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更小日常~非正文剧情!(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520加更小日常~非正文剧情!(简加繁)

      简——
    这些天的温度都要赶上夏季的最高峰了,家里的空调整天都是开的,徐苒舒服的睡到九点才醒,右边床上已经没有人了。
    薄毯下的身体赤裸一片,雪白的肌肤上遍布了红绯的吻痕,腿间是干净清爽的。也对,作为有洁癖的冯医生,每次做完都会抱着睡着的她洗澡。
    随手拿起床边男人的白衬衫套上,就走出了房间。
    冯轩坐在沙发上写论文,鼻梁上架着一副浅铜色的大框眼镜,穿着宽松的白色短袖衫和卡其色短裤,坐姿笔直,看上去像个大学生,还是有校草称号的那种。
    听见开门声,他本来淡然的表情立刻变得温柔,放下电脑往那边看去,只一眼,就让他深邃的眼眸笼上了一层暗色。女孩肤白如雪,黑发如瀑,娇小的身材穿着他的衬衫,随便的扣了几粒扣子,性感的锁骨在领口出若隐若现,下摆盖住了腿根,露出一截笔直纤细的双腿,再往下,是她小巧可爱的脚丫。
    冯轩站起来,眉头微皱,“别动,又不穿拖鞋。”
    徐苒站在原地,等着男人过来抱她。
    冯轩都不用使劲就把她抱在了怀里,小小一只,柔软的,温暖的,让他心里满满的。语气又温柔了些,“寒气从脚入体,容易生病。以后要注意点,知道吗?”
    徐苒搂住他,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下,“知道啦冯医生!”接受一个男人也要接受他的职业病,没办法,谁让他是她男人呢。
    冯轩喉结滚动了一下,大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却发现她衬衫底下什么都没穿,“大早上的别勾我,今天你还想不想出门了。”
    徐苒这才四处张望,问道,“他们呢?”
    冯轩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眯了眯眼,“在我怀里还问别的男人?”
    徐苒笑眯眯的把他眼镜摘下,在他唇上啵了一口,“他们怎么比得上阿轩呢,阿轩在我心里可是最重要的呢!”
    冯轩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抬手摸到她后脑勺,想跟她来个法式深吻,这时,另一个房间的门开了,曹叙尹赤着上身靠在门口,凉凉的说,“昨天是谁说我是最重要的啊?前天是谁说闵哲是最重要的啊?”
    徐苒被吓一跳,听到曹叙尹的话,又心虚的钻进冯轩怀里。
    冯轩眼神降温,向曹叙尹飞出眼刀,“你怎么还没出去?”
    曹叙尹迈着步子走出来,下身只松松的围了一条浴巾,“我今天休息。”
    气氛被破坏,冯轩无法再继续刚才的亲吻,也不计较徐苒说的到底谁最重要。拍拍徐苒的背,温言道:“乖,去洗漱。粥还在温着的,我给你煎个蛋卷。”
    转头冷冷的对曹叙尹说,“到门那边把苒苒拖鞋拿过来。”
    曹叙尹不理他,径直走到沙发弯腰将徐苒从他怀里抱出来,“宝宝,我抱你去洗漱,以后在家不用穿鞋,去哪我都抱着你,不让你着凉。”
    徐苒像小孩一样被曹叙尹抱起来,衬衫都跑到上面,赤裸的下身完全暴露在冯轩眼前。
    冯轩眼神一暗,又想到眼前这碍眼的男人,心里控制不住的想拿刀将他解剖了……
    “不麻烦你了,我抱苒苒去换衣服。”冯轩将衬衫往下扯扯,拉住徐苒。
    可怜的徐苒被两双手争夺着,“都放开我,我自己去!”   推开他们,跳到地上,迅速跑回房间并关上门。
    冯轩冷冷的看了曹叙尹一眼,便起身去了厨房。
    曹叙尹无所谓的笑,躺到沙发上,还说了一句,“给我也来几个蛋卷哈!”
    冯轩当作没听见。
    徐苒洗漱好出来的时候,梁远正好回来,手上提了一大堆吃的,“学姐,我给你带好吃的了,就知道你才起来!”
    徐苒“哒哒哒”的踏着拖鞋就跑向玄关处,梁远眯眼笑,把她抱住,低头嘟嘴,示意她亲一下。
    徐苒也不矫情,“吧唧”一下就亲了上去,亲完就跑,顺势把吃的也抢走了。
    梁远楞在原地,抽了抽嘴角,“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我的吃的…”
    曹叙尹笑,“你心里应该有点逼数的!”
