沉浸在不可自拔的高潮快感中,大口呼吸着,胸口剧烈起伏。耳朵什么的,有毒吧?!
    曹叙尹眼里闪过一抹光,掏出手机靠在了床头。
    俯身将女孩睡衣解开,里面没穿内衣,饶是看了多遍的身体,曹叙尹还是被惊艳了。
    白皙柔嫩的皮肤,纤细明显的锁骨,即使她平躺着,一手握不住的丰满乳房也俏生生的挺着,丝毫不外扩不下垂,两个殷红的乳头已经悄悄露出来。大掌覆上去,细腻的触感让曹叙尹喉结滚动了一下,发出性感的吞咽声。
    “嗯……亲我…我要……”有些粗糙的手掌握住她的奶子,男人只轻轻抚摸,这让徐苒感觉痒痒的,不够,想被狠狠的揉捏,吸吮。
    曹叙尹抬头,眼眸深邃明亮,暗藏欲望,“小宝贝,你要什么?”声线压低,像恶魔般诱惑。
    “呜……要亲我的胸部…”徐苒的理智几乎被切断,只知道随着渴望而说出真实想法。
    “要亲你胸可以,你得求我,我叫什么?”曹叙尹得逞的勾起嘴角,恶意的磋磨着那迷人的奶子。手感太棒了,再玩玩会不会变更大呢?回想一年前刚碰到她的时候,她的奶子好像还没这么大。曹叙尹若有所思。
    “……”徐苒眼睛里朦胧一片,水汪汪的,满是渴求的神色。看向身上的男人,娇吟,“曹叙尹……我要…你快亲我……”藕臂攀上男人宽阔的肩膀,磨蹭着,抚摸着他的脖颈。
    “不是叫这个哦。”使坏的捏着那诱人的乳头,听着徐苒的痛呼声,好心提醒,“你以前都叫老公的,忘了吗?”
    徐苒无法思考,也来不及想太多,胸部被他使坏的把玩着,更加空虚更加受不了,只能听从着男人,期望他能够满足她,“啊…老公…我要…呜呜……”
    “乖老婆,老公这就给你。”曹叙尹满意的笑,目光斜到床头瞥了一眼手机,便低头咬住那淫荡的
    小乳头。
    “啊!轻点……”徐苒又疼又满足,手指插进他脑后的发里。
    “叫我什么?”吐出甜美的小樱桃,曹叙尹抬头。
    “老公…”徐苒听话的喊出男人想听的称呼。
    “一直叫,不许停。”曹叙尹又下达一条命令,继而去宠幸另一个红樱桃。
    “啊…老公…轻点…老公……呜呜…好疼……老公……我…下面好痒……老公……嗯啊!”徐苒眼角溢出泪水,闭着眼感受男人凶猛的啃咬,随着上身微疼的快感,下身蜜液流的更欢畅了,只是却越来越感觉空虚,想要被充实,被填满。
    曹叙尹听着她淫荡的呻吟声,控制不住的在她身上用力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痕迹,圆润的奶子上全是牙印和吻痕,显得楚楚可怜却又十分色情。
    “骚老婆,下面哪里痒?”此刻的曹叙尹满脸都是妖媚之气,声音也格外低沉勾人。
    “啊!就是那里……里面……好痒……我要……老公……嗯……”男人粗糙的手指摸到了秘密花园,洁白无毛的阴户,粉嫩的阴唇被自己的淫液洗的晶亮,那可人的肉核也已充血挺立,感受到外界的触摸,又硬了一分。
    湿的不得了,才摸到就被流了一手的水,粗砺的中指在缝隙里勾滑着,时不时陷进那个饥渴的小洞中。每一碰到那。徐苒就忍不住尖叫哀求,“啊……老公……给我……嗯啊……进来啊……”
    曹叙尹呼出的气都能点着了,眼睛充血,嘴上却继续卖着关子,“给你什么?要什么进去?”
