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危险!(简加繁)

      简——
    想不出来只能用逻辑来推测,俞骞之是电竞圈第一男神,人气居高不下,那么想害他的,很有可能就是与他有过节或者被他压了一筹的电竞圈其他人物。
    嗯,那么动机有了。接下来就是判断了,能弄到那么多海洛因的,不只是有钱,应该还有一些关系。能不能查到这些毒品的来源呢?这个徐苒办不到,只能等章粲出来再问他了。
    徐苒又思索了一番,然后拿出手机搜索有没有人曾经和俞骞之有过节的。哎,这一查果然有!ED战队的队长刘渠曾经比赛输给俞骞之过,那时候俞骞之是AL战队的队长,那时候刘渠放话要AL解散,要俞骞之好看。后来AL真的解散了,网友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是不是刘渠搞的鬼…
    “好,感谢各位同志的配合,今天的笔录就到这里。如果你们有其他重要信息,记得一定要告诉我们。”两个警察将五六个穿着统一队服的男生送到门口,对他们说道。
    徐苒闻声抬头看过去,发现那些人穿的紫色队服,正是刘渠所在的ED战队的队服!没错,俞骞之加入的新战队这次还是和ED战队比赛。
    那些男生应下了,陆续出门。徐苒有点急,章粲还不出来,而那些人就要走了!
    来不及想太多,她提上手包就跟了出去。隔着几步的距离走在他们后面。
    他们六个人分成两排走,一直没有人出声,直到出了警局的大门。
    徐苒控制着脚步声,装作顺路的样子慢悠悠的走着。
    他们来的时候是跟警车来的,没有开车,这片地方比较偏,不好打车,所以一直在往前走着。直到拐了个弯,才有人讲话。
    “这下他翻不了身了,哈哈,以后电竞圈就是刘哥的天下了!”一个年纪稍小的男生笑哈哈的开口。
    他身边的高个子男人拍了拍他的头,“你话可不能乱说,被有心人听到就不好了!”
    “就是,咱刘哥可什么都没干,运气女神就眷顾咱!”后排一个男生附和。
    然后就是一群人都在夸捧刘哥,吆喝声不断。
    徐苒静静听着,一边猜想着这事到底和刘渠有没有关系。
    忽然,她被人一拽,扑进一个人的怀里。
    “啊!”毫无防备的,徐苒惊叫了一声。抬头一看,面前的高个子男人正是刘渠!本就偷听他们说话的徐苒顿时就心虚了,脸色也吓的苍白,心想不会被发现了吧?
    “美女,你这是要跟着我们去哪啊?”刘渠长的不错,声音也好听,就是一脸的邪气。
    “我没有跟着你们,我要打车。”徐苒推开他,后退一步,却发现她被这几人包围了…
    刘渠扯了扯嘴角,“打车?你看看这是哪?”
    徐苒心蹦蹦跳,抬手捂住胸口,看向周围,怎么走到后山了?明明刚才走的一直是大马路啊,她都看到前方有出租车了!
    “我说美女,是不是想跟哥几个来一炮啊?”有个小眼睛男生盯着徐苒的胸和腿,猥琐的说。
    “哈哈哈,不怕被干死么?哥哥我一个人就能把你操晕过去!”这个男生长着一张娃娃脸,却说着下流的话。
    刘渠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们闭嘴,看向徐苒,眼睛上挑,十分不正经,“你和俞骞之什么关系?”
