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修罗场(简加繁)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继续修罗场(简加繁)

      简——
    曹叙尹将想上前追章粲的徐苒拉住,可怜兮兮的说,“宝宝我身上好疼,你能不能带我去医院…”
    徐苒有点担心的看着章粲越来越远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受伤没…
    “他下手好狠,我都没打到他…不然他能走这么快吗?我胃好疼,啊……宝宝快扶我!”曹叙尹
    夸张的弯腰用手捂住肚子,一边往徐苒身上倒。
    徐苒被他吓到了,赶紧扶住他,将他胳膊搭上自己肩膀,一手搂在他腰上,带着他往外走,“你…你这么疼吗?忍一下,我们马上去医院!你车在哪?我来开。”
    曹叙尹有分寸的将一部分体重压在她身上,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声音却十分痛楚,“嘶——我们走慢点,我腿也痛……”
    徐苒果然放慢脚步,“这样行吗?”将他搂紧一点,想减轻他走路带来的疼痛,“你们怎么打起来了…总裁还下这么狠的手…”
    曹叙尹叹了口气,“他是在向我撒气,哎,不说也罢,不怪他。”
    徐苒反倒替他生气,“凭什么向你撒气?你又没做错什么!他是不是有毛病?”
    曹叙尹眼里闪过计谋得逞的暗笑,果然,一下就上钩了。
    徐苒一路小心的开到医院,这时候医院已经下班了,只有急诊,便给他挂了号看急诊。
    非常巧的是,今天的急诊医师是个熟人。
    曹叙尹坐在椅子上,面前年轻帅气的医生却一直盯着徐苒,那个眼神…他好像有点懂。
    而徐苒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巴子,只想着找最近的医院却忘了这个医院有冯轩!而且为什么一个骨科医生也能出急诊?
    冯轩认出了面前的这个男人,正是他那天看见和徐苒开房的男人。从他脸上就能看出,一定是和人打架了,打完架徐苒送他来医院,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是情侣的话,那天,徐苒为什么要勾引他?
    徐苒一脸心虚的站在曹叙尹后面,不敢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点怕冷冷的冯医生。
    曹叙尹清了清喉咙,“咳,医生给我看一下伤吧。宝宝,你出去下。”
    徐苒点头,迫不及待的出去了。
    冯轩问他,“哪里有伤?”
    曹叙尹不动,抬头对他轻笑,“你等会告诉她我胃部和大腿的伤很重,膝盖骨都错位了,说的越严重越好。”
    冯轩将他上下打量,冷冷说道:“用不用说你需要动手术?”
    打过架身上没什么伤还要装作很严重的样子,徐苒还很紧张他。那么看来,很有可能刚才和他打架的男人,也和徐苒有关系。而面前这位,使了假苦肉计骗过了徐苒。
    曹叙尹还是笑,眼神却十分有穿透力,仿佛能看到他的内心,“你认识她?”
    冯轩颔首,面上不动声色,“认识。”
    “什么关系?”曹叙尹收敛了笑,这是他今天第二次问出这个问题,他怕这个医生的回答和章粲一样…
    徐苒啊徐苒,你有我和闵哲还不够吗?
    冯轩眼睛一眯,却不正面回答,“你猜到了。”
    他兼修心理学,发现曹叙尹的眼神有点飘忽,手指无意识的紧扣在一起,轻而易举猜到男人的想法,他在害怕,看来,他和徐苒不是情侣关系。冯轩的内心忽然有一丝窃喜。
    曹叙尹眼神变得阴沉,难道他真的也和徐苒…
    冯轩毫无惧意的淡然与他对视。
    “收起你的心思,她是我的。”刚才章粲在他面前说徐苒是他的,让曹叙尹非常不爽。此时他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宣告主权,突然觉得有点爽。
    “不好意思,请你去劝她。”冯轩依然沉着冷静。
    爽了一秒的曹叙尹想掀桌,他的意思是、徐苒对他有意思?怎么可能?
    “冯医生,”曹叙尹看了一眼他的胸牌,“她不可能喜欢你的,你最好不要缠着她,这是我以一个律师的身份对你的好心提醒。”
    “下一位!”冯轩看都不看他,扬声对门口喊到。
    曹叙尹感觉胸口处憋了一口老血,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徐苒赶紧推开门过来扶曹叙尹,问道,“伤怎么样?看这么久,是不是很严重?”
