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⒙còм 修罗场 (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Pò-⒙còм 修罗场 (简加繁)

      简——
    挂断电话之后的章粲发现徐苒有点坐立难安、欲言又止,以为她还是有点害怕,便搂住她的肩,柔声安慰,“别怕,这曹律师很厉害的,在业内都很有名。我一定要让那群人渣坐牢!”
    徐苒表情更复杂了,看着一脸正义的章粲,她更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过多久曹叙尹就来了,正好他在这附近和别人吃饭,接到章粲的电话便赶过来了。倒不是关系多好,只是章粲高薪聘请他为昕承公司的法律顾问,并且同意他不需要到公司上班,只在公司有重要案子需要处理的时候才会让他过来,曹叙尹便无可无不可的答应了。
    女警将他带到这间小小的记录室,曹叙尹第一个看见的是——
    “宝宝?你怎么在这?”
    背对门口的章粲莫名其妙,并且一阵肉麻,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宝宝了?还我怎么在这,不是我打电话给你的吗?
    然而还没等他转身,身旁的女人就被拉走了,曹叙尹紧张的将徐苒上下打量,“发生什么事了?你受伤了吗?有没有怎么样?”
    章粲这才反应过来,曹律师口中的宝宝是——徐苒?
    曹律师紧张的表情和眼神与刚才的他如出一辙,同是男人,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徐苒,你可真行!
    难怪刚才那么不对劲,就是怕被他发现吧?
    眼看着曹叙尹都要摸上徐苒的腰了,章粲忍不了了,一把将徐苒扯到身后,“曹律师,请你冷静一下。”
    曹叙尹这才看向面前的章粲,眼神冷冰冰,“章总,苒苒是我女朋友,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徐苒此时此刻只想当一个透明人……还好章粲个子高,将她完全挡住了。
    她大概猜到两个男人碰面后可能会有一点那啥,但是没有想到,曹叙尹竟然直接说她是他女朋友!
    章粲的拳头握紧,面上不动声色,“你女朋友?抱歉,我没有听她提起过你。”
    曹叙尹绕过他去拉徐苒,一边从容说道,“以你和她的关系,自然是没有达到可以介绍对象的地步了。”
    “哦是吗,那可真抱歉,我们的关系可不止表面上那样呢。”章粲也冷声道。
    曹叙尹眉头一跳,正准备开口说话…
    天呐这都说的什么!徐苒忍不下去了,把面前两个男人都推开,“在警局里你们吵什么吵?嗯?我刚才差点被六个人给强了,你们不去处理反而在这跟小学生吵架一样!还有你,你朋友被人陷害的要枪毙了,你还在这愣着!都给我该干嘛干嘛去!走啊!”書菂囘ㄖ寸卜覀忘嘞ㄐㄡ藏んàǐTàИɡSんúЩú(海棠書箼)點CǒΜ
    曹叙尹脸色完全阴沉下来,“哪六个人?活得不耐烦了敢动我女人!”
    章粲也不再跟他争吵了,两人迅速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简单地给他概括了一下情况,便带着他往外走去。一边回头嘱咐徐苒就在这等着,不要出门。
    徐苒瘫坐在椅子上,长吁一口气,天呐鬼知道她刚才经历了什么……
    曹叙尹找警察问了话,得到资格了又和那六个人谈了话。章粲在外面,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看见里面那六个人都一脸恐惧,甚至有个年纪小的都哭了出来。
    曹叙尹出来的时候脸上一片冷峻,看向章粲,“你跟我出来一下。”
    章粲将袖子往上挽了一截,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两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走到警局围墙的角落里,天已经黑了,外面的灯光不太亮,这一块区域更是显得昏暗。
    “你什么意思?”曹叙尹声音冷的如同冰渣。
    章粲知道他问的是他在记录室里的那句话,“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我和徐苒,有关系。”
    曹叙尹倏地一拳打向他的脸,他一直有准备,所以看到曹叙尹出拳的时候,他微微侧身避开,伸手拉住他的拳头,反手一拳捶向曹叙尹的胃。“别打脸,等会她看见不好。”章粲甚至嘴角有一丝微笑。
    曹叙尹连忙后退但还是被打中,面上寒气更重了,也将袖子挽上去,冷冷的说,“不许你提她,你算个什么东西?”再度握拳冲了上去。
    章粲吃力的躲开,一边说,“我跟她从小就认识了,15岁她还写过情书给我,我们昨天上床了…”
    曹叙尹每听一句,眼就红一分,待听到那句我们上床了,就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揪过章粲的衣领将他狠狠甩到地上,不管不顾的左一拳右一拳打到他的脸上,“人渣!谁让你碰她的?!”