    徐苒想后退,可是背后也有人,左右也有人。想逃跑,且不说她穿的是高跟鞋,就说对面有六个男人,她是没有把握能成功跑出去的,他们抓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况且,一跑的话就承认自己心虚了,就成了他们的对立方,下场…不用想了,绝对会非常惨。
    “我和俞骞之没有关系,我是比较喜欢你们战队的,在网上看到新闻就过来了,才会跟着你们的…”徐苒找借口敷衍他们,一边用眼睛瞟向四周,这里真的太偏了,平常都没有人会走这边。不知道章粲发现她不见了会不会来找她,他能知道她在这里吗……
    “喜欢我们战队啊?那你把我们名字都报一遍,生日应该也记得吧,还有擅长玩哪个人物,也都说上来。”一个长相阳光的男生摸着下巴,对她露牙一笑,悠悠的说道。
    徐苒心一紧,手指用力捏着手包,她根本就不关注这些,怎么可能知道,除了知道一个刘渠的名字,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徐苒咬住下唇,脸上故作镇定,却还是出卖了她的心虚与惶恐。
    刘渠嗤笑了一声,“说啊,不说的话,哥几个今天要开荤了。正好也有一个多月没碰女人了,是吧?”
    其他人连连附和,“我都半年没碰女人了,这妞胸大屁股翘,上起来肯定爽!”
    徐苒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了,颤抖着,她没学过什么防狼术,也没练过跆拳道和散打,面对这六个不善的男人,她是真的害怕。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出来,而且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身后的人上前一步,倏地将徐苒抱起,“一起上吧,马上天都黑了!”
    徐苒吓的尖叫,“啊!!放开我!!你们别碰我!!警察局就在这边,我报警了!”
    周围的男生也涌过来,一双双手放到了她身上,在她胸上,腰上,腿上抚摸着。
    “呵,警察来了我们就说是你勾引我们的。”一男生开始解她的衬衫,一边理直气壮的说。
    “对,你这骚货!要不要也喊警察一起操你?!”一人将她裙子掀上去,用力揉捏她的臀肉。其他的手在扯她的丝袜,摸她的大腿,一路往上,摸到她穿着丁字裤的裆部。
    “真是个骚逼,穿丁字裤,就是想让人操的吧!”一个男人吞了吞口水,嘴里不干不净的。
    “啊!!不要碰我——”徐苒惊恐的大叫着,挥手挠面前的人,一边也用脚踢那些摸她下身的人。
    “啪!”一男生被挠到脸,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到了徐苒脸上,“骚货,还打老子,操死你这贱逼!”
    其他人将她手脚制住,她再也动不了了,感受着身上那么多双恶心的手,还有脸颊的疼痛,徐苒哭了出来,“放过我………求求你们了……”
    “哭,越哭我们就越兴奋,哈哈哈哈!”娃娃脸的男生嫌解扣子太麻烦,手上一个用力就将她的衬衫撕开了,看到胸罩拢着饱满圆挺的胸,眼睛都直了,将胸罩拉上去,惊叹道“哇,真有料!这么大的奶子,乳交肯定舒服!”
    徐苒手脚都不能动了,小脸上全是泪痕,闭上眼睛不去看这些邪恶猥琐的男人,绝望得想今天可能要死在这了…如果死了的话,能不能回去她自己的世界呢?来这肉文世界的短短几天的时间,过的比她从前的二十年都要“精彩”,或者说惊心动魄,但这不是她想要的…
    就在娃娃脸男人的手要摸上乳房时,斜地里飞出一个人影一脚将他踹翻,一时间所有人都惊了,还没来得及动作,那人又迅速而有力的将其他人打趴并扔了出去。没错,就是扔。
    这六人被扔出几米远,落到满是石子的路上,“砰——”,俱发出沉重的闷响。
