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⒙còм 宣泄(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Pò-⒙còм 宣泄(简加繁)

      简——
    “不私了!我要告你们性骚扰!”有人撑腰,徐苒底气立马足了,想到刚才差点被侵犯就气得恨不得把这几人给杖毙!
    “美女,刚才是你一直跟着我们,行动可疑,我们没想对你怎么样,只是想吓吓你,我们没有恶意的!”刘渠一脸诚恳的说。
    徐苒简直想一拖鞋拍到他那恶心的脸上去,“呵,刚才撕我衣服的不是你吗?颠倒黑白,我一定要告你,还有,你肯定和那些毒品有关,说不定就是你害俞骞之的!”
    “我告诉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刘渠激动的梗着脖子说着话,江斯武往前走了几步,低头看着他,“毒品?”
    “……”刘渠被他犀利的眼神盯着,只感觉灵魂都在颤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只恐惧的摇头。
    江斯武的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扫视着,脸上一片肃杀之气。
    隔着几米远,徐苒都看见刘渠的腿在打颤,恶意的揣测他等会是不是要尿裤子了……
    江斯武是上过战场的人,浑身的气场都是从生死边缘练出来的。在部队里,那些倍受训练的士兵都会怕他,更何况一个普通的游戏宅男。不需要怎么施压,刘渠就被吓得两股颤颤,嘴唇也直哆嗦。
    “嘀嘟嘀嘟——”   两辆警车鸣着笛开了过来,下车的警员看到这个场景都有点懵,才出警局没多久的六个男生此刻跟焉了的菜鸡一样耷拉着脑袋,紫色t恤上灰尘扑扑,同样才出警局没多久的漂亮女人衣衫不整的站在一个高大男人的后面,这个穿迷彩服的男人是谁?書菂囘ㄖ寸卜覀忘嘞ㄐㄡ藏んàǐTàИɡSんúЩú(海棠書箼)點CǒΜ
    江斯武的身份,这些警员还没有资格知道,而且,他是有任务在身才出现在这里的,更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了。见警察来了,知道这里没他事了,也不打算解释,冲那几个警察点点头,便打算转身钻入后山。
    粗实的胳膊被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江斯武条件反射,立刻手肘一弯反掌扣住抓他的手,顺势一扭,正准备掐上那人喉咙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刚才那个差点被侵犯的女孩子……
    “啊!!”徐苒痛呼出声,眼眶瞬间红了。她只是想拉住他而已,怎么一秒钟的功夫就被擒住了,手腕是不是脱臼了…好痛!
    江斯武赶紧放开她,看着她白皙手腕的红色手印,有点抱歉,“对不起,我不习惯有人碰我。”
    徐苒扁嘴,想哭,明明上一刻还是她的英雄,现在却把她当敌人,刚才要不是他反应过来,她都能被他掐住脖子给杀了…
    江斯武站着没动,手微微握拳,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跟普通女生打交道,“你手怎么样?”
    徐苒抬了抬胳膊,但是手掌动不了,手腕处是钻心的疼,额头上冷汗直冒,“好像脱臼了…”
    江斯武伸出两根手指摸了摸,的确是脱臼了。“我给你接上去。有点疼,忍一下。”
    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臂,一只手将她的手掌包住,一个用力,只听得“卡擦”一声响,就接好了。
    “嗯!!”徐苒做好心理准备,撇开眼不去看,但还是闷哼了一声,比刚才还痛!
    江斯武立马放开她,“好了,回去热敷一会就行了,别使劲。”
    徐苒点头,见他又打算转身离开,赶紧出声喊住他,“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江斯武却是毫不停顿的继续走,只抬起手摆了摆。
    那边警察将ED战队的人押上车,转身看见徐苒还盯着那人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
    “女士,女士!”年轻的警察喊了她好几声。
    徐苒看着江斯武的背影越走越远,走进茂密的山林,拐了几个弯,他的迷彩服和背景融合,终于看不见了。
    “女士,请你跟我们回一趟警局。”警察无奈,只能走到她身边喊她。
    徐苒点头,眉眼之间满是失落。
    到了警局她才想起来章粲!连忙打开手机,发现有二十多个章粲的未接电话,然而她手机从上班时一直静音,忘记调回来了。
    给章粲回一个电话,那边秒接,“徐苒,你在哪?怎么一直不接电话?”章粲声音有点急,有点喘。
    “我还在警局…刚才发生了点事情…”在电话里有些话真的难以启齿。
    “警局?那我现在回去,等我五分钟。”章粲没多问,只听得那边响起刺耳的刹车声,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一个女警察过来请徐苒到记录室,请她口述刚才发生的事。徐苒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脚尖,一边轻声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边,关于那个男人,只是简单一句路过的好人便带了过去。
    徐苒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不能轻易地公开,甚至连名字也不能透露,所以她更不能给他招来麻烦。
    女警安慰了她一番,拿出一件她自己的外套给她穿上,便出去了。
    这时章粲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看见徐苒披着陌生的外套,里面的衬衫皱巴巴的,头发也有点凌乱,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
    控制着情绪走到她身边,将她抱起来,声线有点不稳,“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徐苒被他这个反应吓到了,感到肩窝处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更是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变态毒舌,呸,总裁哭了?