    “呜呜…我要……老公……给我肉棒……”徐苒真的被折磨的哭了出来,只能苦苦哀求。
    “好,都听老婆的。给你大肉棒。”曹叙尹不再捉弄她,解开裤子,释放出硬了很久的紫红色肉棒,马眼也早已流出些许前列腺液,将硕大的龟头染的晶亮的。
    扶着大肉棒在穴口蹭了蹭,徐苒感受着那灼热的温度和硬挺的棍状物事,也挺着臀扭着腰想快快迎合这渴望已久的宝贝…
    被她着骚样看的肉棒又胀大一分,曹叙尹拍了拍她的骚屁股,咬牙道,“小骚货,真欠操。”将她双腿掰到最大,沉下腰,将硕大的龟头对准花洞,插了进去。
    ********
    嘻嘻更了一章肉沫~宝宝们不要心急~这几天更新还是不稳定哦,不过可以过来给我留言投猪猪~爱你们
    ********
    繁——
    被男人堅硬的身軀壓著,火熱的體溫透過薄薄的衣服傳到徐苒身上,耳邊都是男人低沈的嗓音,手被迫握著那罪惡的欲根,徐苒壹句拒絕的話也說不出來。
    不知道是肉文女主的設定,還是她被蠱惑了,她壹偏頭,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男人,微微都起唇就親上了男人微張的薄唇。
    曹敘尹眼眸中飛快的閃過壹抹驚訝,隨即反客爲主,重重的壓了上去,放肆的舌頭長驅直入,在她口裏掃蕩著,攪著她香軟的小舌,直把女孩口腔裏每個部位都狠狠疼愛了壹遍。
    徐苒有點後悔爲什麽要作死的去吻他,這段位相差太大了。她要缺氧了…
    終于好心放開臉憋得通紅的徐苒,看著她晶亮紅潤的櫻桃小嘴,曹敘尹鳳眸越發充滿妖氣。
    “妖精,妳真是要了我的命。”呢喃著,嘴唇含住她潔白的耳垂。
    “啊……嗯……”徐苒都發現了,這個身體的耳垂最敏感,壹被親吻到,全身就軟了,大腦也壹片空白無法思考,酥麻感讓她只知道微閉眼眸張口呻吟。
    曹敘尹顯然也很清楚,眸中帶有壹絲笑意,耳朵就是她情欲的開關,鑰匙就是他的唇舌。
    將她整個小巧的耳朵都含進嘴裏,靈巧的舌滑進耳闊,頂住那小小的耳洞,模仿性交的動作,淺淺抽動著。
    舌頭舔動耳朵的聲音被無限放大,整個耳腔中都是那色情的吞咽聲,加上濕熱的觸感和耳朵敏銳的感知,徐苒被舔的受不了,連連求饒,“啊…不要了…啊啊啊!!”要命的快感,控制不住的蜜液如泉水般從小穴湧出,被舔耳朵都能高潮。好羞恥!
    終于放開她通紅的耳朵,曹敘尹嘴角晶亮,看著失神地大口喘氣的女孩,“我的寶寶太敏感了,我開胃菜還沒吃完,妳就結束了。”
    徐苒聽不清他在說什麽,還沈浸在不可自拔的高潮快感中,大口呼吸著,胸口劇烈起伏。耳朵什麽的,有毒吧?!