    冯轩端着一盘蛋卷和一碗粥从厨房出来,看见徐苒在餐桌上拆汉堡,走过去将汉堡拿开,“垃圾食品不要吃,不然你又长痘,还便秘。梁远你就不能买点健康的给她吃?”
    徐苒仰头望天,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
    整整一年了,冯轩管她管的特别严,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虽然说都是垃圾食品,但是她觉得偶尔吃一次又不会怎样…
    “乖,吃早餐,晚上我们出去吃。”冯轩知道她不太开心,便摸摸她的小脑袋安慰道。然后,提着一袋子的汉堡薯条,扔给了沙发上的曹叙尹。
    “……”你以为我没听到你说这是垃圾食品吗?
    冯轩给他一个不吃拉倒的眼神。
    梁远到餐桌上将徐苒抱起来坐到自己腿上,拿起粥一口一口喂她。
    “不用啦…我自己吃…唔……”徐苒想拒绝,可是看到嘴边的粥,只得张口接住。
    梁远凑过去将她唇上沾到的粥舔掉,还故意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徐苒身体软了大半,小哥哥要不要这样撩?
    冯轩还没说话,曹叙尹就说了,“这样吃饭容易消化不良,你放开宝宝。”
    梁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手把徐苒搂的更紧了。
    好不容易早餐吃完,徐苒已经软成一瘫泥了,抱住梁远的脖子,无意识的在他身上蹭着。
    梁远也很兴奋,好几天都没碰过她了,刚准备把她抱到房间里,这时候大门又开了。
    穿着军装的江斯武回来了,手上拿了一束花。
    徐苒顺着声音往那边看了一眼,立刻喜上眉梢,恢复了精神,从梁远怀里跳出来,跑向江斯武。
    江斯武严峻的脸上露出笑意,张开双臂迎接她。
    徐苒跳到他身上,两腿夹住他的腰,手臂搂上他的脖子,非常自觉的在他唇上重重亲了一下。“你回来啦!”
    江斯武一手把花给她,另一手托着她的屁股,“嗯,回来陪你,喜欢吗?”
    花是她最喜欢的蔷薇,热情的粉红,开的正灿烂,清香扑鼻。徐苒嗅了几口,咧开大大的笑容,“喜欢!谢谢你!”
    江斯武踢掉鞋子,抱着她走近屋里,三个男人在沙发上坐成一排,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
    江斯武也不说什么,径直走向徐苒的房间。
    徐苒就更不用说啦,眼里就只有这个男人,和手里的这束花。
    如果她这时候走到沙发那看一眼,就会发现那三个男人的眼神充满了失落。
    闵哲推开门进来,觉得气氛有点怪。“怎么了?苒苒还没起床?”徐苒的房门是关着的。
    曹叙尹闷闷道,“老江回来了。”
    闵哲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将手里的蛋糕放到餐桌上,走到沙发和他们一起排排坐,盯着电视上的小猪佩奇一言不发。
    快到中午的时候,章粲和俞骞之提了好几个大型购物袋回来了,一开门,没有以往那个迎接他们的人,只有四个靠着沙发的脑袋,和电视机的猪哼声。
    “阿苒?”俞骞之喊了一声。
    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应答。
    “在房里呢,老江回来了。”
    “……”两人沉默了一瞬。然后便将购物袋提到厨房,开始准备起午饭来。
    一个小时后,满满一桌子的菜做好了,如果吴姨在这,肯定会笑的合不拢嘴了,因为这全是她家苒苒爱吃的!
    然而六个男人围在桌子旁,目光炯炯,一人伸出了一条手臂,开始了……猜拳。
    几轮下来,梁远成了最后的输家。
    “去吧,小兄弟,看好你!”曹叙尹拍拍他的肩,大气的说道。
    梁远咬着牙走向徐苒的房门,隔音很好,听不见什么声音,曲起手指敲了三下,“江大哥,苒苒,吃饭了。”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知道了。”
    梁远松了口气,赶紧跳回餐桌边坐着。
    五分钟后,江斯武抱着徐苒出来了。
    徐苒脸红红的看向餐桌上的六个男人,声音带着高潮后的媚音,“都在呢…唔,阿武放我下来吧…”
    江斯武挑眉,“你能走吗?”
    下身的酸痛告诉徐苒,她确实不能走…难为情的咬住下唇,“都怪你…哼…”
    江斯武眼里的宠溺都要溢出来了,“嗯,怪我。就罚我喂你吃饭吧,好吗?”
    徐苒轻捶他胸口,“不要…”
    闵哲开口说,“过来坐吧,苒苒肯定饿坏了。”
    俞骞之附和道,“是呀,苒苒,我给你剥蟹,这大闸蟹可新鲜了!”
