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⒙còм 吃到嘴的肉 高H(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Pò-⒙còм 吃到嘴的肉 高H(简加繁)

      简——
    婴儿拳头大的蘑菇头挤进小小的穴口,忍耐已久的欲望终于找到了抒发处,紧致湿滑的要命,曹叙尹咬紧后槽牙,忍住没叫出声。
    而徐苒就没那么能忍了,空虚渴望已久的洞穴还是太紧致,男人的尺寸又实在太大,窄小的花穴被撑的满满的,“啊!好胀…啊……太粗了…不行……嗯啊……”不适应地夹紧小穴想将那物排出去。曹叙尹忍着更为致命的紧致感,将肉棒一捅到底,深到触碰到最里面那个小口。头皮一麻,脊椎都涌上一股酥麻感,立即将骇人的肉棒抽了出来,才勉强守住精关。恨恨的捏了一下那红硬的小肉核,“骚穴就知道夹我,是想让我早泄吗?”
    被填满的时候嫌撑得慌,等那物出去之后却更感到空虚了,被捏到敏感的阴蒂,更加刺激,徐苒尚未合拢的小穴里又淌出一股液体。“啊!不要捏!呜呜……老公进来,老公我要…”两腿主动上抬压到胸部,将淫荡的小穴挺起来往男人坚硬雄伟的鸡巴上靠。
    曹叙尹看着这放浪的姿势,眼睛都红了,按住她的小屁股,沉下腰将大鸡吧再度插了进去。
    插入的瞬间发出“噗哧——”一声响,曹叙尹往里又插了一截,“骚宝贝这么急不可耐了是吗,今天肏死你怎么样?”
    徐苒意乱情迷,无意识地把手放进嘴里咬着,含糊不清的呻吟着,“啊……嗯啊……好…深!啊!唔……嗯嗯啊……慢…点…”
    双腿被折在胸前,男人就在正上方用力抽插着,这个姿势能插的最深。大肉棒顶端又插开了宫口,一下又一下,直把她顶得宛如一扁小舟般在风浪中摇晃漂浮着。
    “慢不了…肏死你!”曹叙尹喘着气,腰部不停耸动,夸张的紫红色肉棒在粉嫩的穴间快速来回抽插着,连带穴边的肉都被插的带进又带出,淫水被插的成了小白沫,沾在男人浓密的阴毛上。
    曹叙尹腰部像上了电动马达一样,   速度一直很快,额间的汗水一滴一滴流淌下来,脖间,胸膛,腹肌,再往下,流进两人交合的部位。書菂囘ㄖ寸卜覀忘嘞ㄐㄡ藏んàǐTàИɡSんúЩú(海棠書箼)點CǒΜ
    徐苒白皙的身体都泛起了粉红色,两个玉兔晃动不停,乳沟之间也是细密的汗水。“啊啊……慢一点……老公…”
    曹叙尹深吐一口气,终于慢了下来,将她两只腿抬起来架到肩膀上,开始了有节奏的三浅一深,浅的时候只插一半,深的时候全根没入。这样的体位和节奏,让徐苒没一会就坚持不住了。特别是曹叙尹使坏的那一下,插到了最敏感的部位。
    “啊!!”徐苒的叫声带上了哭音,“插坏了…太深了…不要啊……”整个大龟头都插进了柔嫩的宫口,酸痛感来袭,泪水也淌了下来,小穴死命收缩着,想缓解这股疼痛感。
    “嗯……”曹叙尹被夹的受不了,又加快了节奏,也不管什么三浅一深了,次次插进最里面,咬着牙又插了百来下,再度插开宫口,将浓稠灼热的精液直直射进了子宫,烫的徐苒浑身直哆嗦。
    “啊……呜呜,好烫…我疼……”徐苒抓住身侧男人的手臂肌肉,小身体还在颤抖着,哭的直哽咽。
    曹叙尹也有点没想到会这样,抽出还没软下去的肉棒,把她腿放下,侧过身躺下将小女孩搂进怀里,安抚的亲着她的脸颊嘴唇,另一只手在花穴周围轻轻按着,“老婆不哭,对不起,我没控制住弄疼你了,以后不会了,我给你揉揉。”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轻的只有她能听见,眼神也满是怜爱。
