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案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结案

      这厢梁远和冯轩两人相看两相厌,觉得都是对方的出现才会造成这个局面,而且现在这个气氛实在令人尴尬。
    梁远活动活动拳头,“打架吧。”
    冯轩站起来,面色冷凝,“建议你提前打好急救电话。”
    梁远嗤了一声,“我劝你不要太高看自己了,我高中就得过省跆拳道比赛亚军。”
    冯轩看了他一会,面不改色,“15年吗?那年我是冠军。”
    “……”你怎么知道是15年?
    最后是咖啡店的服务员听到动静,打开门一看,两个人都躺在地上,包间能拆的都拆了,桌椅都散了,盆栽架也东倒西歪,沙发都掀倒了,杯子和咖啡壶也是成了一地的碎片。
    冯轩撑着地站起来,俊脸上有些青紫,表情还是很冷酷。拿出一张卡对目瞪口呆的服务员说,“物品损坏的赔偿费用从这个卡里扣。顺便,帮他叫个救护车。”
    梁远动不了,脸上的伤痕比冯远重的多,嘴角也溢出血来。只能两只熊猫眼望着天花板,抽着凉气咬牙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给我等着。”
    “等等,”冯轩觑了他一眼,喊住服务员,“他也赔一半,等下找他结。”
    “……”梁远真想起来和他继续打,可是…腿好像骨折了,手也好痛,抬不起来。
    这厢的徐苒还没平复好心情,就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徐女士,您的案子有了新的进程,请来一趟警局。”接线员女警客气的说。
    徐苒心想应该是曹叙尹那边有刘渠的证据了,因为那天徐苒的案子是按照强奸未遂结案的。曹叙尹当时作为她的律师向法院起诉他们了,要求按最高的年限——10年来判。后来曹叙尹说这样还是太轻了,他会找证据证明他们也是俞谦之案的凶手,然后两罪并罚。
    徐苒到警局的时候,曹叙尹正在局长办公室喝茶。
    “证据都有了,动机肯定是成立的。那刘渠背后的人物我也知道是谁了,夏局长不要管了,反正我是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的。”曹叙尹把玩着手上的天价茶盏,笑着对夏正局长说道。
    夏正四十出头的年纪坐到局长的位子可是不一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眼前这个人他真得罪不起,看起来只是个律师,但是他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啊!父亲曹谐是省委书记,外公林默山是西南军区总司令。可是另一头的人物也惹不起啊,背后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啊!
    夏正舔着脸笑道,“曹公子的厉害我是知道的,身为律师是该声张正义,我们警局也该配合。但是还请您体谅一下我的心情,我……”
    曹叙尹“呵”了一声,不轻不重的放下茶盏,“该怎么做其实你心里已经有考量了,晚辈奉劝夏局一句,不要太贪心,除非你这个位置不想坐了。”
    夏正的笑僵硬在了脸上,曹叙尹虽自称晚辈,可这威胁也太大了!他可是好不容易才爬上这个位置的!
    曹叙尹勾了勾唇,从容起身,“告辞。”
    徐苒听了女警的话才知道,曹叙尹找到了刘渠购买毒品的记录了,还有转账金额。而她这个案子也由强奸未遂变成杀人未遂了——因为她是听到了一些模糊的证据从而跟踪他们,刘渠等人看上去是要强奸她,很可能实际上是想杀人灭口的。
    所以综合下来,刘渠死刑,战队其他人均判刑30年。另外俞谦之无罪释放。
    徐苒看到这个结果才放松了下来,剧情再一次改变了,那么接下来……
    “苒苒!”曹叙尹一下来就看到了穿着蓝色背带裙的徐苒,眼睛一弯,笑得很真实。
    “你也在!”徐苒也很惊喜,这两个案子真的多亏了曹叙尹的帮忙,才能以这样的方式收场。“我看到结果了,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找到证据,真的好厉害!”
    曹叙尹抬手揉揉她的头,笑的更深了,“那今晚请我吃饭吧。”
    “好!”徐苒点头。
    ***************
    本渣渣不太懂法律,这个案子也是乱写的,判刑什么的大家看看就行啦…如果有小可爱懂这方面,也可以给我科普一下,我会改的!
    另外很抱歉隔了很久才更这篇文,真的是卡的要命,而且三次元很忙…
    现在理了一些思路,我会继续写下去,不坑。
    宝宝们有什么提议都可以告诉我!我是一个没有大纲的人,情节也全靠灵感…所以我会虚心采纳你们的提议的~~
    --

结案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