    梁远也不甘落后,“学姐,这鱼肉可嫩了,来尝尝!”
    一顿饭就是来自七个男人的投喂与争宠,徐苒也不好拒绝哪一个,凡是夹给她的,她都吃了…
    冯轩将她的碗拿走,“行了她吃不下了,别把胃撑坏了。”
    徐苒揉揉肚子,唔,真吃不消,最难消受美男恩没错了…不过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都回来了…
    章粲给她倒了杯山楂果汁,“晚上我们去墨思蜜吃饭,吃完看电影吧,好久没陪苒苒看电影了。”
    墨思蜜是新开的西餐厅,请的是米其林三星级的大厨主厨,非常受欢迎,预约都已经排到半年后了。不过章粲是老板,早早将今晚的预约全部取消,整个餐厅只会有他们八个人。
    “嗯……今天什么日子啊?”徐苒被山楂果汁酸的脸都皱起来,一边疑惑的问道。
    七个男人都罕见的沉默了。
    徐苒忽然有点心凉凉…该不会是他们哪一个人的生日吧???目光瞄到厨房流理台上的精美蛋糕盒,更是心一跳,罪过罪过,竟然忘了!哦不对,是她根本记不得…七个男人的生日,哪能记清呢?况且她也不爱记日子什么的,连今天多少号都不知道…
    “咳,宝宝,今天是520。”曹叙尹开口说道。
    “噢!”徐苒恍然大悟,想起这几天朋友圈都在发一些奇怪的动态,难怪,今天就是520啊!
    看着男人们有点失落的表情,心里突然明朗了,原来他们都知道,今天,是想给她惊喜的吧?
    满满的感动涌上心头,这么多英俊优秀的男人,她徐苒何德何能?
    “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
    3400字的肥章啊~可惜不是正文,哈哈哈
    宝宝们520快乐,有对象的祝幸福99,没对象的祝你们早日找到真爱!
    *********
    繁——
    這些天的溫度都要趕上夏季的最高峰了,家裏的空調整天都是開的,徐苒舒服的睡到九點才醒,右邊床上已經沒有人了。
    薄毯下的身體赤裸壹片,雪白的肌膚上遍布了紅绯的吻痕,腿間是幹淨清爽的。也對,作爲有潔癖的馮醫生,每次做完都會抱著睡著的她洗澡。
    隨手拿起床邊男人的白襯衫套上,就走出了房間。
    馮軒坐在沙發上寫論文,鼻梁上架著壹副淺銅色的大框眼鏡,穿著寬松的白色短袖衫和卡其色短褲,坐姿筆直,看上去像個大學生,還是有校草稱號的那種。
    聽見開門聲,他本來淡然的表情立刻變得溫柔,放下電腦往那邊看去,只壹眼,就讓他深邃的眼眸籠上了壹層暗色。女孩膚白如雪,黑發如瀑,嬌小的身材穿著他的襯衫,隨便的扣了幾粒扣子,性感的鎖骨在領口出若隱若現,下擺蓋住了腿根,露出壹截筆直纖細的雙腿,再往下,是她小巧可愛的腳丫。
    馮軒站起來,眉頭微皺,“別動,又不穿拖鞋。”
    徐苒站在原地,等著男人過來抱她。
    馮軒都不用使勁就把她抱在了懷裏,小小壹只,柔軟的,溫暖的,讓他心裏滿滿的。語氣又溫柔了些,“寒氣從腳入體,容易生病。以後要注意點,知道嗎?”
    徐苒摟住他,在他脖子上輕輕咬了壹下,“知道啦馮醫生!”接受壹個男人也要接受他的職業病,沒辦法,誰讓他是她男人呢。
    馮軒喉結滾動了壹下,大手在她屁股上捏了壹下,卻發現她襯衫底下什麽都沒穿,“大早上的別勾我,今天妳還想不想出門了。”
    徐苒這才四處張望,問道,“他們呢?”
    馮軒抱著她在沙發上坐下,眯了眯眼,“在我懷裏還問別的男人?”
    徐苒笑眯眯的把他眼鏡摘下,在他唇上啵了壹口,“他們怎麽比得上阿軒呢,阿軒在我心裏可是最重要的呢!”
    馮軒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揚,擡手摸到她後腦勺,想跟她來個法式深吻,這時,另壹個房間的門開了,曹敘尹赤著上身靠在門口,涼涼的說,“昨天是誰說我是最重要的啊?前天是誰說闵哲是最重要的啊?”
    徐苒被嚇壹跳,聽到曹敘尹的話,又心虛的鑽進馮軒懷裏。
    馮軒眼神降溫,向曹敘尹飛出眼刀,“妳怎麽還沒出去?”