    章粲被打中两拳,感觉嘴里都是铁锈味,抬臂挡住他的拳头,双腿夹住曹叙尹的腰身将他一扭,翻身坐到他身上,来不及吐出嘴里的血沫,狠狠的将两拳还回去,“她是自愿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最好离她远点,她是我的!我的!”
    曹叙尹气的几乎鼻子冒烟,屈起膝盖顶向章粲腿间,“混蛋,刚才她被人欺负你在哪?她喜欢什么你知道吗?你去过她家见过家长吗?”趁他躲避的时候,直起腿狠狠一脚踹向他胸口。
    徐苒趴在桌上都要睡着了,女警过来将她喊醒,“有两个男人在外面打起来了,有个男士是跟你一起的那位。”
    徐苒瞬间清醒,打,打起来了?
    等她赶到的时候,院子里围了一圈警察,曹叙尹和章粲身后都被几个警察拉住,但两人还是拼了命的要打。
    “喂!你们住手!”徐苒挤上前将曹叙尹往后拉,“别打了,你们俩多大人了怎么还打架?”
    曹叙尹带伤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向章粲挑衅的看了一眼,抱住徐苒,“宝宝,是他打我的,我脸好痛…”
    章粲的眼神黯淡无光,失了力气,垂下手臂,只望着女人的背影。
    周围警察一看就知道了,也都散了。人家女主角都来了,选择也是那么明显…
    “你嘴都流血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哦对了,总裁…”徐苒现在才想起章粲,推开曹叙尹的怀抱回身寻找章粲,却只看见了一个孤独的背影。
    *********
    嘻嘻小虐总裁
    珍珠要满百了,你们想看谁的肉哇?
    *********
    繁——
    挂斷電話之後的章粲發現徐苒有點坐立難安、欲言又止,以爲她還是有點害怕,便摟住她的肩,柔聲安慰,“別怕,這曹律師很厲害的,在業內都很有名。我壹定要讓那群人渣坐牢!”
    徐苒表情更複雜了,看著壹臉正義的章粲,她更不知道說什麽好。
    沒過多久曹敘尹就來了,正好他在這附近和別人吃飯,接到章粲的電話便趕過來了。倒不是關系多好,只是章粲高薪聘請他爲昕承公司的法律顧問,並且同意他不需要到公司上班,只在公司有重要案子需要處理的時候才會讓他過來,曹敘尹便無可無不可的答應了。
    女警將他帶到這間小小的記錄室,曹敘尹第壹個看見的是——
    “寶寶?妳怎麽在這?”
    背對門口的章粲莫名其妙,並且壹陣肉麻,我什麽時候成妳的寶寶了?還我怎麽在這,不是我打電話給妳的嗎?
    然而還沒等他轉身,身旁的女人就被拉走了,曹敘尹緊張的將徐苒上下打量,“發生什麽事了?妳受傷了嗎?有沒有怎麽樣?”
    章粲這才反應過來,曹律師口中的寶寶是——徐苒?
    曹律師緊張的表情和眼神與剛才的他如出壹轍,同是男人,他好像知道了些什麽——徐苒,妳可真行!
    難怪剛才那麽不對勁,就是怕被他發現吧?
    眼看著曹敘尹都要摸上徐苒的腰了,章粲忍不了了,壹把將徐苒扯到身後,“曹律師,請妳冷靜壹下。”
    曹敘尹這才看向面前的章粲,眼神冷冰冰,“章總,苒苒是我女朋友,請妳不要多管閑事。”
    徐苒此時此刻只想當壹個透明人……還好章粲個子高,將她完全擋住了。
    她大概猜到兩個男人碰面後可能會有壹點那啥,但是沒有想到,曹敘尹竟然直接說她是他女朋友!