    曹叙尹对冯轩看了一眼,希望他作为一名医生所拥有的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不要让他失望。
    冯轩抬了抬眼皮,淡淡开口,“腰腹部有伤,大腿根处也有伤,膝盖骨差点粉碎。要静养,不能行房事,吃食以清淡为主,忌辛辣,忌烟酒。我给他开了药,到药房去取吧。”
    曹叙尹听到那句不能行房事就明白了,呵,医生的职业操守呢?感情挖坑等他呢!还膝盖骨差点粉碎,这他都能胡诌?
    徐苒听着他一本正经的交代,用心记下,丝毫不怀疑,同时对冯轩有了改观——原来骨科医生看急诊也这么厉害,什么都懂!忍不住露出敬佩的笑容,“谢谢你,谢谢你!”
    曹叙尹感觉他那一口老血马上都要喷出来了…看着徐苒还傻傻的对那腹黑的医生笑,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他向来战无不胜的曹律师,也有吃暗亏的一天。
    装伤在徐苒面前赢过章粲,却同样因为装伤,在冯轩这输了!
    好,这口气,他记下了。
    以后有关这家医院的官司,他都要认真地看,特别是牵扯到冯姓医生的,他更是要全力以赴。
    从诊室出来后,曹叙尹坐在大厅的板凳上,看着徐苒跑进跑出的缴费取药,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更多的却是止不住的甜。
    宝宝,你对我,或者说,现在的你,对我是有感情的吧?
    比起那个捂不热的你,我更喜欢现在生动可爱的你。
    ********
    今天的更新我都佩服自己!
    前面有一章日常哦,是520福利~来晚的宝宝们快去看看~
    还有我开新文啦~肥肉你懂得~~(滑稽脸)
    再次祝福各位宝宝520快乐~每天都要快乐哦,如果没有人爱你,请记得,我爱你哟!
    ********
    繁——
    曹敘尹將想上前追章粲的徐苒拉住,可憐兮兮的說,“寶寶我身上好疼,妳能不能帶我去醫院…”
    徐苒有點擔心的看著章粲越來越遠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受傷沒…
    “他下手好狠,我都沒打到他…不然他能走這麽快嗎?我胃好疼,啊……寶寶快扶我!”曹敘尹
    誇張的彎腰用手捂住肚子,壹邊往徐苒身上倒。
    徐苒被他嚇到了,趕緊扶住他,將他胳膊搭上自己肩膀,壹手摟在他腰上,帶著他往外走,“妳…妳這麽疼嗎?忍壹下,我們馬上去醫院!妳車在哪?我來開。”
    曹敘尹有分寸的將壹部分體重壓在她身上,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綻開壹個大大的笑容,聲音卻十分痛楚,“嘶——我們走慢點,我腿也痛……”
    徐苒果然放慢腳步,“這樣行嗎?”將他摟緊壹點,想減輕他走路帶來的疼痛,“妳們怎麽打起來了…總裁還下這麽狠的手…”
    曹敘尹歎了口氣,“他是在向我撒氣,哎,不說也罷,不怪他。”
    徐苒反倒替他生氣,“憑什麽向妳撒氣?妳又沒做錯什麽!他是不是有毛病?”
    曹敘尹眼裏閃過計謀得逞的暗笑,果然,壹下就上鈎了。
    徐苒壹路小心的開到醫院,這時候醫院已經下班了,只有急診,便給他挂了號看急診。
    非常巧的是,今天的急診醫師是個熟人。
    曹敘尹坐在椅子上,面前年輕帥氣的醫生卻壹直盯著徐苒,那個眼神…他好像有點懂。
    而徐苒恨不得給自己兩耳巴子,只想著找最近的醫院卻忘了這個醫院有馮軒!而且爲什麽壹個骨科醫生也能出急診?
    馮軒認出了面前的這個男人,正是他那天看見和徐苒開房的男人。從他臉上就能看出,壹定是和人打架了,打完架徐苒送他來醫院,他們倆到底是什麽關系?如果是情侶的話,那天,徐苒爲什麽要勾引他?
