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馅了吗? (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露馅了吗? (简加繁)

      “咳咳…”徐苒吓得被自己口水呛到,弱弱的环顾了一圈房间,没有人啊,门也是关的…那哪来的声音???
    “笨蛋,这里。”那个声音有点无奈。
    徐苒循着声音看向靠在床头的手机,后置摄像头正对着她。
    “啊!!”拉过旁边的薄毯遮住身体,“闵…闵哲?”抬头望向身边的男人,“你干嘛要打电话给他?!”
    曹叙尹无辜的耸了耸肩,“闵老师说好多天没看见你了,让我开个视频见见你。”
    “什么?还视频?!”那刚才他不全都看见了?徐苒眉头都突突的跳,又气又无语,只能发泄的一口咬到他肩膀上,“坏蛋坏蛋!谁让你开视频了?”
    “嘶……”曹叙尹吃痛的吸了口气,却没动,让她出气。
    “…苒苒不想看我吗。”电话里闵哲的声音很低落。
    徐苒松开口,曹叙尹的肩膀已经有一个很深的牙印了,她刚才是真的很用力——不经过同意就拍她,而且是在做爱的情况下!虽然闵哲也跟她睡过了…但是她就是觉得有点变态啊!
    “……”徐苒不知道怎么回答闵哲——她的确不想见他,却不能这么直接地说出来。
    “宝宝不想看你,那我挂咯!”曹叙尹拿过手机,随意的说道。
    徐苒看见屏幕上出现闵哲的脸,嘴角微抿,显的有些楚楚可怜。身后是一排书架,看起来在书房里。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没准备好……”徐苒咬着被角,犹豫的说出口。看到男人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一下子就心软了。
    闵哲露出一丝笑,“好,明天我打给你好吗?苒苒。”
    徐苒闷闷的应了一声,“嗯…”
    曹叙尹挂了电话之后,徐苒还有点气,伸手掐他,“你是不是变态啊?”
    曹叙尹勾着嘴角,制住她的手,翻身又压上她,“以前他跟你做的时候也开视频给我看的,忘了吗?你那次很配合啊,做了三次。”
    “……”徐苒仿佛被电击中,整个人都不行了…
    这些人这么重口味?
    所以曹叙尹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心机boy!
    诶不对,以前也有过…所以她是露馅了吗?
    有点紧张的望进男人的眸子,他眼眸深邃,却看不懂有些什么意味…
    曹叙尹看着女孩忽然之间变的忐忑,心神一动,一言不发的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而女孩的紧张愈来愈明显,眼神闪烁,贝齿咬着嘴唇,小鼻头偶尔还皱一下。
    “宝宝,再来做一次吧。”用他以往的语气说道,不待女孩反应过来,再度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次格外漫长,徐苒本来心神就恍惚,男人就狠了心的惩罚她,次次顶到最深处,让她再没精力去想别的,只会跟着他的节奏而摇晃着。
    高潮后就晕过去的徐苒,没看见男人微眯的凤眸里,都是一片了然之色。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曹叙尹已经穿戴完毕了,见她睁开眼睛,走到床边将她抱起来,“宝宝快起床,今天我送你去公司。”
    公司?徐苒揉揉眼睛,真困。
    曹叙尹失笑的看着她一脸茫然的表情,忍不住亲了一口,“你在上班了,忘记了吗?”
    上班?哦,对,上班。睁开眼睛,看向面前英俊的男人。
    上班?!忽然瞪大了眼睛,几点了啊我靠,不会第二天上班就迟到吧?
    “八点,来得及。”曹叙尹没等她问出来就告诉她答案了。
    洗漱好下楼到餐厅,吴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吐司牛奶还有草莓酱。从厨房出来的吴姨看到两人一起下来,笑的眼都眯了起来,拿了两个饭盒放到桌上,“我给你们做了便当,中午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可以了。有你们喜欢的小排骨和牛肉,还有青菜和胡萝卜。”
    “还有便当,谢谢吴姨!”曹叙尹感到很惊喜,连连给吴姨夸了好一顿,直把吴姨笑的都合不拢嘴了,“不客气不客气,多过来吃饭,吴姨下次烧龙虾给你吃!”
    “……”服,嘴皮子厉害到哪都吃香。
    “子童没起来吗?”徐苒咬了口面包问道。
    “没呢,他贪睡的很。你们吃,我去把衣服给洗了。小曹便当别忘了啊!”吴姨甩甩手走向卫生间,还不忘回头嘱咐曹叙尹。
    “噗嗤!小曹?哈哈…”徐苒乐不可支,一个称呼就让成熟的精英律师一下子成了平凡的小青年,这算不算反差萌?
