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O18.cOm 31、分卷阅读31

经常睡她的男人( 高H NP) 作者:陈三愿

ZpO18.cOm 31、分卷阅读31

      :“您好,我的鹦鹉飞出笼子走失了,我追着它看它好像飞进了你们这边的院子,可否请您让我进来找一下鹦鹉?打扰了,真是非常感谢。”
    迟钝了几秒,那边佣人的声音终于重新响起来:“可以的,请进吧。”
    自动铁门一下子弹开,阮湘大步走进偌大的庭院中,别墅端庄大气好似复古的殿宇,里面迎面有一条宽阔的泳池,夹岸是长势茂盛的棕榈树。
    她装模作样,左顾右盼,小心翼翼地拾级而上。
    门厅前的阴影里,滕麒阳长身而立,冷冷地望着她。
    阮湘一转头,看到了滕麒阳,肩头一震,停下了脚步。
    “你来这里做什么?”滕麒阳冷冷质问。
    “找……找鹦鹉啊。”阮湘弱弱道。
    “别跟我撒谎。”
    阮湘抱着胳膊低头,躲闪滕麒阳那直勾勾的目光,那一瞬间,她真想掉头逃跑。
    可是下一秒,她浑身被一股冲动支撑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前,冲到滕麒阳的面前。
    双手握住滕麒阳坚实的手臂,仰头望着他,眼里充满柔情蜜意的希冀。
    她双臂收拢的动作,让胸前黑色衣里那一对让男人无法忽视的饱满乳球被夹到了中间,更加凸显,仿佛随时要蹦跳出来。
    “滕少将……我是来找你的,我……没办法停止思考你。”嗓音是天然的甜美娇媚。
    76、被鸡*粗长雄伟的军官操得死去活来、呻吟骚叫
    76、被鸡*粗长雄伟的军官操得死去活来、呻吟骚叫
    那一秒,滕麒阳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她,没有做出反应。
    他想起了不久前,自己的部下给他发来的视频,视频里面,乔一璐跪在别的男人脚下,戴着肛塞乳夹摇着屁股说着贱母狗求主人操。
    乔一璐在他身上得不到满足,出轨了。
    失望,心痛,愤懑,有失尊严……滕麒阳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
    而他对阮湘算什么呢……他扪心自问,性欲而已,他是高等的动物不是野兽,当然可以控制下半身的冲动,关键在于,他愿不愿意控制。
    此时此刻,阮湘送上门来,这样温柔又殷勤地对他绽放笑容,乞求着他,渴望着他,水润的双眸中满是情欲的邀请。
    “滕少将……肏我吧……操我……”
    阮湘含情脉脉望着他主动地发骚献媚,滕麒阳不知道这个姑娘被自己冷酷拒绝过之后,从哪里来的勇气,怎么能这样不要脸?
    阮湘握住一动不动的滕麒阳的大手,放在自己高耸的胸部上,摁着男人的手揉她的胸,只是一下,她原本就湿热的小穴简直要痒疯了,里面咕叽地涌出淫水,酥麻的神经牵扯着她的大脑。
    现在,非得是滕麒阳才行,别的男人的鸡*,或许解得了她的逼痒,也解不了她的心痒。
    原来最强烈的性冲动是源于大脑,而不是源于性器官的生理反应。
    “我想要你……滕少将……摸摸……它好想……”
    阮湘完全着了魔,大胆地扯开自己的裤子,握着滕麒阳的手伸进自己的内裤中,男人宽阔的大掌立刻覆盖住她娇嫩多汁的花唇,那触感比她自己自慰舒服多了,爽得她浑身一颤。
    下一秒,滕麒阳就猛地把自己的手从她的内裤里抽出去。
    就在阮湘以为滕麒阳要再次推开自己时,他手臂一揽,勾住阮湘的腿弯,用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了起来,大步向卧室走去。
    ——谢谢你,谢谢你这样渴望我。
    抱着阮湘回卧室的过程中,滕麒阳这样想着。
    他向来活得规矩,身边也少有敢对他不规矩的人,现在被阮湘这样的女人无比热烈地追求渴望,他前所未有地觉得,他作为男人的某个部分似乎随之鲜活了起来。
    他脱掉裤子,撕开一盒避孕套,没有再犹豫,脱下阮湘的黑色运动裤,把自己硬胀的鸡*对准阮湘早已泥泞的屄口。
    硬实的龟头戳开她那个熟红肉洞,戳进去一点,在边缘摩擦,肉洞饥渴地翕合着,把龟头往里面吸,阮湘的欲望被推倒了顶峰。
    “进来,滕少将,快把你的鸡*捅进来,好痒,不要吊着湘湘了……快进来,狠狠干我。”阮湘淫荡地对着滕麒阳张开自己洁白修长的双腿,敞露逼穴,发出难耐的哭泣声。
    滕麒阳不紧不慢地跪在床上,俯身,一手把她的黑色贴身运动衣和里面的运动内衣都一起推到她锁骨的高度,让她里面那一对雪白丰盈的大奶子一下子弹出来,在他的眼前一晃一颤。
    他静静地欣赏自己身下的这一副美景,清纯干净的脸蛋,
    --

ZpO18.cOm 31、分卷阅读31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