    章粲的拳頭握緊,面上不動聲色,“妳女朋友?抱歉,我沒有聽她提起過妳。”
    曹敘尹繞過他去拉徐苒,壹邊從容說道,“以妳和她的關系,自然是沒有達到可以介紹對象的地步了。”
    “哦是嗎,那可真抱歉,我們的關系可不止表面上那樣呢。”章粲也冷聲道。
    曹敘尹眉頭壹跳,正准備開口說話…
    天呐這都說的什麽!徐苒忍不下去了,把面前兩個男人都推開,“在警局裏妳們吵什麽吵?嗯?我剛才差點被六個人給強了,妳們不去處理反而在這跟小學生吵架壹樣!還有妳,妳朋友被人陷害的要槍斃了,妳還在這愣著!都給我該幹嘛幹嘛去!走啊!”
    曹敘尹臉色完全陰沈下來,“哪六個人?活得不耐煩了敢動我女人!”
    章粲也不再跟他爭吵了,兩人迅速統壹戰線,壹致對外。簡單地給他概括了壹下情況,便帶著他往外走去。壹邊回頭囑咐徐苒就在這等著,不要出門。
    徐苒癱坐在椅子上,長籲壹口氣,天呐鬼知道她剛才經曆了什麽……
    曹敘尹找警察問了話,得到資格了又和那六個人談了話。章粲在外面,不知道他說了什麽,只看見裏面那六個人都壹臉恐懼,甚至有個年紀小的都哭了出來。
    曹敘尹出來的時候臉上壹片冷峻,看向章粲,“妳跟我出來壹下。”
    章粲將袖子往上挽了壹截,跟在他身後走了出去。
    兩個身材高挑的男人走到警局圍牆的角落裏,天已經黑了,外面的燈光不太亮,這壹塊區域更是顯得昏暗。
    “妳什麽意思?”曹敘尹聲音冷的如同冰渣。
    章粲知道他問的是他在記錄室裏的那句話,“沒什麽意思啊,就是我和徐苒,有關系。”
    曹敘尹倏地壹拳打向他的臉,他壹直有准備,所以看到曹敘尹出拳的時候,他微微側身避開,伸手拉住他的拳頭,反手壹拳捶向曹敘尹的胃。“別打臉,等會她看見不好。”章粲甚至嘴角有壹絲微笑。
    曹敘尹連忙後退但還是被打中,面上寒氣更重了,也將袖子挽上去,冷冷的說,“不許妳提她,妳算個什麽東西?”再度握拳沖了上去。
    章粲吃力的躲開,壹邊說,“我跟她從小就認識了,15歲她還寫過情書給我,我們昨天上床了…”
    曹敘尹每聽壹句,眼就紅壹分,待聽到那句我們上床了,就再也控制不住,壹把揪過章粲的衣領將他狠狠甩到地上,不管不顧的左壹拳右壹拳打到他的臉上,“人渣!誰讓妳碰她的?!”
    章粲被打中兩拳,感覺嘴裏都是鐵鏽味,擡臂擋住他的拳頭,雙腿夾住曹敘尹的腰身將他壹扭,翻身坐到他身上,來不及吐出嘴裏的血沫,狠狠的將兩拳還回去,“她是自願的!跟妳有什麽關系?妳最好離她遠點,她是我的!我的!”
    曹敘尹氣的幾乎鼻子冒煙,屈起膝蓋頂向章粲腿間,“混蛋,剛才她被人欺負妳在哪?她喜歡什麽妳知道嗎?妳去過她家見過家長嗎?”趁他躲避的時候,直起腿狠狠壹腳踹向他胸口。
    徐苒趴在桌上都要睡著了,女警過來將她喊醒,“有兩個男人在外面打起來了,有個男士是跟妳壹起的那位。”
    徐苒瞬間清醒,打,打起來了?
    等她趕到的時候,院子裏圍了壹圈警察,曹敘尹和章粲身後都被幾個警察拉住,但兩人還是拼了命的要打。
    “喂!妳們住手!”徐苒擠上前將曹敘尹往後拉,“別打了,妳們倆多大人了怎麽還打架?”
    曹敘尹帶傷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向章粲挑釁的看了壹眼,抱住徐苒,“寶寶,是他打我的,我臉好痛…”
    章粲的眼神黯淡無光,失了力氣,垂下手臂,只望著女人的背影。
    周圍警察壹看就知道了,也都散了。人家女主角都來了,選擇也是那麽明顯…
    “妳嘴都流血了,我們去醫院看看。哦對了,總裁…”徐苒現在才想起章粲,推開曹敘尹的懷抱回身尋找章粲,卻只看見了壹個孤獨的背影。
    --

Pò-⒙còм 修罗场 (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