    僵硬的抬起手拍拍章粲的后背,“咳咳,那个,我没事,我没被怎么样…你,你别哭…”
    章粲在她肩上蹭了一下,声音不自觉抬高,“真的,你没受伤?”
    徐苒点头,“真的,我没事。”
    章粲抬起头,眼眶有一点红,手在徐苒身上摸索着,确认她真的没有受伤,嘴里却忍不住的开始念叨,“谁让你一个人跑出去?还不跟我说也不接我电话,你多大人了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怎么突然这么凶?
    徐苒扁扁嘴,眼眶也红了,鼻头也红了,将他推开,“你管我你管我!这么凶我,你给我走开!”
    章粲凶狠了一秒的眼神立刻柔软下来,又是着急又是无措,将徐苒抱得更紧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凶你,我太担心你了,对不起,我好怕你出事,怕你受伤,怕你疼……”
    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忍住的徐苒,此刻被人心疼而温柔的安慰着,再也忍不住了,积攒了许久的委屈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徐苒埋在他怀里嚎啕大哭,把刚才所经历的害怕与惶恐全都哭了出来。
    章粲被她哭的心都要碎了,将她搂紧,一只手轻轻摸着她的头发,默默地跟她一起流眼泪。
    女警在门口看到也很感慨,没有打扰他们,轻轻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徐苒才止住哭泣,章粲悄悄抹掉眼泪,吸了吸鼻子,“不哭了,乖,我请律师过来,一定不能轻饶那些人渣!”
    徐苒点头,将脸上泪水擦干,她也一定不放过那群人渣!
    章粲打通了电话,声音有点急切,“曹律师,我这边有很重要的事,希望你能尽快赶来泊明区警局。”
    徐苒睁大眼睛,不会章粲口里的曹律师就是她认识的那个曹律师吧?
    ********
    有点卡文,emm
    江先生就是新男主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场,又迅速退场了,哈哈哈哈哈
    下次怎么让他出来溜溜呢?
    老曹要是来了,你们期待修罗场吗?
    *********
    繁——
    “不私了!我要告妳們性騷擾!”有人撐腰,徐苒底氣立馬足了,想到剛才差點被侵犯就氣得恨不得把這幾人給杖斃!
    “美女,剛才是妳壹直跟著我們,行動可疑,我們沒想對妳怎麽樣,只是想嚇嚇妳,我們沒有惡意的!”劉渠壹臉誠懇的說。
    徐苒簡直想壹拖鞋拍到他那惡心的臉上去,“呵,剛才撕我衣服的不是妳嗎?顛倒黑白,我壹定要告妳,還有,妳肯定和那些毒品有關,說不定就是妳害俞骞之的!”
    “我告訴妳,妳不要血口噴人!我怎麽可能……”劉渠激動的梗著脖子說著話,江斯武往前走了幾步,低頭看著他,“毒品?”
    “……”劉渠被他犀利的眼神盯著,只感覺靈魂都在顫抖,壹個字也說不出來了,只恐懼的搖頭。
    江斯武的目光在他身上來回掃視著,臉上壹片肅殺之氣。
    隔著幾米遠,徐苒都看見劉渠的腿在打顫,惡意的揣測他等會是不是要尿褲子了……
    江斯武是上過戰場的人,渾身的氣場都是從生死邊緣練出來的。在部隊裏,那些倍受訓練的士兵都會怕他,更何況壹個普通的遊戲宅男。不需要怎麽施壓,劉渠就被嚇得兩股顫顫,嘴唇也直哆嗦。
    “滴都滴都——”   兩輛警車鳴著笛開了過來,下車的警員看到這個場景都有點懵,才出警局沒多久的六個男生此刻跟焉了的菜雞壹樣耷拉著腦袋,紫色t恤上灰塵撲撲,同樣才出警局沒多久的漂亮女人衣衫不整的站在壹個高大男人的後面,這個穿迷彩服的男人是誰?
    江斯武的身份,這些警員還沒有資格知道,而且,他是有任務在身才出現在這裏的,更不能讓別人知道他了。見警察來了,知道這裏沒他事了,也不打算解釋,沖那幾個警察點點頭,便打算轉身鑽入後山。
    粗實的胳膊被壹只柔若無骨的小手抓住,江斯武條件反射,立刻手肘壹彎反掌扣住抓他的手,順勢壹扭,正准備掐上那人喉嚨的時候,才發現這是剛才那個差點被侵犯的女孩子……
    “啊!!”徐苒痛呼出聲,眼眶瞬間紅了。她只是想拉住他而已,怎麽壹秒鍾的功夫就被擒住了,手腕是不是脫臼了…好痛!
    江斯武趕緊放開她,看著她白皙手腕的紅色手印,有點抱歉,“對不起,我不習慣有人碰我。”
    徐苒扁嘴,想哭,明明上壹刻還是她的英雄,現在卻把她當敵人,剛才要不是他反應過來,她都能被他掐住脖子給殺了…
    江斯武站著沒動,手微微握拳,他實在不知道怎麽跟普通女生打交道,“妳手怎麽樣?”
