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分卷阅读14

经常睡她的男人( 高H NP) 作者:陈三愿

14、分卷阅读14

      !今天水怎么这么多!吸得这么紧,操死你!这里面是什么……”
    男人狠肏了数次,才迟钝地感觉到自己的龟头顶到了花穴深处震动的跳蛋,伸手去摸索,一下子摸到跳蛋的牵引绳,“还夹了跳蛋过来?骚不死你!想来这勾引谁?嗯?”
    “呃啊~~”
    男人一下子把阮湘穴里的跳蛋扯出来,她呻吟着,根本听不清男人在说什么。
    男人把沾满骚水的跳蛋扔在地上,搂起阮湘就走,将她带进旁边一间休息室,反锁上门,把她摁在沙发上,提起她的一条腿,就对准她的逼穴重新干进去。
    “啊……哈……不行……大鸡*不要再进来了……”
    里面的音乐声小了很多,阮湘的淫叫清晰可闻。
    男人终于觉察出不对劲,停下干穴的动作,伸手扯下阮湘的面具:“你……不是一璐,你是谁?”
    阮湘泪眼朦胧地看向男人,逆着昏暗的光,她也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只是他的身材好健硕,鸡*也……鹅蛋大的硬实大龟头还抵在她的屄口,蹭得那里的软肉发痒。
    她心里隐隐约约地想:咋回事儿啊,大哥你一上来就强*我,还问我是谁?
    但是这点思想立刻被身体旺盛的肉欲吞没,她骚穴里酸痒难耐,本能地淫蛇般扭动身体,屄口的媚肉蠕动着吸夹男人的龟头,手伸去摸向自己的衣襟,想把里面胀痛的大奶子掏出来:“好热……呜……好痒……肏我……大鸡*快肏我……”
    “假装一璐勾引我,不要脸的婊子!”
    男人怒斥一声,身体却完全忍不住,鸡*被阮湘的淫肉一吸,就顺势再度捅了进去,激爽无比地抽插起来。
    淫穴里面紧致的嫩肉饱含着充沛的骚汁,紧紧地吸绞着男人硬胀无比的大屌,让男人爽得一瞬间忘记今生今世,只想插入,插入,再插入,把身下的骚货操得欲仙欲死,臣服在他的大屌之下。
    “骚货!勾引我!肏烂你的浪穴!”
    男人跪在沙发上,拉着她的一条腿,啪啪啪地凶狠猛干,一波比一波更凶猛,还抬手拍打阮湘的肉臀,拍得她白花花的屁股肉波荡漾,并且只要一被打,她骚穴里面都在震动,吸得男人更加舒爽,更加用力地拍她屁股。
    “不要……呜……骚穴要被干烂了……不行了求求你……”
    阮湘从没经历过这么凶猛的干穴强度,骚叫声带着哭腔越来越响亮,上半身努力在沙发上爬,刚爬一步却又被男人狠狠地拖回去,再用力地高频率耸动电动马达臀,干她惩罚她,被男人干得晃动的大奶子从衣襟里漏了大半,最后跳了出来,来回地摩擦在沙发上,却也缓解不了乳头上扩散出的酸痒。
    61、骚逼套男人大鸡*上扭动吞吐
    男人伴随着打屁股的猛干,带给阮湘的不止是受不住的刺激,还有从内心深处漫涌上来的恐慌。
    她惧怕暴力。
    追根溯源,她有心理阴影,初恋男友的种种行为,刻意去忘掉也无法从脑海中抹去。
    她也不想被当成婊子辱骂,只想逃离身后男人的鞭挞,可是那男人却越干越狠,在她高潮的时候都毫不怜惜,抽插深捣她高潮中痉挛的肉穴。
    阮湘再怎么哭喘求饶,也只是激得身后的壮男更加兽性勃发。
    男人的体力旺盛,狂奸猛干了数百下,电动马达一般一口气都没有歇过,然而却突然慢了下来,熄了火。
    熄了火不是因为本身体力不支,而是……男人感觉一股药劲儿上头,原先就发热飘飘然的大脑里,更加迷幻起来,四肢也渐渐不听使唤了。
    刚才被猛干得太激烈想要逃走的阮湘,在男人慢下来的时候赶紧爬走,爬了几步,逼穴脱离大鸡*,喘过气来,回过头看去,只见男人高大的身影摇摇晃晃地倒在了沙发上。
    他……怎么了?
    阮湘呆了一会儿,大脑神经因为药物的刺激还是紊乱的,刚脱离大屌的骚穴痒了起来,空虚地催促着她,要那根热硬的东西来填满自己。
    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她又晕乎乎地爬回去,捧起倒下的男人的脑袋。
    好短的寸头,硬得都能扎到手,阮湘心跳疯快,仔细一看男人的脸,高眉深目,好像是……好像滕麒阳滕少将。
    她是在做梦么?在梦中被滕少将强*了。
    阮湘的唇边泛起一丝痴笑,如果是在做梦,不妨继续下去,因为在梦里跟别的野男人做爱,不算出轨,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她的手指滑过滕麒阳的面部轮廓,男人在她的抚摸下睁开眼睛,那眼里没有焦距,直直地望着虚空,他这般冷漠呆硬的模样,竟显得格外迷人。
    --

14、分卷阅读14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