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梦境,我反攻。 高H

无脑肉文求放过! 作者:Shirleybaby

还原梦境,我反攻。 高H

      “苒苒,我以前好像梦见过你。”江斯武突然说道。
    “?”徐苒疑惑地抬起头看他。
    他的眼睛很深邃,平时总是很严峻的眼神,此刻都软化成温柔了。
    “大概几个月前吧,梦见你把我绑了起来,挑逗我刺激我,然后我挣脱了铁链。”
    徐苒眼睛逐渐瞪大,嘴唇也因吃惊而圆成O形。
    江斯武失笑,“很震惊吗?刚才想起来梦里的是你,我也很奇怪怎么会在不认识你的时候就梦到和你做爱。”
    徐苒摇头,“我也梦到过。”
    这下吃惊的变成了江斯武,他眉头一挑,问道:“你也梦过?”
    徐苒笑着点头,“嗯。”
    江斯武也笑,“要不要我们还原一下梦境?”
    徐苒感受到体内他的肉棒逐渐抬头,慢慢撑满她的花穴,惊恐地摇头,“不!”
    江斯武拥着她倒在床上,“我们省去前面捆绑的环节,直接到我反攻吧。”
    来不及再说什么,男人已经封住她的唇齿,大掌再次揉捏她胸前的饱满,下体毫不客气地开始抽插,刚射进去的精液被捣鼓地缓缓流淌出来,光洁的阴唇被撑开露出粉红色的嫩肉,一根粗壮的肉棒进进出出,看起来格外淫糜。
    这次的江斯武找到技巧,不再莽莽撞撞,而是游刃有余地操弄她。
    徐苒的呻吟似哭非哭,半睁着一双泪眼看他。
    江斯武受不了她的眼神,干脆把她翻个身,握住她的细腰,狠狠地往她臀上撞。
    “啊啊……啊你、轻点……啊……啊……嗯太深了……不要……不要了……”徐苒侧趴在枕头上,小手抓着两侧的床单。
    江斯武伸手把她捞起来让她直起身子,捏住她挺立的乳头,“坏女人,还勾引我吗?”
    “呜呜……不……不要……啊、啊!”徐苒摇头哭泣尖叫。
    江斯武含住她的耳垂,一路向下到她光滑细腻的脖子,肩膀,微微用力,在她身上咬出一个浅浅的牙印。
    “啊……你干嘛咬我……小狗吗?啊呀轻点……啊……”徐苒扭头看见一个牙印,没好气地骂他,结果换来更用力的顶撞。
    “那你这是在被狗干吗?嗯舒服吗?”江斯武把她往前倾的身子扶正,在她耳边说着话,劲臀发力,仿佛永动机一样不知疲倦地操干着。
    “啊……啊啊……唔慢点呀……啊呀……”徐苒被他弄得摇晃不止,胸前的乳波直荡,披散的发丝也不停跳动着。
    “我问你舒不舒服,回答我。”江斯武握上她晃动的乳,用力揉捏着,身下减慢速度,却一下一下顶到最深处。
    “呜呜……舒服、舒服、你快点呀……”被他磨得难受,徐苒终于哭着承认舒服,小屁股往后扭着,想加快点频率。
    “骚屁股真会扭,”江斯武拍拍她的臀,笑道“刚才要慢,现在又要快,你到底要怎样?嗯,这样行不行?”说着把她一条大腿抬起,窄腰更好发力,快速抽动着肉棒,把她的小屁股撞得啪啪作响,不一会就红了一大片。
    “啊……啊好快……肉棒好大……我不行了……要、要到了……啊……啊!”
    江斯武咬紧牙关,嫩穴里的媚肉又收紧了,这小骚穴真是太让人把持不住了。
    额头汗水低落,他还在猛烈撞击着娇臀,直到徐苒尖叫一声,颤抖着身体泄了出来。
    被高潮的穴肉夹得不能动,江斯武停下来把她放在床上趴好,再捏着她的屁股继续抽插着。
    “噗呲噗呲——”一股股水流被他的动作带得喷溅而出,甬道变得更加湿润滑腻,但是也更加紧致。
    “你这小逼怎么越肏越紧,”江斯武伏下身,贴在她的后背上,“是个什么宝贝?”
    徐苒被他送上高潮之后还在继续承受着操干,这会儿压根说不出话来,   呻吟出来的声音都是哭腔。
    “妖精。”江斯武低骂一声,撑起手臂,背上肌肉凸起,翘臀也紧绷起来,越发用力肏干这个小逼。
    徐苒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才低吼着射出一发精液给她。
    --

还原梦境,我反攻。 高H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