    曹叙尹凑过身将女孩手上的面包叼走,“老徐,别傻笑了,成天跟地主家嫁不出去的傻女儿一样。”
    徐苒嘴巴还保持着大笑的口型,声音却戛然而止,机械般慢动作扭头,眼神凶恶,“你是地主家娶不到老婆的傻儿子,敢抢我面包!还我!”说完就想扑过去抢面包,完全忽略了那声“老徐”。
    “到嘴的面包还想要回去,不可能!”曹叙尹灵活的避开她,笑嘻嘻的把面包塞进嘴里,故意挑眉逗她。
    “果然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徐苒把他盘子里的面包全部拿了过来,悠哉悠哉的晃着小腿,“这叫声东击西。”
    “……”曹叙尹抽了抽嘴角。
    ************
    到公司已经八点五十了,还没走到办公室就被章粲喊住了,“泡杯咖啡送过来。”
    “是。”只得转身走向茶水间。
    “咚咚咚。”端着咖啡敲敲门,章粲从文件中抬起头,“进来。”
    将咖啡放到桌上,见没有什么问题就准备转身出去。
    “谁让你走了?”章粲的声音有点冷。
    徐苒回头,“……”昨天她等他发话结果被赶人了,今天想主动出去不打扰他,也不对?
    “你作为我的助理,竟然来的比我晚,谁给你的胆子?当做迟到记,这个月全勤没了。”章粲喝了口咖啡,眼皮都没抬。
    “……”明明九点上班…没有人告诉她要来的比总裁早啊!而且她又不知道总裁几点来的…全勤奖虽然不多,但是就这样被扣了,徐苒也有点不高兴。索性脑子里还记得人事经理的告诫:“总裁生气的时候不要说话,他骂人的时候不能顶嘴。”徐苒很乖的一言不发,垂着脑袋听训。
    “出去吧,把这些拿出去看,中午有个饭局,你跟我去。”章粲指了指桌上的一叠文件,吩咐道。
    *******
    更的有点晚!抱歉!抖音耽误我成为一个勤劳的作者!我决定卸载一分钟!
    *******
    繁——
    “咳咳…”徐苒嚇得被自己口水嗆到,弱弱的環顧了壹圈房間,沒有人啊,門也是關的…那哪來的聲音???
    “笨蛋,這裏。”那個聲音有點無奈。
    徐苒循著聲音看向靠在床頭的手機,後置攝像頭正對著她。
    “啊!!”拉過旁邊的薄毯遮住身體,“闵…闵哲?”擡頭望向身邊的男人,“妳幹嘛要打電話給他?!”
    曹敘尹無辜的聳了聳肩,“闵老師說好多天沒看見妳了,讓我開個視頻見見妳。”
    “什麽?還視頻?!”那剛才他不全都看見了?徐苒眉頭都突突的跳,又氣又無語,只能發泄的壹口咬到他肩膀上,“壞蛋壞蛋!誰讓妳開視頻了?”
    “嘶……”曹敘尹吃痛的吸了口氣,卻沒動,讓她出氣。
    “…苒苒不想看我嗎。”電話裏闵哲的聲音很低落。
    徐苒松開口,曹敘尹的肩膀已經有壹個很深的牙印了,她剛才是真的很用力——不經過同意就拍她,而且是在做愛的情況下!雖然闵哲也跟她睡過了…但是她就是覺得有點變態啊!
    “……”徐苒不知道怎麽回答闵哲——她的確不想見他,卻不能這麽直接地說出來。
    “寶寶不想看妳,那我挂咯!”曹敘尹拿過手機,隨意的說道。
    徐苒看見屏幕上出現闵哲的臉,嘴角微抿,顯的有些楚楚可憐。身後是壹排書架,看起來在書房裏。
    “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沒准備好……”徐苒咬著被角,猶豫的說出口。看到男人那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壹下子就心軟了。
    闵哲露出壹絲笑,“好,明天我打給妳好嗎?苒苒。”
    徐苒悶悶的應了壹聲,“嗯…”
    曹敘尹挂了電話之後,徐苒還有點氣,伸手掐他,“妳是不是變態啊?”
    曹敘尹勾著嘴角,制住她的手,翻身又壓上她,“以前他跟妳做的時候也開視頻給我看的,忘了嗎?妳那次很配合啊,做了三次。”
    “……”徐苒仿佛被電擊中,整個人都不行了…
    這些人這麽重口味?
    所以曹敘尹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心機boy!
    诶不對,以前也有過…所以她是露餡了嗎?