    “啊……痛……”龇牙咧嘴地惨叫着,刘渠等人捂着胸口看向来人,那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个头接近一米九,身材十分魁梧,周身气场也非常强大,脸上也画了迷彩看不清长相,但是从眼神中,可以看出对他们的厌恶与不屑。“怎么,敢欺负女人,敢和我打架吗?”男人开口了,声音有点低哑,透露着鄙视。
    刘渠与几人对视一眼,心中想法一致,这人肯定是警察之类的人,但绝不是徐苒口中报警而赶来的警察。要论打架,刚才这男人在一瞬间就将他们六个撂倒,并扔出这么远,他们肯定打不过他,很丢脸,他们虽然人多,但不得不承认实力真的没法比。着地的那一瞬间,身体上传来的巨大疼痛就让他们认输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不敢跟警察打架,毕竟是公众人物,不能背负上袭警的骂名。
    “手机给我。”男人对徐苒说道。
    徐苒一直处于极度的惊恐中,害怕那六个男人会强奸她,会折磨她…她都要学古代烈女咬舌自尽了,忽然,有人从天而降救了她。
    在徐苒看来,他就是从天而降的英雄,穿着迷彩训练服的英雄,一人将那六人都打败,解救她的英雄。
    江斯武看着呆愣没有动作的女孩,泪眼朦胧的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表情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以及…崇拜。
    “手机。”江斯武重复一遍。
    徐苒回过神,连忙在旁边的手包中找出手机解锁后给他。
    江斯武拨打了警局的电话,告诉这里的位置,让他们迅速派人过来接人。
    徐苒身上衣服都被撕开了,特别是胸口那块,所以她得一直用手捂着,面对高大的男人,她感觉十分窘迫,“谢谢你…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
    江斯武把手机还给她,“举手之劳。你能站起来吗?你还需要去警局录一下口供。”
    那边六个人艰难的爬起来,“能不能不要去警局……我们私了,你要多少钱都可以的!”
    江斯武一眼瞪过去,没人敢再说话了,只嘴里嗫嚅着。
    ********
    猜猜看是不是新男主啦~~
    发现写剧情好有意思哦,哈哈哈哈哈
    ********
    繁——
    想不出來只能用邏輯來推測,俞骞之是電競圈第壹男神,人氣居高不下,那麽想害他的,很有可能就是與他有過節或者被他壓了壹籌的電競圈其他人物。
    嗯,那麽動機有了。接下來就是判斷了,能弄到那麽多海洛因的,不只是有錢,應該還有壹些關系。能不能查到這些毒品的來源呢?這個徐苒辦不到,只能等章粲出來再問他了。
    徐苒又思索了壹番,然後拿出手機搜索有沒有人曾經和俞骞之有過節的。哎,這壹查果然有!ED戰隊的隊長劉渠曾經比賽輸給俞骞之過,那時候俞骞之是AL戰隊的隊長,那時候劉渠放話要AL解散,要俞骞之好看。後來AL真的解散了,網友議論紛紛,都在猜測是不是劉渠搞的鬼…
    “好,感謝各位同志的配合,今天的筆錄就到這裏。如果妳們有其他重要信息,記得壹定要告訴我們。”兩個警察將五六個穿著統壹隊服的男生送到門口,對他們說道。
    徐苒聞聲擡頭看過去,發現那些人穿的紫色隊服,正是劉渠所在的ED戰隊的隊服!沒錯,俞骞之加入的新戰隊這次還是和ED戰隊比賽。
    那些男生應下了,陸續出門。徐苒有點急,章粲還不出來,而那些人就要走了!
    來不及想太多,她提上手包就跟了出去。隔著幾步的距離走在他們後面。
    他們六個人分成兩排走,壹直沒有人出聲,直到出了警局的大門。
    徐苒控制著腳步聲,裝作順路的樣子慢悠悠的走著。
    他們來的時候是跟警車來的,沒有開車,這片地方比較偏,不好打車,所以壹直在往前走著。直到拐了個彎,才有人講話。
    “這下他翻不了身了,哈哈,以後電競圈就是劉哥的天下了!”壹個年紀稍小的男生笑哈哈的開口。
    他身邊的高個子男人拍了拍他的頭,“妳話可不能亂說,被有心人聽到就不好了!”