    曹敘尹眼裏閃過壹抹光,掏出手機靠在了床頭。
    俯身將女孩睡衣解開,裏面沒穿內衣,饒是看了多遍的身體,曹敘尹還是被驚豔了。
    白皙柔嫩的皮膚,纖細明顯的鎖骨,即使她平躺著,壹手握不住的豐滿乳房也俏生生的挺著,絲毫不外擴不下垂,兩個殷紅的乳頭已經悄悄露出來。大掌覆上去,細膩的觸感讓曹敘尹喉結滾動了壹下,發出性感的吞咽聲。
    “嗯……親我…我要……”有些粗糙的手掌握住她的奶子,男人只輕輕撫摸,這讓徐苒感覺癢癢的,不夠,想被狠狠的揉捏,吸吮。
    曹敘尹擡頭,眼眸深邃明亮,暗藏欲望,“小寶貝,妳要什麽?”聲線壓低,像惡魔般誘惑。
    “嗚……要親我的胸部…”徐苒的理智幾乎被切斷,只知道隨著渴望而說出真實想法。
    “要親妳胸可以,妳得求我,我叫什麽?”曹敘尹得逞的勾起嘴角,惡意的磋磨著那迷人的奶子。手感太棒了,再玩玩會不會變更大呢?回想壹年前剛碰到她的時候,她的奶子好像還沒這麽大。曹敘尹若有所思。
    “……”徐苒眼睛裏朦胧壹片,水汪汪的,滿是渴求的神色。看向身上的男人,嬌吟,“曹敘尹……我要…妳快親我……”藕臂攀上男人寬闊的肩膀,磨蹭著,撫摸著他的脖頸。
    “不是叫這個哦。”使壞的捏著那誘人的乳頭,聽著徐苒的痛呼聲,好心提醒,“妳以前都叫老公的,忘了嗎?”
    徐苒無法思考,也來不及想太多,胸部被他使壞的把玩著,更加空虛更加受不了,只能聽從著男人,期望他能夠滿足她,“啊…老公…我要…嗚嗚……”
    “乖老婆,老公這就給妳。”曹敘尹滿意的笑,目光斜到床頭瞥了壹眼手機,便低頭咬住那淫蕩的
    小乳頭。
    “啊!輕點……”徐苒又疼又滿足,手指插進他腦後的發裏。
    “叫我什麽?”吐出甜美的小櫻桃,曹敘尹擡頭。
    “老公…”徐苒聽話的喊出男人想聽的稱呼。
    “壹直叫,不許停。”曹敘尹又下達壹條命令,繼而去寵幸另壹個紅櫻桃。
    “啊…老公…輕點…老公……嗚嗚…好疼……老公……我…下面好癢……老公……嗯啊!”徐苒眼角溢出淚水,閉著眼感受男人凶猛的啃咬,隨著上身微疼的快感,下身蜜液流的更歡暢了,只是卻越來越感覺空虛,想要被充實,被填滿。
    曹敘尹聽著她淫蕩的呻吟聲,控制不住的在她身上用力留下壹個又壹個的痕迹,圓潤的奶子上全是牙印和吻痕,顯得楚楚可憐卻又十分色情。
    “騷老婆,下面哪裏癢?”此刻的曹敘尹滿臉都是妖媚之氣,聲音也格外低沈勾人。
    “啊!就是那裏……裏面……好癢……我要……老公……嗯……”男人粗糙的手指摸到了秘密花園,潔白無毛的陰戶,粉嫩的陰唇被自己的淫液洗的晶亮,那可人的肉核也已充血挺立,感受到外界的觸摸,又硬了壹分。
    濕的不得了,才摸到就被流了壹手的水,粗砺的中指在縫隙裏勾滑著,時不時陷進那個饑渴的小洞中。每壹碰到那。徐苒就忍不住尖叫哀求,“啊……老公……給我……嗯啊……進來啊……”
    曹敘尹呼出的氣都能點著了,眼睛充血,嘴上卻繼續賣著關子,“給妳什麽?要什麽進去?”
    “嗚嗚…我要……老公……給我肉棒……”徐苒真的被折磨的哭了出來,只能苦苦哀求。
    “好,都聽老婆的。給妳大肉棒。”曹敘尹不再捉弄她,解開褲子,釋放出硬了很久的紫紅色肉棒,馬眼也早已流出些許前列腺液,將碩大的龜頭染的晶亮的。
    扶著大肉棒在穴口蹭了蹭,徐苒感受著那灼熱的溫度和硬挺的棍狀物事,也挺著臀扭著腰想快快迎合這渴望已久的寶貝…
    被她著騷樣看的肉棒又脹大壹分,曹敘尹拍了拍她的騷屁股,咬牙道,“小騷貨,真欠操。”將她雙腿掰到最大,沈下腰,將碩大的龜頭對准花洞,插了進去。
    --

叫对了才给你 H (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