    徐苒壹臉心虛的站在曹敘尹後面,不敢說話。不知道爲什麽,她就是有點怕冷冷的馮醫生。
    曹敘尹清了清喉嚨,“咳,醫生給我看壹下傷吧。寶寶,妳出去下。”
    徐苒點頭,迫不及待的出去了。
    馮軒問他,“哪裏有傷?”
    曹敘尹不動,擡頭對他輕笑,“妳等會告訴她我胃部和大腿的傷很重,膝蓋骨都錯位了,說的越嚴重越好。”
    馮軒將他上下打量,冷冷說道:“用不用說妳需要動手術?”
    打過架身上沒什麽傷還要裝作很嚴重的樣子,徐苒還很緊張他。那麽看來,很有可能剛才和他打架的男人,也和徐苒有關系。而面前這位,使了假苦肉計騙過了徐苒。
    曹敘尹還是笑,眼神卻十分有穿透力,仿佛能看到他的內心,“妳認識她?”
    馮軒颔首,面上不動聲色,“認識。”
    “什麽關系?”曹敘尹收斂了笑,這是他今天第二次問出這個問題,他怕這個醫生的回答和章粲壹樣…
    徐苒啊徐苒,妳有我和闵哲還不夠嗎?
    馮軒眼睛壹眯,卻不正面回答,“妳猜到了。”
    他兼修心理學,發現曹敘尹的眼神有點飄忽,手指無意識的緊扣在壹起,輕而易舉猜到男人的想法,他在害怕,看來,他和徐苒不是情侶關系。馮軒的內心忽然有壹絲竊喜。
    曹敘尹眼神變得陰沈,難道他真的也和徐苒…
    馮軒毫無懼意的淡然與他對視。
    “收起妳的心思,她是我的。”剛才章粲在他面前說徐苒是他的,讓曹敘尹非常不爽。此時他在另壹個男人面前宣告主權,突然覺得有點爽。
    “不好意思,請妳去勸她。”馮軒依然沈著冷靜。
    爽了壹秒的曹敘尹想掀桌,他的意思是、徐苒對他有意思?怎麽可能?
    “馮醫生,”曹敘尹看了壹眼他的胸牌,“她不可能喜歡妳的,妳最好不要纏著她,這是我以壹個律師的身份對妳的好心提醒。”
    “下壹位!”馮軒看都不看他,揚聲對門口喊到。
    曹敘尹感覺胸口處憋了壹口老血,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
    徐苒趕緊推開門過來扶曹敘尹,問道,“傷怎麽樣?看這麽久,是不是很嚴重?”
    曹敘尹對馮軒看了壹眼,希望他作爲壹名醫生所擁有的最基本的職業操守不要讓他失望。
    馮軒擡了擡眼皮,淡淡開口,“腰腹部有傷,大腿根處也有傷,膝蓋骨差點粉碎。要靜養,不能行房事,吃食以清淡爲主,忌辛辣,忌煙酒。我給他開了藥,到藥房去取吧。”
    曹敘尹聽到那句不能行房事就明白了,呵,醫生的職業操守呢?感情挖坑等他呢!還膝蓋骨差點粉碎,這他都能胡謅?
    徐苒聽著他壹本正經的交代,用心記下,絲毫不懷疑,同時對馮軒有了改觀——原來骨科醫生看急診也這麽厲害,什麽都懂!忍不住露出敬佩的笑容,“謝謝妳,謝謝妳!”
    曹敘尹感覺他那壹口老血馬上都要噴出來了…看著徐苒還傻傻的對那腹黑的醫生笑,壹股無力感油然而生。
    他向來戰無不勝的曹律師,也有吃暗虧的壹天。
    裝傷在徐苒面前贏過章粲,卻同樣因爲裝傷,在馮軒這輸了!
    好,這口氣,他記下了。
    以後有關這家醫院的官司,他都要認真地看,特別是牽扯到馮姓醫生的,他更是要全力以赴。
    從診室出來後,曹敘尹坐在大廳的板凳上,看著徐苒跑進跑出的繳費取藥,心裏有點過意不去,更多的卻是止不住的甜。
    寶寶,妳對我,或者說,現在的妳,對我是有感情的吧?
    比起那個捂不熱的妳,我更喜歡現在生動可愛的妳。
    --

继续修罗场(简加繁)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