    曹敘尹邁著步子走出來,下身只松松的圍了壹條浴巾,“我今天休息。”
    氣氛被破壞,馮軒無法再繼續剛才的親吻,也不計較徐苒說的到底誰最重要。拍拍徐苒的背,溫言道:“乖,去洗漱。粥還在溫著的,我給妳煎個蛋卷。”
    轉頭冷冷的對曹敘尹說,“到門那邊把苒苒拖鞋拿過來。”
    曹敘尹不理他,徑直走到沙發彎腰將徐苒從他懷裏抱出來,“寶寶,我抱妳去洗漱,以後在家不用穿鞋,去哪我都抱著妳,不讓妳著涼。”
    徐苒像小孩壹樣被曹敘尹抱起來,襯衫都跑到上面,赤裸的下身完全暴露在馮軒眼前。
    馮軒眼神壹暗,又想到眼前這礙眼的男人,心裏控制不住的想拿刀將他解剖了……
    “不麻煩妳了,我抱苒苒去換衣服。”馮軒將襯衫往下扯扯,拉住徐苒。
    可憐的徐苒被兩雙手爭奪著,“都放開我,我自己去!”   推開他們,跳到地上,迅速跑回房間並關上門。
    馮軒冷冷的看了曹敘尹壹眼,便起身去了廚房。
    曹敘尹無所謂的笑,躺到沙發上,還說了壹句,“給我也來幾個蛋卷哈!”
    馮軒當作沒聽見。
    徐苒洗漱好出來的時候,梁遠正好回來,手上提了壹大堆吃的,“學姐,我給妳帶好吃的了,就知道妳才起來!”
    徐苒“哒哒哒”的踏著拖鞋就跑向玄關處,梁遠眯眼笑,把她抱住,低頭都嘴,示意她親壹下。
    徐苒也不矯情,“吧唧”壹下就親了上去,親完就跑,順勢把吃的也搶走了。
    梁遠楞在原地,抽了抽嘴角,“妳到底是愛我還是愛我的吃的…”
    曹敘尹笑,“妳心裏應該有點逼數的!”
    馮軒端著壹盤蛋卷和壹碗粥從廚房出來,看見徐苒在餐桌上拆漢堡,走過去將漢堡拿開,“垃圾食品不要吃,不然妳又長痘,還便秘。梁遠妳就不能買點健康的給她吃?”
    徐苒仰頭望天,告訴自己壹定要忍住…
    整整壹年了,馮軒管她管的特別嚴,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雖然說都是垃圾食品,但是她覺得偶爾吃壹次又不會怎樣…
    “乖,吃早餐,晚上我們出去吃。”馮軒知道她不太開心,便摸摸她的小腦袋安慰道。然後,提著壹袋子的漢堡薯條,扔給了沙發上的曹敘尹。
    “……”妳以爲我沒聽到妳說這是垃圾食品嗎?
    馮軒給他壹個不吃拉倒的眼神。
    梁遠到餐桌上將徐苒抱起來坐到自己腿上,拿起粥壹口壹口喂她。
    “不用啦…我自己吃…唔……”徐苒想拒絕,可是看到嘴邊的粥,只得張口接住。
    梁遠湊過去將她唇上沾到的粥舔掉,還故意將舌頭伸進她嘴裏。
    “嗯……”徐苒身體軟了大半,小哥哥要不要這樣撩?
    馮軒還沒說話,曹敘尹就說了,“這樣吃飯容易消化不良,妳放開寶寶。”
    梁遠從鼻子裏哼了壹聲,手把徐苒摟的更緊了。
    好不容易早餐吃完,徐苒已經軟成壹癱泥了,抱住梁遠的脖子,無意識的在他身上蹭著。
    梁遠也很興奮,好幾天都沒碰過她了,剛准備把她抱到房間裏,這時候大門又開了。
    穿著軍裝的江斯武回來了,手上拿了壹束花。
    徐苒順著聲音往那邊看了壹眼,立刻喜上眉梢,恢複了精神,從梁遠懷裏跳出來,跑向江斯武。
    江斯武嚴峻的臉上露出笑意,張開雙臂迎接她。
    徐苒跳到他身上,兩腿夾住他的腰,手臂摟上他的脖子,非常自覺的在他唇上重重親了壹下。“妳回來啦!”
    江斯武壹手把花給她,另壹手托著她的屁股,“嗯,回來陪妳,喜歡嗎?”
    花是她最喜歡的薔薇,熱情的粉紅,開的正燦爛,清香撲鼻。徐苒嗅了幾口,咧開大大的笑容,“喜歡!謝謝妳!”