    有點緊張的望進男人的眸子,他眼眸深邃,卻看不懂有些什麽意味…
    曹敘尹看著女孩忽然之間變的忐忑,心神壹動,壹言不發的定定的看了她好壹會,而女孩的緊張愈來愈明顯,眼神閃爍,貝齒咬著嘴唇,小鼻頭偶爾還皺壹下。
    “寶寶,再來做壹次吧。”用他以往的語氣說道,不待女孩反應過來,再度吻上了她的唇。
    這壹次格外漫長,徐苒本來心神就恍惚,男人就狠了心的懲罰她,次次頂到最深處,讓她再沒精力去想別的,只會跟著他的節奏而搖晃著。
    高潮後就暈過去的徐苒,沒看見男人微眯的鳳眸裏,都是壹片了然之色。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曹敘尹已經穿戴完畢了,見她睜開眼睛,走到床邊將她抱起來,“寶寶快起床,今天我送妳去公司。”
    公司?徐苒揉揉眼睛,真困。
    曹敘尹失笑的看著她壹臉茫然的表情,忍不住親了壹口,“妳在上班了,忘記了嗎?”
    上班?哦,對,上班。睜開眼睛,看向面前英俊的男人。
    上班?!忽然瞪大了眼睛,幾點了啊我靠,不會第二天上班就遲到吧?
    “八點,來得及。”曹敘尹沒等她問出來就告訴她答案了。
    洗漱好下樓到餐廳,吳姨已經准備好了早餐,吐司牛奶還有草莓醬。從廚房出來的吳姨看到兩人壹起下來,笑的眼都眯了起來,拿了兩個飯盒放到桌上,“我給妳們做了便當,中午放到微波爐裏熱壹下就可以了。有妳們喜歡的小排骨和牛肉,還有青菜和胡蘿蔔。”
    “還有便當,謝謝吳姨!”曹敘尹感到很驚喜,連連給吳姨誇了好壹頓,直把吳姨笑的都合不攏嘴了,“不客氣不客氣,多過來吃飯,吳姨下次燒龍蝦給妳吃!”
    “……”服,嘴皮子厲害到哪都吃香。
    “子童沒起來嗎?”徐苒咬了口面包問道。
    “沒呢,他貪睡的很。妳們吃,我去把衣服給洗了。小曹便當別忘了啊!”吳姨甩甩手走向衛生間,還不忘回頭囑咐曹敘尹。
    “噗嗤!小曹?哈哈…”徐苒樂不可支,壹個稱呼就讓成熟的精英律師壹下子成了平凡的小青年,這算不算反差萌?
    曹敘尹湊過身將女孩手上的面包叼走,“老徐,別傻笑了,成天跟地主家嫁不出去的傻女兒壹樣。”
    徐苒嘴巴還保持著大笑的口型,聲音卻戛然而止,機械般慢動作扭頭,眼神凶惡,“妳是地主家娶不到老婆的傻兒子,敢搶我面包!還我!”說完就想撲過去搶面包,完全忽略了那聲“老徐”。
    “到嘴的面包還想要回去,不可能!”曹敘尹靈活的避開她,笑嘻嘻的把面包塞進嘴裏,故意挑眉逗她。
    “果然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徐苒把他盤子裏的面包全部拿了過來,悠哉悠哉的晃著小腿,“這叫聲東擊西。”
    “……”曹敘尹抽了抽嘴角。
    ************
    到公司已經八點五十了,還沒走到辦公室就被章粲喊住了,“泡杯咖啡送過來。”
    “是。”只得轉身走向茶水間。
    “咚咚咚。”端著咖啡敲敲門,章粲從文件中擡起頭,“進來。”
    將咖啡放到桌上,見沒有什麽問題就准備轉身出去。
    “誰讓妳走了?”章粲的聲音有點冷。
    徐苒回頭,“……”昨天她等他發話結果被趕人了,今天想主動出去不打擾他,也不對?
    “妳作爲我的助理,竟然來的比我晚,誰給妳的膽子?當做遲到記,這個月全勤沒了。”章粲喝了口咖啡,眼皮都沒擡。
    “……”明明九點上班…沒有人告訴她要來的比總裁早啊!而且她又不知道總裁幾點來的…全勤獎雖然不多,但是就這樣被扣了,徐苒也有點不高興。索性腦子裏還記得人事經理的告誡:“總裁生氣的時候不要說話,他罵人的時候不能頂嘴。”徐苒很乖的壹言不發,垂著腦袋聽訓。
    “出去吧,把這些拿出去看,中午有個飯局,妳跟我去。”章粲指了指桌上的壹疊文件,吩咐道。
    --

露馅了吗? (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