    “就是,咱劉哥可什麽都沒幹,運氣女神就眷顧咱!”後排壹個男生附和。
    然後就是壹群人都在誇捧劉哥,咬喝聲不斷。
    徐苒靜靜聽著,壹邊猜想著這事到底和劉渠有沒有關系。
    忽然,她被人壹拽,撲進壹個人的懷裏。
    “啊!”毫無防備的,徐苒驚叫了壹聲。擡頭壹看,面前的高個子男人正是劉渠!本就偷聽他們說話的徐苒頓時就心虛了,臉色也嚇的蒼白,心想不會被發現了吧?
    “美女,妳這是要跟著我們去哪啊?”劉渠長的不錯,聲音也好聽,就是壹臉的邪氣。
    “我沒有跟著妳們,我要打車。”徐苒推開他,後退壹步,卻發現她被這幾人包圍了…
    劉渠扯了扯嘴角,“打車?妳看看這是哪?”
    徐苒心蹦蹦跳,擡手捂住胸口,看向周圍,怎麽走到後山了?明明剛才走的壹直是大馬路啊,她都看到前方有出租車了!
    “我說美女,是不是想跟哥幾個來壹炮啊?”有個小眼睛男生盯著徐苒的胸和腿,猥瑣的說。
    “哈哈哈,不怕被幹死麽?哥哥我壹個人就能把妳操暈過去!”這個男生長著壹張娃娃臉,卻說著下流的話。
    劉渠比了個手勢,示意他們閉嘴,看向徐苒,眼睛上挑,十分不正經,“妳和俞骞之什麽關系?”
    徐苒想後退,可是背後也有人,左右也有人。想逃跑,且不說她穿的是高跟鞋,就說對面有六個男人,她是沒有把握能成功跑出去的,他們抓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況且,壹跑的話就承認自己心虛了,就成了他們的對立方,下場…不用想了,絕對會非常慘。
    “我和俞骞之沒有關系,我是比較喜歡妳們戰隊的,在網上看到新聞就過來了,才會跟著妳們的…”徐苒找借口敷衍他們,壹邊用眼睛瞟向四周,這裏真的太偏了,平常都沒有人會走這邊。不知道章粲發現她不見了會不會來找她,他能知道她在這裏嗎……
    “喜歡我們戰隊啊?那妳把我們名字都報壹遍,生日應該也記得吧,還有擅長玩哪個人物,也都說上來。”壹個長相陽光的男生摸著下巴,對她露牙壹笑,悠悠的說道。
    徐苒心壹緊,手指用力捏著手包,她根本就不關注這些,怎麽可能知道,除了知道壹個劉渠的名字,其他的什麽都不知道…
    徐苒咬住下唇,臉上故作鎮定,卻還是出賣了她的心虛與惶恐。
    劉渠嗤笑了壹聲,“說啊,不說的話,哥幾個今天要開葷了。正好也有壹個多月沒碰女人了,是吧?”
    其他人連連附和,“我都半年沒碰女人了,這鈕胸大屁股翹,上起來肯定爽!”
    徐苒感覺渾身都不自在了,顫抖著,她沒學過什麽防狼術,也沒練過跆拳道和散打,面對這六個不善的男人,她是真的害怕。十分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跟出來,而且也沒聽到什麽有用的信息……
    身後的人上前壹步,倏地將徐苒抱起,“壹起上吧,馬上天都黑了!”
    徐苒嚇的尖叫,“啊!!放開我!!妳們別碰我!!警察局就在這邊,我報警了!”
    周圍的男生也湧過來,壹雙雙手放到了她身上,在她胸上,腰上,腿上撫摸著。
    “呵,警察來了我們就說是妳勾引我們的。”壹男生開始解她的襯衫,壹邊理直氣壯的說。
    “對,妳這騷貨!要不要也喊警察壹起操妳?!”壹人將她裙子掀上去,用力揉捏她的臀肉。其他的手在扯她的絲襪,摸她的大腿,壹路往上,摸到她穿著丁字褲的裆部。
    “真是個騷逼,穿丁字褲,就是想讓人操的吧!”壹個男人吞了吞口水,嘴裏不幹不淨的。
    “啊!!不要碰我——”徐苒驚恐的大叫著,揮手撓面前的人,壹邊也用腳踢那些摸她下身的人。
    “啪!”壹男生被撓到臉,反手就是壹巴掌扇到了徐苒臉上,“騷貨,還打老子,操死妳這賤逼!”