    江斯武踢掉鞋子,抱著她走近屋裏,三個男人在沙發上坐成壹排,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
    江斯武也不說什麽,徑直走向徐苒的房間。
    徐苒就更不用說啦,眼裏就只有這個男人,和手裏的這束花。
    如果她這時候走到沙發那看壹眼,就會發現那三個男人的眼神充滿了失落。
    闵哲推開門進來,覺得氣氛有點怪。“怎麽了?苒苒還沒起床?”徐苒的房門是關著的。
    曹敘尹悶悶道,“老江回來了。”
    闵哲壹怔,很快反應過來,將手裏的蛋糕放到餐桌上,走到沙發和他們壹起排排坐,盯著電視上的小豬佩奇壹言不發。
    快到中午的時候,章粲和俞骞之提了好幾個大型購物袋回來了,壹開門,沒有以往那個迎接他們的人,只有四個靠著沙發的腦袋,和電視機的豬哼聲。
    “阿苒?”俞骞之喊了壹聲。
    理所當然的沒有得到應答。
    “在房裏呢,老江回來了。”
    “……”兩人沈默了壹瞬。然後便將購物袋提到廚房,開始准備起午飯來。
    壹個小時後,滿滿壹桌子的菜做好了,如果吳姨在這,肯定會笑的合不攏嘴了,因爲這全是她家苒苒愛吃的!
    然而六個男人圍在桌子旁,目光炯炯,壹人伸出了壹條手臂,開始了……猜拳。
    幾輪下來,梁遠成了最後的輸家。
    “去吧,小兄弟,看好妳!”曹敘尹拍拍他的肩,大氣的說道。
    梁遠咬著牙走向徐苒的房門,隔音很好,聽不見什麽聲音,曲起手指敲了三下,“江大哥,苒苒,吃飯了。”
    過了壹會兒,裏面傳來男人的聲音,“知道了。”
    梁遠松了口氣,趕緊跳回餐桌邊坐著。
    五分鍾後,江斯武抱著徐苒出來了。
    徐苒臉紅紅的看向餐桌上的六個男人,聲音帶著高潮後的媚音,“都在呢…唔,阿武放我下來吧…”
    江斯武挑眉,“妳能走嗎?”
    下身的酸痛告訴徐苒,她確實不能走…難爲情的咬住下唇,“都怪妳…哼…”
    江斯武眼裏的寵溺都要溢出來了,“嗯,怪我。就罰我喂妳吃飯吧,好嗎?”
    徐苒輕捶他胸口,“不要…”
    闵哲開口說,“過來坐吧,苒苒肯定餓壞了。”
    俞骞之附和道,“是呀,苒苒,我給妳剝蟹,這大閘蟹可新鮮了!”
    梁遠也不甘落後,“學姐,這魚肉可嫩了,來嘗嘗!”
    壹頓飯就是來自七個男人的投喂與爭寵,徐苒也不好拒絕哪壹個,凡是夾給她的,她都吃了…
    馮軒將她的碗拿走,“行了她吃不下了,別把胃撐壞了。”
    徐苒揉揉肚子,唔,真吃不消,最難消受美男恩沒錯了…不過今天什麽日子啊,怎麽都回來了…
    章粲給她倒了杯山查果汁,“晚上我們去墨思蜜吃飯,吃完看電影吧,好久沒陪苒苒看電影了。”
    墨思蜜是新開的西餐廳,請的是米其林三星級的大廚主廚,非常受歡迎,預約都已經排到半年後了。不過章粲是老板,早早將今晚的預約全部取消,整個餐廳只會有他們八個人。
    “嗯……今天什麽日子啊?”徐苒被山查果汁酸的臉都皺起來,壹邊疑惑的問道。
    七個男人都罕見的沈默了。
    徐苒忽然有點心涼涼…該不會是他們哪壹個人的生日吧???目光瞄到廚房流理台上的精美蛋糕盒,更是心壹跳,罪過罪過,竟然忘了!哦不對,是她根本記不得…七個男人的生日,哪能記清呢?況且她也不愛記日子什麽的,連今天多少號都不知道…
    “咳,寶寶,今天是520。”曹敘尹開口說道。
    “噢!”徐苒恍然大悟,想起這幾天朋友圈都在發壹些奇怪的動態,難怪,今天就是520啊!
    看著男人們有點失落的表情,心裏突然明朗了,原來他們都知道,今天,是想給她驚喜的吧?
    滿滿的感動湧上心頭,這麽多英俊優秀的男人,她徐苒何德何能?
    “謝謝妳們,我愛妳們!”
    --

520加更小日常~非正文剧情!(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