    “哼……”徐苒抽了抽鼻子,感觉有点丢人,痛感就那一会,现在已经消下去了,男人跟哄女儿一样让她有点不好意思,却也感受到了满满的爱惜。轻轻哼了一声,把头埋进男人怀里蹭了蹭。
    曹叙尹失笑,真是个可爱的小猫咪。揉揉她柔软的发顶,心里也软成一片。“真是我的宝贝,老婆,我爱你。”
    徐苒脸都红了,男人的声音温柔又深情,她承认这一刻她心动了。可是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将头更深的埋进男人怀里,张开手臂抱住他的腰。
    看着她这副害羞的样子,曹叙尹开怀的笑出了声。可爱的小东西。
    男人嘛,总要有一处是硬的。心软了,底下就硬了。
    徐苒还在男人的胸前蹭着,丝毫不觉危险的到来。
    “唔…宝宝,你不痛了吧?”曹叙尹的声音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嗯?”徐苒抬头,清澈的眼眸望进男人深邃的瞳孔,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男人的乳头也是有感觉的,你都蹭了好几分钟了。”曹叙尹压低声音,带着蛊惑的气息,“来,亲亲它。”一边摸了摸她的耳朵,挺起胸膛,将那红褐色的乳头凑近徐苒的红润的唇。
    “……”看着唇边的的小红豆,徐苒舔了舔嘴角,伸出舌头轻轻从那小小的乳头上勾了一下。
    “嗯……”曹叙尹吸了口气,喉咙里压抑不住一声呻吟。
    男人的呻吟好似鼓励,徐苒又舔了一下,有点硬,有点咸,是他的汗水。一想到刚才男人在她身上卖力的挥洒着汗水,便忍不住夹了夹腿,唔,腿心还有点酸呢!
    将整颗乳头含进嘴里,用舌头来回舔舐着,徐苒发现她越用力,男人的闷哼声越大。
    仿佛找到了好玩的游戏,徐苒吸吮着小红豆,舌头也不停顶弄着,时不时用牙齿轻轻地碰一下,听着男人喘息的变换,更换着更加刺激的口法让他舒服。
    “苒苒,他乳头好吃吗?”忽然间,房间里出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
    今天帮我姐姐带小孩,超累的…晚上才码这么多,还改了几次,终于把肉吃到嘴了,嘿嘿嘿~
    顺便猜猜这个男人是谁?
    你们想不想看曹律师的番外嘛?收藏来一波好吗?
    ************
    繁——
    嬰兒拳頭大的蘑菇頭擠進小小的穴口,忍耐已久的欲望終于找到了抒發處,緊致濕滑的要命,曹敘尹咬緊後槽牙,忍住沒叫出聲。
    而徐苒就沒那麽能忍了,空虛渴望已久的洞穴還是太緊致,男人的尺寸又實在太大,窄小的花穴被撐的滿滿的,“啊!好脹…啊……太粗了…不行……嗯啊……”不適應地夾緊小穴想將那物排出去。曹敘尹忍著更爲致命的緊致感,將肉棒壹捅到底,深到觸碰到最裏面那個小口。頭皮壹麻,脊椎都湧上壹股酥麻感,立即將駭人的肉棒抽了出來,才勉強守住精關。恨恨的捏了壹下那紅硬的小肉核,“騷穴就知道夾我,是想讓我早泄嗎?”
    被填滿的時候嫌撐得慌,等那物出去之後卻更感到空虛了,被捏到敏感的陰蒂,更加刺激,徐苒尚未合攏的小穴裏又淌出壹股液體。“啊!不要捏!嗚嗚……老公進來,老公我要…”兩腿主動上擡壓到胸部,將淫蕩的小穴挺起來往男人堅硬雄偉的雞巴上靠。
    曹敘尹看著這放浪的姿勢,眼睛都紅了,按住她的小屁股,沈下腰將大雞吧再度插了進去。
    插入的瞬間發出“噗赤——”壹聲響,曹敘尹往裏又插了壹截,“騷寶貝這麽急不可耐了是嗎,今天肏死妳怎麽樣?”