    其他人將她手腳制住,她再也動不了了,感受著身上那麽多雙惡心的手,還有臉頰的疼痛,徐苒哭了出來,“放過我………求求妳們了……”
    “哭,越哭我們就越興奮,哈哈哈哈!”娃娃臉的男生嫌解扣子太麻煩,手上壹個用力就將她的襯衫撕開了,看到胸罩攏著飽滿圓挺的胸,眼睛都直了,將胸罩拉上去,驚歎道“哇,真有料!這麽大的奶子,乳交肯定舒服!”
    徐苒手腳都不能動了,小臉上全是淚痕,閉上眼睛不去看這些邪惡猥瑣的男人,絕望得想今天可能要死在這了…如果死了的話,能不能回去她自己的世界呢?來這肉文世界的短短幾天的時間,過的比她從前的二十年都要“精彩”,或者說驚心動魄,但這不是她想要的…
    就在娃娃臉男人的手要摸上乳房時,斜地裏飛出壹個人影壹腳將他踹翻,壹時間所有人都驚了,還沒來得及動作,那人又迅速而有力的將其他人打趴並扔了出去。沒錯,就是扔。
    這六人被扔出幾米遠,落到滿是石子的路上,“砰——”,俱發出沈重的悶響。
    “啊……痛……”龇牙咧嘴地慘叫著,劉渠等人捂著胸口看向來人,那是壹個穿著迷彩服的男人,個頭接近壹米九,身材十分魁梧,周身氣場也非常強大,臉上也畫了迷彩看不清長相,但是從眼神中,可以看出對他們的厭惡與不屑。“怎麽,敢欺負女人,敢和我打架嗎?”男人開口了,聲音有點低啞,透露著鄙視。
    劉渠與幾人對視壹眼,心中想法壹致,這人肯定是警察之類的人,但絕不是徐苒口中報警而趕來的警察。要論打架,剛才這男人在壹瞬間就將他們六個撂倒,並扔出這麽遠,他們肯定打不過他,很丟臉,他們雖然人多,但不得不承認實力真的沒法比。著地的那壹瞬間,身體上傳來的巨大疼痛就讓他們認輸了。
    更重要的是,他們也不敢跟警察打架,畢竟是公衆人物,不能背負上襲警的罵名。
    “手機給我。”男人對徐苒說道。
    徐苒壹直處于極度的驚恐中,害怕那六個男人會強奸她,會折磨她…她都要學古代烈女咬舌自盡了,忽然,有人從天而降救了她。
    在徐苒看來,他就是從天而降的英雄,穿著迷彩訓練服的英雄,壹人將那六人都打敗,解救她的英雄。
    江斯武看著呆愣沒有動作的女孩,淚眼朦胧的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他,表情是劫後余生的慶幸以及…崇拜。
    “手機。”江斯武重複壹遍。
    徐苒回過神,連忙在旁邊的手包中找出手機解鎖後給他。
    江斯武撥打了警局的電話,告訴這裏的位置,讓他們迅速派人過來接人。
    徐苒身上衣服都被撕開了,特別是胸口那塊,所以她得壹直用手捂著,面對高大的男人,她感覺十分窘迫,“謝謝妳…要不是妳救了我,我就……”
    江斯武把手機還給她,“舉手之勞。妳能站起來嗎?妳還需要去警局錄壹下口供。”
    那邊六個人艱難的爬起來,“能不能不要去警局……我們私了,妳要多少錢都可以的!”
    江斯武壹眼瞪過去,沒人敢再說話了,只嘴裏聶嚅著。
    --

危险!(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