    徐苒擡了擡胳膊,但是手掌動不了,手腕處是鑽心的疼,額頭上冷汗直冒,“好像脫臼了…”
    江斯武伸出兩根手指摸了摸,的確是脫臼了。“我給妳接上去。有點疼,忍壹下。”
    壹只手握住她的手臂,壹只手將她的手掌包住,壹個用力,只聽得“卡擦”壹聲響,就接好了。
    “嗯!!”徐苒做好心理准備,撇開眼不去看,但還是悶哼了壹聲,比剛才還痛!
    江斯武立馬放開她,“好了,回去熱敷壹會就行了,別使勁。”
    徐苒點頭,見他又打算轉身離開,趕緊出聲喊住他,“等等!妳叫什麽名字?”
    江斯武卻是毫不停頓的繼續走,只擡起手擺了擺。
    那邊警察將ED戰隊的人押上車,轉身看見徐苒還盯著那人離開的方向,壹動不動。
    “女士,女士!”年輕的警察喊了她好幾聲。
    徐苒看著江斯武的背影越走越遠,走進茂密的山林,拐了幾個彎,他的迷彩服和背景融合,終于看不見了。
    “女士,請妳跟我們回壹趟警局。”警察無奈,只能走到她身邊喊她。
    徐苒點頭,眉眼之間滿是失落。
    到了警局她才想起來章粲!連忙打開手機,發現有二十多個章粲的未接電話,然而她手機從上班時壹直靜音,忘記調回來了。
    給章粲回壹個電話,那邊秒接,“徐苒,妳在哪?怎麽壹直不接電話?”章粲聲音有點急,有點喘。
    “我還在警局…剛才發生了點事情…”在電話裏有些話真的難以啓齒。
    “警局?那我現在回去,等我五分鍾。”章粲沒多問,只聽得那邊響起刺耳的刹車聲,然後電話就挂斷了。
    壹個女警察過來請徐苒到記錄室,請她口述剛才發生的事。徐苒坐在椅子上,低頭看著腳尖,壹邊輕聲的把事情經過說了壹邊,關于那個男人,只是簡單壹句路過的好人便帶了過去。
    徐苒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不能輕易地公開,甚至連名字也不能透露,所以她更不能給他招來麻煩。
    女警安慰了她壹番,拿出壹件她自己的外套給她穿上,便出去了。
    這時章粲急匆匆地跑了進來,看見徐苒披著陌生的外套,裏面的襯衫皺巴巴的,頭發也有點淩亂,心裏有了不好的猜測…
    控制著情緒走到她身邊,將她抱起來,聲線有點不穩,“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徐苒被他這個反應嚇到了,感到肩窩處有溫熱的液體流下,更是驚的不知道說什麽好……變態毒舌,呸,總裁哭了?
    僵硬的擡起手拍拍章粲的後背,“咳咳,那個,我沒事,我沒被怎麽樣…妳,妳別哭…”
    章粲在她肩上蹭了壹下,聲音不自覺擡高,“真的,妳沒受傷?”
    徐苒點頭,“真的,我沒事。”
    章粲擡起頭,眼眶有壹點紅,手在徐苒身上摸索著,確認她真的沒有受傷,嘴裏卻忍不住的開始念刀,“誰讓妳壹個人跑出去?還不跟我說也不接我電話,妳多大人了怎麽這麽不懂事?妳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些什麽?”
    ……怎麽突然這麽凶?
    徐苒扁扁嘴,眼眶也紅了,鼻頭也紅了,將他推開,“妳管我妳管我!這麽凶我,妳給我走開!”
    章粲凶狠了壹秒的眼神立刻柔軟下來,又是著急又是無措,將徐苒抱得更緊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凶妳,我太擔心妳了,對不起,我好怕妳出事,怕妳受傷,怕妳疼……”
    壹直告訴自己要堅強要忍住的徐苒,此刻被人心疼而溫柔的安慰著,再也忍不住了,積攢了許久的委屈終于有了宣泄的地方,徐苒埋在他懷裏嚎啕大哭,把剛才所經曆的害怕與惶恐全都哭了出來。
    章粲被她哭的心都要碎了,將她摟緊,壹只手輕輕摸著她的頭發,默默地跟她壹起流眼淚。
    女警在門口看到也很感慨,沒有打擾他們,輕輕離開了。
    過了好壹會,徐苒才止住哭泣,章粲悄悄抹掉眼淚,吸了吸鼻子,“不哭了,乖,我請律師過來,壹定不能輕饒那些人渣!”
    徐苒點頭,將臉上淚水擦幹,她也壹定不放過那群人渣!
    章粲打通了電話,聲音有點急切,“曹律師,我這邊有很重要的事,希望妳能盡快趕來泊明區警局。”
    徐苒睜大眼睛,不會章粲口裏的曹律師就是她認識的那個曹律師吧?
    --

Pò-⒙còм 宣泄(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