    徐苒意亂情迷,無意識地把手放進嘴裏咬著,含糊不清的呻吟著,“啊……嗯啊……好…深!啊!唔……嗯嗯啊……慢…點…”
    雙腿被折在胸前,男人就在正上方用力抽插著,這個姿勢能插的最深。大肉棒頂端又插開了宮口,壹下又壹下,直把她頂得宛如壹扁小舟般在風浪中搖晃漂浮著。
    “慢不了…肏死妳!”曹敘尹喘著氣,腰部不停聳動,誇張的紫紅色肉棒在粉嫩的穴間快速來回抽插著,連帶穴邊的肉都被插的帶進又帶出,淫水被插的成了小白沫,沾在男人濃密的陰毛上。
    曹敘尹腰部像上了電動馬達壹樣,   速度壹直很快,額間的汗水壹滴壹滴流淌下來,脖間,胸膛,腹肌,再往下,流進兩人交合的部位。
    徐苒白皙的身體都泛起了粉紅色,兩個玉兔晃動不停,乳溝之間也是細密的汗水。“啊啊……慢壹點……老公…”
    曹敘尹深吐壹口氣,終于慢了下來,將她兩只腿擡起來架到肩膀上,開始了有節奏的三淺壹深,淺的時候只插壹半,深的時候全根沒入。這樣的體位和節奏,讓徐苒沒壹會就堅持不住了。特別是曹敘尹使壞的那壹下,插到了最敏感的部位。
    “啊!!”徐苒的叫聲帶上了哭音,“插壞了…太深了…不要啊……”整個大龜頭都插進了柔嫩的宮口,酸痛感來襲,淚水也淌了下來,小穴死命收縮著,想緩解這股疼痛感。
    “嗯……”曹敘尹被夾的受不了,又加快了節奏,也不管什麽三淺壹深了,次次插進最裏面,咬著牙又插了百來下,再度插開宮口,將濃稠灼熱的精液直直射進了子宮,燙的徐苒渾身直哆嗦。
    “啊……嗚嗚,好燙…我疼……”徐苒抓住身側男人的手臂肌肉,小身體還在顫抖著,哭的直硬咽。
    曹敘尹也有點沒想到會這樣,抽出還沒軟下去的肉棒,把她腿放下,側過身躺下將小女孩摟進懷裏,安撫的親著她的臉頰嘴唇,另壹只手在花穴周圍輕輕按著,“老婆不哭,對不起,我沒控制住弄疼妳了,以後不會了,我給妳揉揉。”語氣是從未有過的溫柔,輕的只有她能聽見,眼神也滿是憐愛。
    “哼……”徐苒抽了抽鼻子,感覺有點丟人,痛感就那壹會,現在已經消下去了,男人跟哄女兒壹樣讓她有點不好意思,卻也感受到了滿滿的愛惜。輕輕哼了壹聲,把頭埋進男人懷裏蹭了蹭。
    曹敘尹失笑,真是個可愛的小貓咪。揉揉她柔軟的發頂,心裏也軟成壹片。“真是我的寶貝,老婆,我愛妳。”
    徐苒臉都紅了,男人的聲音溫柔又深情,她承認這壹刻她心動了。可是她什麽也不能說。只能將頭更深的埋進男人懷裏,張開手臂抱住他的腰。
    看著她這副害羞的樣子,曹敘尹開懷的笑出了聲。可愛的小東西。
    男人嘛,總要有壹處是硬的。心軟了,底下就硬了。
    徐苒還在男人的胸前蹭著,絲毫不覺危險的到來。
    “唔…寶寶,妳不痛了吧?”曹敘尹的聲音仿佛在壓抑著什麽。
    “嗯?”徐苒擡頭,清澈的眼眸望進男人深邃的瞳孔,讓人看不清他在想什麽。
    “男人的乳頭也是有感覺的,妳都蹭了好幾分鍾了。”曹敘尹壓低聲音,帶著蠱惑的氣息,“來,親親它。”壹邊摸了摸她的耳朵,挺起胸膛,將那紅褐色的乳頭湊近徐苒的紅潤的唇。
    “……”看著唇邊的的小紅豆,徐苒舔了舔嘴角,伸出舌頭輕輕從那小小的乳頭上勾了壹下。
    “嗯……”曹敘尹吸了口氣,喉嚨裏壓抑不住壹聲呻吟。
    男人的呻吟好似鼓勵,徐苒又舔了壹下,有點硬,有點鹹,是他的汗水。壹想到剛才男人在她身上賣力的揮灑著汗水,便忍不住夾了夾腿,唔,腿心還有點酸呢!
    將整顆乳頭含進嘴裏,用舌頭來回舔舐著,徐苒發現她越用力,男人的悶哼聲越大。
    仿佛找到了好玩的遊戲,徐苒吸吮著小紅豆,舌頭也不停頂弄著,時不時用牙齒輕輕地碰壹下,聽著男人喘息的變換,更換著更加刺激的口法讓他舒服。
    “苒苒,他乳頭好吃嗎?”忽然間,房間裏出現另壹個男人的聲音。
    --

Pò-⒙còм 吃到嘴的肉 高H(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